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20章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3)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阿朝按照君淮的吩咐,给秦酒安排了魔宫除了无情殿以外最好的房间。

    魔君的寝宫名唤无情殿,意为魔者至高之尊位,合该寡情少性,以魔界大业为重。

    秦酒房间很大,后院还专门建了一个白玉池。

    清幽的香气在房间袅绕。

    她撩开几重轻纱帐,看见了雕花大床边整齐叠放着一套黑色衣裙。

    她觉得这身衣服和君淮身上的那套很像。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师门套装?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果断决定先去洗个澡。

    秦酒让阿朝出去后,拿起换洗的衣物走进了后院的浴池。

    姿态慵懒地靠在浴池边闭目养神起来。

    周遭都是温热的水,身和心都十分放松,舒服极了。

    身上的伤口在慢慢愈合。

    原来这池水还有疗伤功效。

    四周的魔气自然而然地被她吸收,忽然,秦酒神色微变,她周身的魔气猛地一滞,旋即消散开来。

    身体被一道道散发着红光的锁链缠绕,阻断了她的修为更进一步。

    原主身上有封印?

    这封印不仅让她无法修炼,好像还封印了她的容貌。

    不过只要她愿意,倒是可以强行突破封印。

    她直觉这个封印对解开原主的身世有帮助,所以暂时静观其变。

    -

    思绪渐渐的回笼,秦酒睁开眼睛洗完澡就走了出去。

    回到卧室,君淮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房间,姿态散漫地倚在软椅上,长发如黑缎般披在身后,整个人看起来倦懒又颓靡。

    君淮抬眼望去,小人儿已经换了模样。

    女孩一袭黑裙,穿这样暗沉的颜色,本该不好看的。

    可她穿起来却非常的好看,衬得她的皮肤如玉莹润,眸光湛亮。

    透着一股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矜贵之气。

    巴掌大小的脸蛋,表情冷冷淡淡的,反而让人觉得有种反差萌。

    君淮面上无波无澜,内心在疯狂呐喊。

    徒弟怎么可以这么萌!

    “为师想起你没有辟谷,想来应该是饿了,让人给你准备饭菜,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吞天眼巴巴地看着桌上的美食,就差没有流口水了。

    “狗子,你也想吃?”

    吞天很没有骨气地点了点头。

    “吃吧。”秦酒把大部分吃食都扒拉给了吞天。

    饶是秦酒语气不好,也狠狠让吞天感动了一把,难得没有冲着她龇牙咧嘴,立马大快朵颐起来。

    秦酒嫌弃:“慢点吃,没人和你抢,跟个饿死狗投胎似的。”

    吞天冲秦酒咧嘴,凶巴巴的抗议。

    君淮发现秦酒和吞天相处的方式十分古怪,她很不待见吞天,吞天似乎也很不待见她。

    只是两个人的气场又异常和谐。

    大概是一人一宠的脾性都很暴躁……

    秦酒吃饱以后,君淮递给她一枚古朴的戒指。

    小女孩疑惑:“戒指?”这么快就订婚?

    君淮解释:“这是储物戒,你划破手指,在上面滴一滴血,以后便只有你能打开它。”

    秦酒:“……”呸,脑补是一种罪。

    她接过来,毫不犹豫划破手指,在上面滴了一滴血,君淮顺势抚过她的手,手指上的伤口便止血了。

    他面色如常道:“现在打开看看吧,看看还缺什么,师父都给你寻来。”

    她感应了一下戒指里的空间,很大很大,也放了许多东西,有衣服和各种首饰,还有一些女孩的日常用品。

    不仅如此,里面还有许多奇珍异宝,灵石,魔晶,各种品阶都有,真的很多。

    “够了,谢谢师父。”

    -

    过了几日,秦酒的伤彻底好了。

    一大早,君淮走到她跟前,伸手将她抱起来,说:“走吧,去练武场,师父教你修行。”

    秦酒点点头,乖巧的说:“好。”

    两人来到练武场时,已经有一位精致的女娃娃等在那里了。

    女娃娃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明黄色的裙子,看上去娇俏可爱。

    看到君淮过来,女娃娃高兴的蹦到他面前:“魔君哥哥,我总算把你盼来了。”

    君淮冷淡地点了点。

    他将秦酒放下,对着少女说道:“灵萱,这是本座的徒弟,秦酒。”

    他刚想给秦酒介绍一下灵萱,却直接被灵萱打断了。

    灵萱站在秦酒面前,比秦酒高了一丁点的个子,热情地和她打招呼:“魔族圣女,灵萱。”

    中途,君淮因为有事处理离开了一会儿,阿朝也跟着去了。

    -

    秦酒回头看去,只见少女双手背后趾高气扬的走了过来。

    “我警告你,魔君哥哥是我的,就算你是他的徒弟也不可以离他太近。”

    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少女的模样她在哪里见过似的,让她有种不喜的感觉,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

    秦酒环胸:“不装了?”

    “对付你一个炼气期的小孩,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还需要装吗?”

    “是谁给你的错觉,觉得我很好欺负?”秦酒冷笑。

    “蛇姬,吃了她!”灵萱下命令。

    陡然间一只蛇形妖兽从灵萱身后扑了过来,张开巨口便向着秦酒撕咬过来。

    秦酒叫了一声:“吞天!”

    当谁还不会找帮手!

    “吼!”吞天迅速变大。

    露出森森獠牙,冷光幽幽地盯着那头丑陋的蛇形妖兽,一张口就将对方的脑袋给咬了下来。

    血光四溅,血肉横飞。

    “啊!!”灵萱吓得脸色发白,一屁股跌坐在地。

    “吞天,咬她!”

    情敌就该扼杀在摇篮里。

    吞天刚屠完那只妖兽,舔着自己小爪子,梳理了一下毛发,听到秦酒的命令,黝黑的眸子轻蔑地看了看灵萱。

    灵萱盯着慢慢靠近的巨大兽头,一双眼里露出骇然惊色,屁股挪动着连连往后退去,口中更是呐呐叫道,“不,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吞天才没那个兴趣咬这个女人呢,只是吓唬吓唬她。

    它缩回了巨大的脑袋,变成小狗般大小,懒洋洋地趴在秦酒脚边。

    灵萱此时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身上还有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哪里还有刚才娇俏可爱的模样。

    -

    两人的打斗动静很大,君淮第一时间回来给自家徒儿主持公道。

    “谁给你的胆子欺负我的徒儿?”君淮的声音不带半点儿感情,听起来比这漫天的冰雪还要冷,冷得让人发抖。

    灵萱泫然欲泣,“魔君哥哥,我没有。”

    君淮嗤笑:“我家徒儿特别乖巧从不主动惹事,若不是你招惹她,她会对你动手?”

    话音刚落,她的肩膀上多了一把剑,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肩膀处流了出来,顺着那把隐隐闪过寒芒的剑,滴滴答答地滴在地上。

    “魔君……”她张开嘴,正要说话,却突然喷出了一口血。

    “这一剑是欺负我徒弟的惩罚,再有下次,这把剑刺穿的就是心脏的位置。”

    说完,他松开了手,灵萱浑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君淮掏出一张帕子擦了擦手,直到将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擦干净,才开口道:“阿朝,把她送回圣殿,告诉那帮老头子,好好管教。”

    “是,魔君。”

    秦酒摸着下巴思索:“小六子,反派黑化值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