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22章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5)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出云山位处玄天大陆的最东方,烟云缭绕,高耸险峻。

    而在出云山上,一座白玉砌成的宫殿矗立着,正是天下第一修真宗门出云宗。

    半刻钟不到,上官倩带着秦酒在一处山头落下了。

    “拜见师父。”上官倩上前行礼。

    眼前的白衣男子,气质高华,眉目如画,一头如墨长发用一根青玉簪挽起,宛若神仙中人。

    这装逼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一看就是名门正派。

    凌云霄看着上官倩带回了一个精致灵秀的小少年,不禁蹙了蹙眉头:“徒儿,这是?”

    “我觉得此人与我有缘,便带回宗门给他当个外门弟子。”

    凌云霄眯了眯眼睛,收回打量秦酒的目光,对着一旁站着的弟子吩咐道:“青云,带她到外门弟子的居所。”

    上官倩也跟着要走。

    刚走没两步,就被凌云霄叫住了。

    “徒儿,你留下。”声音有些冷。

    秦酒忽然对以后的日子充满了期待。

    感觉以后会越来越有意思啊。

    秦酒决定来一场新游戏——拆cp。

    你不要乱搞事情……

    -

    旁人都走了以后,凌云霄用力一抓便把上官倩拉入怀中,男人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紧紧抱着她。

    上官倩有些莫名奇妙,问他道:“师父,你怎么不开心?”

    凌云霄冷冷一笑,道:“说好今日要教你练剑,我在这儿苦苦等你,来传授你武艺,你却偷偷跑出去,还带了个男人回宗。”

    上官倩眨了眨眼睛,总算知道凌云霄到底在在意什么了,不禁噗嗤一笑道:“师父,你别这样,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你在吃醋呢。”

    男人眼眸子微眯,带着危险的光芒:“难道我没有?”

    他突然这个样子,不禁让上官倩有些害怕,上官倩缩了缩脖子道:“师父,你听我解释。”

    “不必,你没什么好解释的。”凌云霄就算故意把语气放平静,还是抑制不住透露出一些愤怒来。

    上官倩当做没听见他这句话,自顾自地解释道:“那少年身上感觉有我需要的东西,我才把他带回宗里。”

    “哦?”凌云霄面色稍有缓和,若有所思。

    -

    外门弟子所处的山头,杂草遍地,荒芜不堪。

    山顶有个小木屋,院前的篱笆上长满了杂草。

    每个外门弟子都可以占据一个山头。

    宽敞的小竹屋大概是这座山上最繁华的地方。

    木屋里没有什么摆设,只是在正中间有一个“蒲团”,还有一张床。

    秦酒心中感叹,果然和魔宫没法比。

    奔波了一日,再加上变故巨大,秦酒身心都有些疲惫。

    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软塌铺好床,躺下后不久,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

    魔域,不死山。

    阴沉天幕中挂着一轮孤月,泛着令人发怵的血色魔气,阴森诡异到极致。

    君淮手中握着枚巴掌大的黑色圆盘,盘面上有一粒红色光点闪烁,他前行的方向也正和圆盘上红点的位置相符。

    男人勾起了嘴角,唇瓣殷红如同罂粟,弯起的弧度致命,话音却冰冷至极:“好的很!跑到出云宗去了?”

    -

    翌日,秦酒刚睁开眼就撞进一双幽深的眸子里。

    这双眼冷得吓人,一眼就可以把人给冻成冰碴子。

    “师父,你出关了?”吓死我了!

    君淮微微俯身:“徒儿,你不乖。”

    “……”秦酒额头上青筋突突的跳。

    少女微微敞开的衣角,能看到双肩处若隐若现的肌肤。

    君淮盯着看了几秒,移开视线。

    “到出云宗来干嘛?这里的灵气你又不能吸收。”

    “碰巧。”这个还真不好解释。

    君淮:“……”他要是信了少女的鬼话,他就是傻子。

    “你不会看上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了吧?”男人声音似带了凉意。

    “谁?”

    “出云宗宗主凌云霄。”

    “呸,他这么老怎么配得上我。”

    君淮笑了笑:“确实配不上我家如花似玉的小徒儿。”

    他的徒儿长得真好看。

    如今秦酒已经长到了十五年纪,这几年脱去了青涩稚嫩,越发的美丽动人。

    “跟我回魔宫。”

    “不回。”

    话音刚落,君淮眼眸里闪过猩红的光……

    噼里啪啦——

    房间里的东西碎成一地。

    秦酒沉默的看着地上的东西。

    发什么脾气?

    男人身上隐约有黑色的气流波动,他蹙眉压下体内随时想要暴动的力量。

    下一秒,男人身影消失在房间里。

    秦酒只觉得君淮的心思总是那么猜不透,一下子就又又又又又不高兴了,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不高兴的点。

    -

    过了几日,又是秦酒睡醒的时候。

    感觉到有人在自己房间里,她瞬间出手,却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握住了,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秦酒放下手。

    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师父,你怎么又来了?”

    “为师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小吃和糕点。”

    修真之人并不看重口腹之欲,只是徒儿喜欢吃的,君淮都记得一清二楚。

    “谢谢师父。”少女道了声谢,因为刚刚醒来,声音里带着慵懒的、浅浅的沙哑。

    听在耳朵里,就如羽毛拂过,轻软酥痒。

    君淮有种头皮发紧的感觉,浑身僵硬,手指微颤,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摸她头的冲动……

    “师父,你什么时候走?”

    “不走。”

    秦酒一愣:“嗯?”

    “为师怕你有危险,你修为这么低,万一被欺负怎么办?”

    “所以,为师决定在出云宗陪着你。”

    君淮抬手取下面具,秦酒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长什么模样,他就快速易容好了。

    整个人的气势陡然转换。

    眼前的男人皮肤苍白如纸,带着一种病态的美感。

    长及后腰的墨发被一根雪色缎带束起,一身白色的衣裳,衬着他那如霜雪的面容格外的俊美,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又带着几分说不清的气质。

    秦酒很少看到他穿白色。

    修为气息也遮掩了,从大乘期降到了筑基期,现在在他身上完全感觉不到半点魔气。

    修士藏匿身份的手段很多,修为越高越不容易让人察觉。

    君淮问:“你现在修为如何?”

    秦酒没多在意:“还是炼气期。”

    君淮不知想到了什么,顿了顿:“只要为师还在一日,就没人能欺负你。”

    眼底是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宠溺温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