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98章 吾家青梅套路深(5)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秦酒甚至感觉到男生指腹的薄茧。

    擦在手背上微痒。

    她垂眸扫了一眼,叶弥的手,修长干净,骨节分明,又带着少年感的手,很好看。

    但就算好看,也不是他握自己小手的理由。

    少女微凉的指尖若有若无地划过他的手心。

    当谁还不会反撩回去了啊?

    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掌心蔓延开来。

    叶弥慌慌张张的松开她,脸上表情极其不自然,耳尖似乎还红了。

    气氛有些微妙。

    四人一阵沉默,只能听到吃饭的声音。

    良久,封澈打破了沉默:“两位学妹是几班的?”

    时馨予见秦酒没说话,怯怯地说了句:“学长,我们是高二(5)班的。”

    封澈这才注意到坐在秦酒旁边的时馨予。

    女生厚重的刘海下明亮的眼睛如星星般闪耀。

    秦酒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

    叶弥问她:“吃饱了?”

    “嗯。”

    叶弥张了张嘴:“小学妹,需不需要我带你熟悉一下校园环境?”

    秦酒盯着他看了几秒:“好啊。”

    封澈一脸懵逼地看着两人的互动。

    封澈用手肘戳了戳叶弥,哀怨的道:“喂,那我呢?”

    叶弥很自然地说:“你送另一个学妹回去。”

    这特么,还是不是好兄弟了?!

    封澈把叶弥拉到一边,狐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认识女神?”

    “她现在住在叶家。”

    封澈斜睨了他一眼:“你别告诉我,你喜欢的那个人是女神。”

    “是她。”

    封澈表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你认真的?”

    “嗯,所以你没机会了。”

    封澈忍着掐死他的冲动。

    明明是他先看上女神的。

    这死小子竟然捷足先登。

    呜呜呜,还没开始恋爱就已经失恋了……

    不开心!塑料兄弟情!

    -

    直到时馨予起身,封澈才发现她的校服上洒了一些汤汁。

    这是遇上校园暴力了?!

    “你,这是被欺负了?”

    时馨予黑黝黝的眼睛盯着他,格外发亮,就是不说话。

    “我没别的意思,以后要是还有人欺负你,直接报我的名字。”

    他的名字在明城高中来说,也算是一张不小得通行证了。

    封澈说出来的时候,也没觉得这是件多大的事。

    他说得随意,停在时馨予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此刻从他嘴里听到他说有人欺负她就报他的名字时,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这种被护着的感觉,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心跳的声音有些大,让她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

    “你听到我说话没有?”封澈伸出手在时馨予眼前挥了挥,后者终于回过神来了。

    “谢……谢谢你。”女孩低着红彤彤的脸颊说道。

    -

    此时已经接近午休时间,校园里已经没什么人了,走廊上空荡荡的。

    阳光穿过树叶,斑驳的树影映在少年干净的白衬衫上。

    “刚才为什么牵我的手?”

    “因为我……”

    叶弥声音很低,刚好午休铃声响起。

    “嗯?你再说一遍。”她刚才好像没听清他后面几个字。

    叶弥逆着光站在她面前,看不清表情,略微遗憾道:“午休时间到了,下次再告诉你。”

    -

    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叶麟去班上找了叶弥。

    叶弥见到他,赶忙用手盖住了书桌上的草稿纸。

    叶麟见他动作古怪,心头难得生出几分好奇,他垂眸,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被叶弥遮住的纸张。

    目光所及,那一页纸露出来的一角,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的全是秦酒的名字。

    他喜欢秦酒?

    叶麟眼底闪过一缕暗沉,转瞬即逝。

    “今晚我母亲回来,让你早点回去吃饭。”

    叶麟说完就走了。

    -

    叶家。

    叶弥推开门,大厅里一家人其乐融融,仿佛他就是那个多余的人。

    “小弥,等小酒回来就可以吃饭了,先去洗洗吧。”谢晴柔笑容柔和,眼角眉梢似乎都带着慈爱,伸手就要接过他的书包。

    “别碰我。”叶弥避开了她的手,语气不好的道。

    “叶弥,我只想做一个不被你讨厌的母亲,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接受我呢?”谢晴柔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叶弥冰冷的语气,讥讽而没有半点感情:“够了,不用在我面前惺惺作态。”

    “住口!”叶父气得大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叶弥的鼻子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跟你继母说话,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长辈!”

    “长辈?”叶弥眸光讥讽的落在谢晴柔的身上,又不着痕迹的收回来,冷冷地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来:“凭她也配?”

    叶父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叶弥脸上。

    男生被那一巴掌打得趔趄,一张脸顿时红肿起来,嘴角渗出一点血丝。

    叶父甚至连前因后果都没问清楚就下手了。

    一如从小到大他经历的一切。

    叶弥怒视着叶父,“有本事你就打死我,这样大家都清静了。”

    叶父被他眼底的狠戾惊了惊。

    叶父怒吼道:“滚回你的房间,今晚不用吃饭了。”

    叶弥望着叶麟母子,讥讽道:“这下怎么样,你们开心了,满意了?达到你们的目的了?”

    他倔强的扶着楼梯走上三楼。

    -

    秦酒所在的班级因为老师拖堂,她回来晚了,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

    一进门,一个美妇人笑吟吟地迎了上来:“是小酒吧,我是阿麟的母亲,快过来吃饭。”

    她一把拉着秦酒坐下,一阵虚伪的寒暄。

    秦酒有些奇怪叶弥怎么不在,只当他不想看到这个继母。

    吃饭的时候,叶麟的目光,一直落在秦酒脸上。

    这智障又想干什么。

    叶麟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还企图给她夹菜。

    秦酒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吃饱了!”秦酒说着,拿起餐桌上的餐巾擦嘴。

    说完,起身站了起来,当着叶家人的面,她道:“叶叔叔,秦家可是给叶家的新项目投了很大一笔钱,你应该明白我父亲的用意,要是他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在这里过得不开心,你猜猜,他会怎么样?”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叶父尴尬地笑笑:“小酒,可是有什么不满意?”

    “倒是没什么不满意的,只是,我来明城是为了好好学习的,您的儿子叶麟总是纠缠我,叫我怎么能安心学习呢?”秦酒将话说的很直白。

    末了,秦酒还问叶父,仿佛很纯良无辜的在征求他的意见,“叶叔叔您觉得我说的对吗?”

    反正她有嚣张的资本,她是秦家的千金小姐,可以娇纵任性,可以随便作。

    叶父严厉地警告道:“阿麟,听到没有,小酒要好好学习,你不要老是去烦她。”

    叶麟神情扭曲了一下:“是,爸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