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15章 吾家青梅套路深(22)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叶弥的喉结滚了滚,认真的说:“媳妇儿,你给我两年时间。”

    闻言,秦酒的表情一愣,莫名其妙道:“你要做什么?”

    叶弥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语气里带着甜蜜带着宠溺:“我想把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我什么都有啊!”

    叶弥噎住:“你老公给你的不一样……”

    秦酒:“……”行叭,你说的都对。

    -

    两人领证的过程非常顺利。

    拿着结婚证走出民政局后,叶弥忽然伸手一揽,将秦酒拥入怀中。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传入少女的耳中:“媳妇儿,从今往后你就是叶太太了!”

    少女笑靥如花,琥珀色的瞳眸像月牙一样微微弯起:“叶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秦酒鲜少露出如此灿烂的微笑,这抹笑容,直接把叶弥看痴了。

    此后很多年,这个画面都在叶弥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

    两人领完证直接去了饭店,虽然还没有办婚礼,但是叶弥认为领证这种大事儿,怎么也得庆祝一下。

    他们邀请了封澈和时馨予一起到吃饭。

    封澈和时馨予两人大学考到同一所城市,之后就顺其自然地确认了关系。

    结果比叶弥和秦酒感情发展还要迅速,大学还没毕业就结婚了。

    包厢里,时馨予和封澈早已经到了。

    时馨予穿着宽松的裙子,仔细看,能看到小腹微微隆起。

    她一见到秦酒,扶着腰激动地站起来冲他们招手:“酒酒,叶学长,好久不见!”

    秦酒发现时馨予好像胖了,特别是腰……

    “时馨予,你怀孕了?”

    “嗯,而且是两个呢!”女人轻抚小腹温婉浅笑的样子让她整个人散发出母性的光辉。

    秦酒:“……”真厉害!

    吃饭的时候,他们点了一些海鲜。

    叶弥发现秦酒还挺喜欢吃虾的。

    只是她懒得剥壳。

    所以菜一上来,他就很自觉地安安静静开始给秦酒剥虾。

    剥完一个给女孩喂一个。

    封澈看着叶弥剥虾剥得行云流水,愣是看馋了。

    他扭头对叶弥说:“叶弥,我也想吃虾。”

    叶弥一副耳朵失聪了的样子,没听见似的。

    接着封澈又重复了一遍。

    叶弥终于舍得分给他几个眼神,“想吃自己剥,我只给我媳妇儿剥虾。”

    封澈在一旁理直气壮:“我不会。”他的手什么时候干过这个?

    叶弥不会惯着他的大少爷脾气:“不会就看着我们吃就好了。”

    一旁的时馨予看不下去,直接说:“老公,我给你剥。”

    封澈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地说:“不行,我老婆怎么能干这种事呢,应该是我给你剥才对。”

    叶弥:“……”合着还想把他当工具人使唤。

    接着封澈就戴起了手套,磕磕绊绊的剥起虾来,虾肉都被他剥掉了一大半。

    时馨予一眼难尽地看着递到嘴边的虾肉。

    有点嫌弃的样子。

    最后还是很给面子地吃了下去。

    吃完后,她朝秦酒挤了挤眼,“酒酒,你和叶弥什么时候办婚礼?到时候我们要做伴娘!”

    “不行。”封澈还没等叶弥两口子回答就抢先说出口。

    “为什么不行?!”时馨予气鼓鼓地瞪着他。

    那架势要是封澈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封澈无奈地说道,“老婆,当伴娘太累了,还得穿高跟鞋,我可不想你累着。”

    时馨予没好气地应道,“你是怕累着肚子里的孩子吧!”

    封澈轻轻地抚着她的腹部,“对,我就是不想累着我的两个小公主。”

    时馨予翻了翻白眼,故作生气地别过头不理他。

    所以,最后时馨予的伴娘梦就泡汤了。

    -

    一栋漂亮的别墅前。

    两个看上去将近三岁的小男孩在花园里快乐的玩耍着。

    一晃已经过去三年了,封澈没能如愿见到他家的小公主出生,时馨予第一胎给他生了两个大胖儿子。

    封澈还想要个女儿,两人还在继续努力造人。

    然而秦酒的肚子没有任何动静。

    封澈和叶弥两人坐在花园前喝茶:“叶弥,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

    叶弥:“……”他还没做好当一个父亲的准备。

    封澈端详着他的表情,猜测道:“该不会是你不行吧?”

    叶弥:“……”

    他不行……

    不论是哪个男人,最不愿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叶弥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颤,差点将茶水洒出来。

    他的视线没有温度。

    看起来明明很平静,封澈却有一种脖子凉飓飓的感觉。

    封澈干咳道:“有病就要去治。”

    叶弥把茶杯放在茶几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一脸不满的看着封澈,好像在说你这家伙是来找茬的吗。

    男人开口,语气间不经意带着溺死人的温柔:“我有她,就够了。”

    “干爹,快来陪我们玩!”两个孩子一人牵着叶弥的一只手,嬉笑着说道。

    “你们两个臭小子,亲爹都不要了?!”封澈有些不高兴地说。

    白养了!

    每次一来叶弥家,只要秦酒不在,就要找叶弥,一点也不黏他这个亲生父亲。

    “你嫉妒?”

    “怎么可能!”

    “来。两个乖宝,快到爸爸背上来,带你们去骑马马!”

    秦酒和时馨予逛街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两个男人带着俩孩子都玩疯了。

    -

    到了夜里。

    秦酒坐在阳台的吊椅上,晃荡着双腿,漫不经心地开口:“封澈和时馨予的两个孩子还挺可爱的。”

    让她想起了女尊位面的小团子。

    叶弥趴在床上看书,闻言点点头:“嗯,是挺可爱的。”

    “那你想要孩子吗?”

    他放下书:“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想问就问了。”

    “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生了孩子,我还得和孩子分享你,我才不要。”

    说到这里,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是最重要的,我只要你,你……一个人。”

    秦酒跳下吊椅,走到床边,俯身亲吻他。

    叶弥的呼吸粗重起来。

    多少年过去了,她的吻还是让他脸红心跳。

    正要压住她开始的时候,秦酒猛的挣开他跳下床,对着快要抓狂的男人,轻笑:“叶弥,最近你要禁欲……”

    叶弥呆了一下,难道是他平时要的太多了……还是太不节制了?

    他犹豫着开口:“是不是我……”

    秦酒看他又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悄悄在他耳边说:“因为我来大姨妈了……”

    -

    叶弥和秦酒安稳的度过几十年,叶弥先一步离开。

    病房里,叶弥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他依偎着秦酒,气息微弱。

    “媳妇儿,你说人有下辈子吗?”

    “有……”

    “那你下辈子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叶弥拉着她的手,十指相扣。

    “不和你在一起你还想我和谁在一起?”

    叶弥握着她的手微微收紧:“不要,我要你和我在一起,不许找别的人。”

    他又担心:“万一下辈子你找不到我,我该怎么办?”

    小妖精问题可真多。

    秦酒语气笃定:“不会的,相信我。”

    叶弥笑笑,手指轻轻抚上了她的发稍,那一刻他似乎真的感觉到他们是有下辈子的。

    “嗯。”叶弥拥紧秦酒。

    他相信她。

    “媳妇儿,好喜欢你。”叶弥嘴角蠕动了几下,声音很轻很轻。

    十七岁时,他晦暗阴沉,厌恶世界,觉得人生就像一条看得到头的直路,了无趣味。

    十七岁的夏天,遇见她,是上天的赏赐。

    她是他的救赎,亦是他的劫难。

    而他,在劫难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