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35章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18)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秦酒带回来一个绑着的男人,可把阿朝吓坏了。

    “小主上,你可回来了。”阿朝上前。

    男人猩红的眼睛,像地狱恶魔一般,瞪着阿朝。

    阿朝那瞬间觉得四肢冰凉。

    “这是魔君大人?”他有些崩溃的问。

    少女点点头:“嗯。”

    “魔君大人,都是阿朝不好,阿朝应该跟您去的。”阿朝想上前看一下情况。

    谁知,男人往里面侧了侧,躲进了少女怀里。

    像极了见到生人的孩子。

    秦酒直接抱着他回无情殿。

    可能是闹腾够了,此时的君淮也不喊了,异常乖巧,只是眸子依然是血红色的。

    “狗子,给他看看。”

    吞天变回年画娃娃,给男人把了把脉:“你男人的情况很奇怪,他明明走火入魔了,却又有什么在支撑着他保持着一定的理智。”

    秦酒没理会系统,直接问:“你的传承里有没有什么丹药可以治他的病?”

    吞天从兜里掏了掏,拿出一瓶丹药:“有了,七宝琉璃丹,吃下丹药可以一定缓解病情,不过,也有一些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

    “这我就不知道了,还没人吃过呢。”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嗯。”

    -

    吞天离开以后。

    秦酒将君淮放在床上。

    弄了热水,给他洗头洗脸。

    脸上脏兮兮的污渍消失,露出男人漂亮的眉眼,精致的面容。

    “君淮,我看看你的伤。”

    说着,就要伸手去解开他的外衫。

    他就看着少女,目不转睛,无声的看着她,似乎不懂得羞涩为何物。

    失去衣服的遮挡,男人的身体暴露在秦酒视线里。

    他的身体很漂亮。

    肌肤如玉,宽阔的臂膀,结实的肌肉。

    浑身上下都没有一点瑕疵,简直如同雕塑般完美。

    这画面,若是让外人瞧见,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不可描述的想法来。

    然而秦酒只是单纯的给他清理身子和查看伤口。

    好在,君淮修为高深。

    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

    她把人洗干净,捞出来放在床上,一件又一件地给他穿上衣服。

    接着又咔嚓咔嚓的给他剪指甲,很快就把那尖长的指甲修得圆润。

    此时她没发现自己耐心格外好,没有发火也没不耐烦。

    -

    拿起刚才吞天给的丹药看了看。

    没瞧出什么问题。

    秦酒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摸出一颗丹药,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吃下去。”

    君淮非常不配合,将脑袋转到另一边。

    也不知道吞天的丹药用的什么药材。

    丹药入嘴,并没有像其他丹药那样入口即化。

    刚放进嘴里。

    他又吐出来。

    君淮:呸呸呸。

    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

    “吃下去。”秦酒催促一声:“不然我揍你了。”

    “……”

    君淮听懂了“揍”字,鼻子微微一抽,乖乖张开嘴。

    秦酒哄了大半天,他才咽下去。

    她深深体会到了带崽的艰辛。

    “君淮,你说你还能变正常吗?”

    仗着君淮现在什么都听不懂,秦酒开始畅所欲言。

    君淮疑惑地看着她。

    秦酒揉着他脑袋:“说不定还真被你说中了,要给你养老。”

    “不过,我感觉我现在更像在带崽。”

    君淮虽然不太懂,可是他觉得少女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两个人一个在说一个在听,画面竟然有几分和谐。

    秦酒翻着空间里压箱底的一本养崽攻略,认真学习经验。

    “过来,抱抱。”

    君淮歪头,不知是没理解秦酒说的,还是觉得秦酒的行为不对。

    他并没有动。

    “……”怎么!你还怕吃亏不成。

    养崽第一条:给他足够的关爱和安全感,建议多给他抱抱哦!

    秦酒一把拽过他,把他摁在怀里。

    女孩儿身体馨香,沁人心脾,身体软软的,和他那冰冷,有些僵硬的身体完全不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感觉,反正就觉得……挺舒服。

    君淮觉得舒服就会霸占,所以,刚才还抗拒的他,此时已经主动起来。

    紧紧的抱住她,将她扑倒在床上,脸埋在她发间,嗅了嗅。

    他很喜欢女孩儿身上的味道。

    他凭借着本能凑上去,咬住女孩儿的唇瓣,鼻尖抵着鼻尖,唇瓣相贴。

    舔了舔,像在品尝什么好吃的食物。

    君淮脑中一片混沌,偶尔间会闪过一些记忆。

    三分钟后,少女微微推开君淮,暧昧的气流涌动。

    “别闹了,睡觉。”

    秦酒反手拿被子盖住他。

    他脑袋在她怀里蹭了蹭,跟着树袋熊似地挂在她身上,抱着她不撒手。

    过了一会儿。

    男人捏着女孩的脸,像得到新玩具的小朋友,满心的欢喜。

    和秦酒闹了好一会儿才睡下。

    -

    之后的日子,秦酒终于知道丹药的副作用是什么了。

    只要不刺激君淮,就不会发狂。

    不过,男人似乎只有几岁的智商。

    跟个孩子似的。

    最近君淮也不粘着她了。

    整天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秦酒逮到他。

    “干什么呢?”

    君淮伸出了背在身后的左手,左手上是一个木雕。

    秦酒问:“送我的?”

    “送?”君淮歪头,琢磨了片刻,摇头:“不,我……我的。”

    君淮将木雕抢回去。

    秦酒:“……”

    系统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过了一会儿,君淮又回来,纠结的把木雕放在她手里。

    “送……你。”

    秦酒:“……”

    男人变脸这么快的吗?

    秦酒接过那个木雕看了几眼。

    系统见宿主看得仔细,还以为宿主被反派给感动到了。

    然而秦酒抬眸,一本正经的举起木雕:“这是我?”

    君淮点点头。

    秦酒语气不好的道:“这哪里像我?”

    木雕刻着一个少女,眉间一点朱砂痣,容颜精致,甚至凶悍的小表情都刻得栩栩如生。

    就算只是一个木雕,也让人感受到了“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凶悍气息。

    君淮指着木雕,支支吾吾想要辩解,只可惜他现在的词汇量不能支撑他表达,最后只吐出了一个字:“像。”

    “……”狗男人!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凶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