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05章 吾家青梅套路深(12)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教导主任皱眉,更加严肃起来:“你们两个,校规吃肚子里去了吗?学校规定不能早恋。”

    “教导主任,我不是,我没有早恋,你别乱说。”秦酒否认三连。

    她怎么可能早恋呢。

    早恋影响学习。

    她适当拉开了和叶弥的距离。

    教导主任见她划清界限,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没抓到两人早恋的证据。

    “打电话,让你们的家长过来。”

    “什么?请家长。”

    两边的人难得的异口同声。

    “舅舅,我就不用请家长了吧,我妈要是来,这学校还不得被她掀了。”封澈满怀期待的抬头,希望他老人家能开金口,大发慈悲的放他一马。

    教导主任淡定地喝了口白开水,严厉的说:“在学校,不要叫我舅舅。”

    封澈双手合十,拜托道:“最最亲爱的教导主任,我已经知道错了,千万千万别让我妈来。”

    教导主任想起自家妹妹的河东狮吼,扶了扶额头,说了句:“你写一份两千字的检讨书交给我。”

    秦酒直接利索地打电话把叶父叫来学校。

    不到半个小时,叶父赶到了学校。

    “叶弥!”叶父走进来就大声呵斥。

    “你又给我惹事了?你就不能消停点。”

    叶弥神色冷漠地望了叶父一眼。

    教导主任皱了皱眉:“这位家长,请您注意一下自己的语气和态度。”

    “孩子出现了问题,我们就要想法子解决,吼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现在临近高考,我们也是担心叶弥出现什么心理问题,影响他高考的发挥,才把您叫过来。”

    叶父轻嗤一声:“他这样的,能考出什么好成绩!”

    教导主任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这位家长,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叶弥一直是年级前十,这次不知道怎么的,对同学动了手。”

    “什么?年级前十?”

    叶父仿佛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儿子一般。

    他一直以为叶弥不学无术,打架斗殴,也从未去关注过他。

    “你这父亲当得不太合格啊,连自己儿子的情况都不了解。”

    “之前都是他继母来参加家长会的,我也不太清楚。”

    他深深的看叶弥一眼,此时却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他几个孩子的父母陆续赶了过来。

    看到自己孩子受伤,明显是受害的一方,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动手。

    小姑娘冷冰冰的扫了他们一眼:“你们最好安分一点,不然我不介意动手打人。”

    “小小年纪下手这么狠,你们父母怎么教的!”

    “我们的孩子在学校都被打成这样,以后谁还敢送孩子来学校读书?!”

    “这件事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秦酒神色冷漠的问:“愿不愿意私了?”

    这次确实是叶弥主动打了人家,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看到了,占不到理。

    所以打人就应该阴着来。

    自家儿子被打了,他们哪里肯私了。

    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

    小姑娘又说道:“每人赔偿五万。”

    不过就是学生的一些小矛盾,出了点血,破了点皮。

    看秦酒出手那么大方,几个家长红着脸说愿意私了。

    小姑娘拿出手机给他们转了账,指了指叶弥,淡淡地说道:“要没我们什么事,我要带他去校医室处理伤口了。”

    教导主任看她这一通社会人的操作,嘴角抽了抽:“去吧。”

    “那我也走了。”叶弥和秦酒前脚刚走,封澈后脚也跟上。

    留下几人在办公室里面面相觑。

    -

    校医室。

    女校医扶了扶眼镜,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问了句:“怎么了?受伤了?”

    校医是个女的?

    她莫名的不想让别的女人给叶弥处理伤口。

    “一点小伤,我们可以自己上药。”

    校医打量了叶弥一眼,男孩子身上的伤口,大多是一些淤青和擦伤。

    处理起来很简单。

    校医把消毒药品找出来,用托盘装好递给她。

    秦酒接过东西,礼貌的道了声:“谢谢。”

    风从外面吹进来,白色的床帘被吹得晃动摇曳,发出厚重的响声。

    秦酒走过去关上窗户。

    叶弥乖乖的坐在校医室的病床上。

    她微微弯下腰来,先处理了下他唇边的伤口。

    叶弥喉结动了下,黑眸看着正在替他处理伤口的秦酒。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叶弥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清冽的冷香,像是刻在灵魂深处的味道,深刻得心尖都在颤栗。

    大概是触碰到了叶弥比较深的伤口,他“嘶”了一声,秦酒抬起眼眸来,“疼?”

    他轻轻“嗯”了一声。

    秦酒拿着棉签替叶弥擦药的手不自觉的轻了一些,但嘴巴却依然不饶人:“现在知道疼了?让你学人打架!”

    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娇气,涂个药还哼哼唧唧的。

    说着,秦酒像是惩罚他一样,手上的力道故意增加了一分。

    “不疼你长不了记性。”

    叶弥疼得倒抽一口凉气,死死地咬着牙,可架不住他的痛觉神经敏感,忍不住缩了缩。

    他这么一闹腾,贴创口贴的位置都歪了,少女凶巴巴地警告:“别动!”

    “那你轻点……”

    -

    封澈在校医室窗口旁,好奇地往里面张望,想要看清楚里面人在干什么,忽的后背被人戳了一下。

    回过头,看到了时馨予。

    封澈笑眯眯的跟她打招呼,“是学妹呀。”

    “你在干什么?”

    “嘘。我想看看他俩在里面干什么呢!”

    时馨予的目光停留在男孩的额头上,额角处划伤了一道口子。

    “学长,你额头流血了,我这里有创口贴,你等一下,我这就拿给你贴上!”

    然后低头,翻找书包里的创口贴。

    “你蹲下来,我给你贴上。”

    “好啊。”封澈眉眼弯弯,乖巧的蹲下,把脑袋凑过去。

    时馨予拿出可爱的创口贴给他贴在额头上。

    风拂过刘海,露出她清澈明亮的黑眸,水波盈盈,仿佛盛着光。

    四目相对,刘海被撩起的少女,竟是意外地好看,封澈不由得愣了神。

    时馨予有些疑惑地望着他:“学长,你盯着我做什么?”

    “我发现你把刘海撩起来,怪好看的。”

    “啊,什么?”时馨予睁大了双眼,怔愣地看着封澈。

    他说我好看!!

    他竟然说我好看!!

    谁想她的心理活动还没有结束,就觉得一阵疾风呼呼的朝她而来。

    额,这是什么情况,一个篮球直接朝着她飞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