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99章 吾家青梅套路深(6)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小阁楼里。

    叶弥晕沉沉的躺在床上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

    敲门声响起,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刚挣扎着坐起来,门就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了。

    只一眼,所有的困倦就都没了。

    叶弥语气生硬:“你来干什么?”

    叶麟笑得有些诡异:“你今天敢顶撞我妈妈,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弥不吭声,只是盯着他。

    那双冰冷漆黑的眼眸。

    阴暗又森然。

    叶麟把他从床上拉下来,狠狠地踹了一脚过去:“叶弥!你刚才不是很能吗?”

    “哈哈哈,还手啊!”

    拳打脚踢连续不断,角落里的人未曾发出声。

    甚至连被打时候的痛感闷哼声都没有,叶弥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

    看着叶弥完全没有任何反应,面前男人格外不爽,他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强迫性地让他抬起头来。

    “你喜欢秦酒?”

    听到“秦酒”两个字的时候,男人终于有了点反应。

    叶弥默了默,下意识矢口否认道:“没有。”

    叶麟从小就喜欢和他抢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

    他害怕,叶麟会伤害女孩。

    叶麟语调陡然提高,神色阴鹜:“没有?那张纸写满了她的名字,和你我说没有?!”

    “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你的身份配得上她吗?”

    叶弥原本自然垂落在两侧的手握了起来。

    叶麟便一脚踩在了他的手背,用鞋底用力地碾磨着……欣赏着叶弥脸上痛苦的神色。

    “恨就对了。”叶麟阴沉的声音幽幽传来。

    “因为我也很讨厌你。”

    叶弥一次一次地想反抗,爬起来又被踢倒在地,反反复复。

    -

    “你再动手,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身后传来了一道女声。

    在看到来人时候,叶麟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秦……酒?”

    叶麟看着秦酒:“秦酒,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不能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酒冷笑了声:“你刚刚对他做了什么?”

    叶麟脸上的笑再次僵住:“你什么意思?”

    莫非秦酒还打算护着这私生子?

    她重复:“我问的是,你刚刚对他做了什么?”

    叶弥躺在地上,逆光之中,他看不到少女的神情。

    -

    当胸一脚,叶麟身体被狠狠踹飞出去。

    噗通一声他栽倒在地上,半天也没爬起来,差点昏死过去。

    少女冷笑:“是这样吗?”

    叶麟怒吼:“秦酒,你疯了?!竟然对我动手!”

    少女盯着叶弥沁血的手背,眸色深沉:“你还踩了他的手?”

    “啊啊啊!住手!”

    剧痛从手背上蔓延开,叶麟痛叫出声,浑身抽搐冒着冷汗。

    “闭嘴,吵死了!”秦酒冷漠的看着他,仿佛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空气里,逐渐弥漫开了血的腥味。

    而做了这一切的少女依旧面无表情,垂眸看着他。

    秦酒蹲下身子警告道:“下次再动他,要了你的命。”

    -

    一抹阴影笼罩下来。

    叶弥鼻尖嗅到一股清冽的冷香。

    独属于,她的味道。

    她伸出手,下意识地去扶他,手刚伸出去,就被叶弥给挥开了。

    秦酒也不生气,她坚持地把他给扶了起来:“你还好吗?”

    话还没说完,男人突然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睛,空洞又麻木。

    秦酒莫名心口一颤。

    叶弥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喃喃道:“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

    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没用?

    秦酒弯腰将他抱起,清冷的嗓音带着前所未有的安定:“我来了,没事了。”

    叶弥整个人一轻,被少女抱了起来。

    他微微一愣,趴在少女的肩膀上,大脑一片空白。

    这好像是公主抱的姿势。

    叶弥涨红着脸,嗫嚅道:“我重不重?”

    “当然重了。”抱着你就像抱着全世界。

    只是后面这一句,她没有说出口。

    叶弥挣扎地起来:“那你快放我下来。”

    秦酒霸道地把他摁回去:“不放,先送你去医院。”

    叶弥沉默两秒,低声道:“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

    反正迟早是她的人,自己人,有什么麻烦的。

    -

    当晚,叶弥和叶麟两人都被送到了医院。

    病房里,医生给叶弥处理了伤口,缠好了绷带。

    “什么,人不见了?”

    秦酒就去交了个钱,人就不见了。

    她翻遍了整个医院,连男厕所都没有放过,却连叶弥的影子都没有找到,她差点就要调监控录像了。

    天台上。

    叶弥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直到开门声响起,他才回过神。

    秦酒脸颊微红,额头上冒着薄汗。

    少年背对着她坐在天台的围栏上,白色衬衣鼓起来像一个灌满风的风筝,显得十分寂寥。

    听到开门的声响,他转过身,开口叫了一声:“小学妹。”

    秦酒走近他,语气危险:“你这是要寻死?”

    叶弥无辜的道:“我只是想吹吹风。”

    一双如墨的双眸看着她,明明清澈到可以倒映整个世界,却又让人望而止步,仿佛隔了一扇无形的门,把所有人都阻挡在外。

    秦酒眸光沉沉地看着他:“非得跑这么高来吹风。”

    吓死本宝宝了,还以为你要跳楼呢。

    天台的风很大,两人的衣角都被轻轻吹起。

    秦酒爬上去,和他并肩坐在了一起。

    叶弥偏头看向她,少女好像和夜色融为了一体,风轻轻撩起她的长发,神秘迷人。

    从天台俯瞰下去,就是半个明城的夜景,而这所有的景色,都成了她的陪衬。

    鬼使神差,秦酒盯着男生黑色的短发,手掌在他脑袋摸了几下。

    柔软的触感。

    安慰人好像是这么安慰的。

    突然的亲昵,叶弥也愣了一下。

    这是把他当小孩了?!

    “心情不好?”

    他闷声闷气地说:“嗯。”

    秦酒难得细声细语:“那你怎么样才能心情好?”

    叶弥声音弱弱的:“你可以给我……唱首歌吗?”

    开什么玩笑?!

    要我唱歌?!

    我怀疑你在恃宠而骄!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唱歌不是灾难现场?!万一我五音不全呢……

    少女轻轻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她的声音本就空灵好听,唱歌的时候,又是这种舒缓的调调,听上去更是沉醉好听。

    叶弥眼里都是笑意:“小学妹,你刚才唱的是谁的歌曲啊,我怎么没有听过呢?但莫名的,听了以后心情非常轻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