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86章 血族女王有点凶(18)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直到两个星期后的夜晚季遇缓缓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少女精致的容颜。

    少女的皮肤很好,细腻光滑,白白嫩嫩的。

    她睡得很安稳,小巧的鼻翼微微颌动,呼吸平稳,长卷而翘的睫毛偶尔闪动。

    季遇的目光深了深,他伸出手指,在她白皙光滑的脸蛋上轻轻戳了戳。

    她的脸蛋被戳得窝下去一块,就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

    秦酒感受到动静,抓住他作怪的手指:“你终于舍得醒了?”

    “殿下,我睡了多久?”季遇开口,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干涩又嘶哑。

    “两个星期。”

    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瓣,“我想喝水。”

    秦酒起身离开,拿着一个玻璃杯倒了一杯水,很快就回来,把水杯放在桌子上给他。

    他瞅了瞅玻璃杯,“我够不着。”

    秦酒皱着眉头看着他,在他背后靠了个靠枕,扶着他起身:“这样可以了吗?”

    季遇:“……”按照正常套路,这个时候,不应该直接说我喂你吗?!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

    “你喂我。”季遇软软糯糯开口。

    秦酒:“……”看我把你惯的,伸手就能拿到的东西,也要我来喂你……

    不过他虚弱的样子,有一种别样的韵味,可怜巴巴的让人拒绝不了。

    有什么办法。

    还不是只能宠着。

    “等一下。”

    秦酒把水凑近他嘴边,季遇喝了一口,水温刚好,温热的水润浸着干涸的喉咙,不知怎么的,他喝出了甜味。

    特别好喝。

    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水。

    “我还要喝……”

    秦酒也不嫌麻烦,又给他接了一杯。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季遇摇了摇头。

    秦酒盯着他这张已经长开的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不打算和我说说,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季遇一脸纠结:“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我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

    “哦?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少女突然靠近季遇,吹过一缕温热的气息。

    他的呼吸粗重起来,喉结一动。

    季遇轻嗅着少女身上的蔷薇花香,俯身靠近,望着她绯色的唇瓣,轻轻地印了上去:“饿了,可是只想吃你……”

    哪怕,就一口……

    秦酒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

    “阿酒,闭眼……”他抵着唇,沙沙哑哑的叫她,低沉的音色听上去说不出的魅惑性感。

    他的鼻尖抵在她的鼻尖上,宠溺的眸光深深的凝着她,温柔萦怀,满心满身的安稳。

    偌大的房间内,寂静的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忽的,房间里的灯光一下就熄灭了,一片黑暗。

    夹着蔷薇花香的空气,也一点一点的变得更浓郁起来,室内温度不断升温。

    “记着,你是我的。”男人霸道的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你才是我的。”少女纠正道。

    ……

    半夜,夏曦下楼喝水。

    看到秦酒的门没有关严实,往里面偷偷瞄了一眼。

    不是我故意要偷看。

    是这门没关。

    房间光线昏暗,只能勉强看清床上有两个交叠的人影,偶尔可以听到迷迷糊糊的说话声。

    她刚想仔细听,门“啪”的一下关了起来。

    啊啊啊!被发现了,小姐姐不会杀人灭口吧?

    夏曦一路朝着自己的房间狂奔回去,还脑补了很多画面。

    她推开房门,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才呼出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所在的这房间不太对。

    她的房间没有这么奢华。

    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红酒香。

    她疑惑地转身,顿时被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男人倚靠在沙发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头发还在滴水。

    他一只手轻轻摇晃着手中的红酒,另一只手随意的放在大腿上。

    这样的他尽显慵懒性感的气息,一举一动就可轻易地蛊惑人心。

    夏曦看到这一幕,竟然感觉到脸红。

    她直勾勾地盯着他,弱弱地开口:“我说我不是故意走错房间的你信吗?”

    妈妈啊!太可怕了她感觉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秦枢缓缓出声:“你再看下去,我可不能保证你的眼睛还能见到明天的阳光。”

    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却让夏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语气可真冷。

    夏曦毫不留情地打击道:“哼,不看就不看。男人脱了衣服不都一个样,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

    秦枢唇畔的笑意,逐渐扩大,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怎么?不满意你看到的?”

    “不是,你身材挺好的。”她又补充了一句。

    秦枢一道凌厉的眼刀扫过,她马上就闭嘴了。

    夏曦恐慌地反手就摸身后的门把手,这就准备跑路。

    撩完就跑真刺激!

    结果门把手怎么拉都拉不动。

    男人慵懒地扯了下唇角,声音里仿佛带着戏谑的笑意:“你当我的房间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她强忍住自己心中想要将他碎尸万段的想法,还要摆出一副笑脸对着他,乖巧的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秦枢晲了她一眼,意味不明:“你的血,挺甜的。”

    夏曦一脸惊恐地往后退,直到抵到门边:“你这变态又要吸我血?!”

    “怎么,不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他脸不红心不跳,倒是说得一本正经。

    空气里,暧昧的气息逐渐发酵着。

    夏曦血液散发出的香甜不断引诱着他。

    夏曦身体颤抖,双手合十:“大哥,都说了我不是故意走错房间的,我错了行了吗?”

    “不行,要惩罚!”秦枢冷漠无情。

    秦枢一把拉过她,将獠牙深深刺入她的脖颈,享受那渴望已久的鲜血!

    “秦枢,你尽管喝我的血,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夏曦反抗无果,只能咬牙切齿,这酥酥麻麻的感觉简直在折磨她的身心。

    被狗咬了一口?

    秦枢额角青筋直跳,面色阴沉得快要滴血了。

    随着血液的流逝,夏曦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意识也越发朦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