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85章 血族女王有点凶(17)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季遇云淡风轻地说了句:“不过圣器确实不在我身上……”

    诺凡依旧笑着说话,但是这笑意不达眼底:“你若没有圣器,那你便知道今日难以活命了吧。”

    他一脚踹在季遇的腹部上,恶狠狠地警告:“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

    季遇被踹倒在地上,后背撞到地上,闷哼一声。

    少年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抚平了褶皱,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真讨厌啊,你把她给我买的衣服弄脏了。”

    就在这时,有血猎进来汇报:“首领,他们杀过来了!”

    他们杀过来了?

    谁杀过来了?血族吗?

    季遇双眼一亮,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之情染上眉梢。

    他想过,秦酒会来救自己,可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找到这儿来。

    一股甜甜的暖意自心底涌出,好似蔓延至了浑身上下每个角落。

    外面,血族和血猎厮杀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刚转化成血族的季遇,此时形态还不太稳定,在人类和血族的形态里不断转化。

    芬芳甜美的血液味道在风中散开,季遇的眼睛霎时变成猩红色,他微微张开唇,露出里面森白尖锐的牙齿。

    “什么?!你竟然被初拥了!”诺凡怒火蹭的一下冒出来。

    大多数血族并不愿意进行初拥,因为初拥会极大的降低血族本身的实力。

    而且血族等级越高,初拥的人类能力也就越强。

    季遇微微歪了下头,嘴角的笑意残忍又冷血,“呵,你难道嫉妒了?”

    诺凡讥讽道:“季遇,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让血族女王把你救走吧?”

    季遇不吭声了。

    诺凡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实话和你说吧,我是故意引她来的,她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怎么救你,哈哈哈哈……”

    季遇蹙眉:“你把她怎么了?”

    “圣坛你知道吗?我开启了圣坛的阵法,她将会被困在圣坛里,直到她消亡……”

    “你敢动她,我要你死。”

    季遇气质瞬间变得冰冷起来,眉毛和眼睫毛都变成了银白色,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代表祭司的刻印,身上透着圣洁的气息。

    季遇口中吟唱着古老拗口的咒语。

    他施展了很久没有人会使用的禁忌诅咒——‘葬花’。

    银色的长发在身后飘扬,精致的眉目分外清冷无情。

    一股可怕的威压从季遇的身上传来,那可怕的力量让诺凡几乎连动一动手指都变得万分困难。

    震惊……

    诧异……

    疑惑……

    大量的汗珠沿着诺凡的毛孔不住地往外冒,他身上的衣服顿时就变得湿透。

    “啊!”诺凡突然双手抱住头,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嘶吼,青筋暴起。

    男人没有了之前的狂妄,只剩下惊慌求饶:“不要再唱了,不要在唱了。”

    身体的痛楚让他痛不欲生。

    季遇本来就在虚弱期,强行施法吟唱,导致他身体透支,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涌,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祭司吟唱,消耗的是自身的生命力,所以季氏一族的人,即便拥有强大的力量,也不能经常性使用。

    逆天之力,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体内极速消失的生机已经让他有些有心无力,若不赶快找到秦酒,他怕,他会直接陷入沉睡。

    在他成为血族之后,他也察觉到自身的祭祀之力在不断流失。

    季遇转身,没管瘫软在地上的男人,直接朝圣坛的方向走去。

    诅咒之力会日日折磨诺凡,直到他死亡的那一天。

    祭司拥有诅咒和祝福两种能力,季遇对他施展的就是诅咒之力。

    -

    秦酒带着血族浩浩荡荡地直接闯入血猎基地。

    战斗过程中,她看到了之前监控里的那个血族内奸,她跟着他来到了圣坛。

    刚一进去,石门就关闭了,她还没来得及问话,之前进门的那个血族直接化成灰烬。

    圣坛里,充斥着诡异的白光,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对方是故意设了局,把她引到这里来。

    她查看了四周,这里似乎是一个压制血族能力的阵法。

    说实话,她不会破阵,她只会暴力拆迁。

    轰隆隆....

    轰鸣声不绝。

    伴随着一道咔擦声的响起,那紧闭的石门,从中间裂开了一道显眼的缝隙。

    咔擦一声!石门轰然碎裂坍塌开来。

    一阵烟尘过后,秦酒看清了门外站着的男子。

    他的身体似乎修长了不少,五官也张开了。

    发生了什么?!

    才多久没见,小妖精就长大了?!

    “你没事就好。”

    紧绷着神经的季遇终于长吁了一口浊气。

    他不敢想象失去她的后果。

    心中的担忧也放下了大半,松懈下来的他只感到全身一阵乏力,一个不稳就要晕倒。

    她在空气里,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蹙了蹙眉。

    秦酒闪身接住他,动作透着小心翼翼:“对不起,我来晚了……”

    少年倒在她怀里,脸搁在她颈间。

    他摇了摇头,凝视着秦酒,声音有些虚弱:“殿下,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秦酒心疼地问:“受伤了?”

    他凑近她耳朵,小声呢喃:“死不了,而且我已经不是十五岁了。”

    季遇往她怀里靠了靠,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像撒娇:“我困,想要你抱抱。”

    小妖精撒娇,根本拒绝不了。

    “我抱你回去。”

    季遇闻着好闻的蔷薇花香,缓缓闭上了眼睛,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岁月静好,大概也不过如此。

    秦酒抱着他,瞬移回了古堡。

    将他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从血猎基地回来已经有四天了,季遇仍然昏迷不醒。

    他安安静静的,此时的他,就好像等待公主吻醒的睡王子。

    *

    6月1日上架。

    上架=收费=要钱=书币≠书券≠盗版

    咘咘厚颜求订阅,上架当天会爆更,请支持我啊!拜托亲爱的小可爱们了!有书币的捧个订阅场,有月票的捧个月票场,推荐票也请砸过来,大家都是大好人~mu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