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03章 吾家青梅套路深(10)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雨势变小了,没过多久,雨停了,天空开始放晴。

    远远望去,一片澄澈。

    秦酒从学校车棚里把自行车推出来,长腿一跨,双手扶着车头,转头看向叶弥,示意他上车。

    “上车,赶紧的,回家啦。”

    “你载我?”

    秦酒点点头,一副我骑车你放心的表情。

    叶弥撑着车后座,直接坐了上去,一时之间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总不能放在少女的腰上吧……

    秦酒拉着他的胳膊,不由分说的环在自己腰上,“扶好了。”

    隔着薄薄的布料,感觉就像是肌肤相贴,他耳尖微微泛红。

    下一秒,秦酒蹬着自行车就飞了出去。

    叶弥觉得自己差点儿就被甩了出去。

    “手不要乱动,很痒,骑车会不稳!”

    “我没动……”

    叶弥僵直着身体,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

    回家的途中,有一段路正在施工,道路坑坑洼洼的,颠簸得厉害,偏偏少女的车速不减。

    “阿酒,你能不能骑慢一点?”

    重要的是,自行车正往前面的那辆车撞喂!

    眼看着就要撞上前面的车了,少女眼疾手快的一个甩尾,再一个急刹车,叶弥吓得心提到嗓子眼。

    一个自行车给她骑出了飙车的感觉。

    叶弥抹了把额头吓出来的冷汗,“阿酒,要不我骑车带你吧?”

    秦酒冷哼:“有车坐你还敢嫌弃?”

    末了,她还解释了一番:“刚才是失误,我骑车技术很稳的。”

    叶弥:“……”

    别的情侣骑车载人给他的感觉是肆意美好。

    眼前的少女骑车载人是带领你在死亡的边缘反复试探。

    -

    半个小时后,他们回到叶家。

    “阿嚏……”

    在雨中淋雨那么长时间,回到家以后叶弥一连打好几个喷嚏。

    下意识的,秦酒皱了一下眉头。

    叶弥的衣服和头发都打湿了,发梢还沾着水珠,白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体上。

    秦酒找了一条干净的浴巾递给他,“先去洗个热水澡,不然生病了我还要照顾你。”

    小阁楼是没有独立浴室的,一般叶弥都是去一楼的浴室沐浴。

    “直接在这洗。”

    叶弥微微抬眸,疑惑自己听见的:“什么?”

    “我这有浴室,在我这洗。”

    秦酒给他调好水温,告诉他洗漱用品都放在哪里,确定他都记下后,退出了浴室。

    浴室很大,叶弥趴在浴缸边。

    他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雾气蒸腾,被热气熏得昏昏欲睡。

    缓缓闭上眼睛,最后,大脑里只剩下一些微弱的意识……

    秦酒在浴室外面等了很久,叶弥半天都没出来。

    洗个澡需要洗这么久?

    她拿起手机瞥了眼时间。

    半个小时后,叶弥仍然没有出来。

    她看了眼浴室紧闭的门,里面虽然没什么动静,但的确有流水的声音。

    秦酒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她想了想决定推门进去。

    -

    叶弥被浴室推门的声音惊醒,吓得陡然睁眼。

    叶弥足足愣了十秒,猛地拽过旁边的浴巾,搭在身上:“你……你怎么就这么进来了?”

    “我怕你淹死了……”

    叶弥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刚洗完澡脸上红扑扑的。

    头发湿哒哒的贴在额前,水珠子顺着黑发垂落下来。

    一双如墨的眸子染上了水雾,迷迷蒙蒙的更加勾人心魄。

    “过来,帮你吹头发。”

    “一会就干了。”

    秦酒强硬的把他摁坐在床上,翻出吹风机帮他吹湿漉漉的头发。

    少年半长不长的黑发软软的,很好摸。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响起,热乎乎的风吹了出来。

    秦酒纤细的手指在头发中来回拨着,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总之就是很奇怪,扰得他心跳都有些不对了。

    少年的头发好吹,只用了两分钟就吹干了,她放下吹风机。

    “叶弥,你打算考哪个大学?”

    “阿酒想要我考哪一个?”

    “我想要你考哪你就能考哪?”

    “我会努力。”

    “那你考b大吧。”

    说话间,叶弥又打了几个喷嚏。

    “你得吃药。”

    说着,秦酒便起身去拿感冒药,又用玻璃杯倒了一杯温水过来。

    叶弥垂下眉眼:“我不想吃药。”

    药是白色的丸状,叶弥平时很讨厌吃药,他特别怕苦。

    “你感冒,说不定还会传染给我,得预防!”秦酒略带嫌弃的说道。

    叶弥怕苦,可是他又不想把感冒传染给秦酒。

    秦酒捏着他的下巴,将药给他灌下去。

    苦涩从舌尖蔓延开来。

    他皱着眉,忙接过她递来的玻璃杯喝了一大口温水,把药咽了下去,却觉得嗓子都苦的要命。

    “好苦。”

    秦酒嘴角噙着笑,俯身亲了他一下,“我尝尝苦不苦。”

    她舔了舔唇瓣,“确实有点苦。”

    叶弥脸色爆红,连衣服都忘了拿,慌乱地跑出房间。

    -

    许然然在警察局被关了好几天才被许父保释出去。

    在警察局睡了几个晚上,那坚硬的木板,那潮湿的房间和发霉的卫生间,给许然然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心里越发怨恨秦酒。

    回到家,她气急败坏地把所有东西都扫到地上,咬牙切齿道:“秦酒,你个贱人,我一定要弄死你!”

    许父从门外进来,威严的脸上,满是怒容:“许然然,你要弄死谁?”

    许父见许然然不吭声,胸口就窜起一股无名怒火。

    “你给我滚到书房来。”

    许母瞧他脸色不对:“你发这么大的火干什么,然然又做什么事惹你生气了?”

    “怎么了?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好女儿!丢脸都丢到警察局去了!”许父黑着脸,怒吼道。

    许父阴沉着脸,一巴掌拍在许然然脸上。

    肉眼可见许然然的侧脸泛红肿起。

    她被打得懵了下,不可思议的望着许父:“爸,你打我干什么,我又没做错什么!”

    这么多年,许父还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

    许家家大业大,许父许母只有她一个孩子,从小就被当成掌上明珠一样宠着。

    学校里没人敢欺负她,再加上她年纪小,一时交友不慎,跟着一帮小混混横行霸道,渐渐的许然然就养成了如今娇纵任性的性子。

    许父脸色铁青:“聚众斗殴,拉帮结派,你还说没做错什么?!”

    “那个秦酒,把我打成这样,你不帮我出气就算了,你还打我,我没有你这个爸爸。”许然然咬牙,眼带愤怒。

    许父抬手又想打她,被许母拦住了。

    “够了,别打了,这是你的女儿。”

    “你看她小小年纪,骄横跋扈,心肠歹毒,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弄出人命!”

    许母脸色难看:“骄横跋扈,心肠歹毒,许魏,有你这么说女儿的吗?女儿变成这样,难道你没有责任?”

    诺大的客厅里,许母和许父吵得不可开交。

    许父最后没有办法,声音变得冷然起来,对着许母说道:“你把许然然给我看好了,什么时候认错了才给她出门。”

    说完,许父愤怒的摔门出去了。

    许然然在房间里照着镜子,摸着自己红肿不堪的脸。

    都怪秦酒。

    如果不是秦酒报警,她爸爸就不会知道她在外面干的那些事。

    秦酒就是个害人精。

    想到这些,许然然的脸变得狰狞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