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37章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20)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长离上前一步,禀告道:“尊上,小公主这次回来,是急用魔灵泉给君公子疗伤。”

    秦褚感受了一下男人的气息:“哦?竟然是走火入魔。”

    有些面色不善的看着君淮:“是要快点治好。”

    治好了赶快滚回下界去。

    本来他这父亲就有愧于秦酒。

    现在有这小婊砸在这,他这个父亲的角色对于酒儿来说就更加没有那么重要了。

    -

    秦褚想单独和自家女儿聊聊,所以让长离把君淮支开了。

    大殿里。

    “酒儿,这个手镯给你。”秦褚想了想,将一只银色刻着复杂暗纹的手镯拿出来递给秦酒。

    “这是你母亲的镯子,她去世后,这个镯子就回到了我身边,现在我把它交给你。”

    秦酒接过手镯,回想起原主记忆里的女子,轻轻说道:“母亲让我告诉你,此生,纵使碧落黄泉,亦不悔。”

    “不悔吗?”秦褚眼眶泛红,声音带着几分哽咽,而放在身侧的手指更是握到了死紧。

    “你先下去吧,让父亲一个人待一会儿。”

    秦酒迟疑了下,走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男人闭上眼睛,静静地靠在椅子上。

    他想起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女儿,当年在逃脱正道追杀时是如何的艰险,他的心竟是如刀绞般难受。

    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魔尊,却连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女儿都是保护不了,他对不起自己的妻子,还有他的小阿酒。

    他就连玉儿的最后一面都是未见到。

    恍惚之中,他好像又看到了玉儿的影子,亦如当年他初见时的那般,穿着喜欢的白裙,对他笑。

    “玉儿……玉儿……”秦褚急忙冲了过去想要抓住她,奇怪的是竟然碰不到她的身子。

    最后她身体的颜色变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好像要消失不见了。

    女子温婉一笑:“褚哥,照顾好我们的女儿……”

    不!不要!

    “玉儿!”秦褚猛然大叫,忽然坐了起来,当睁开眼的时候,蓦然发现自己刚才睡着了。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

    皎月当空,夜幕垂纱,魔灵泉四周烟雾袅绕。

    君淮迷茫地看着面前水雾缭绕的灵泉。

    “我们……来这干什么?”他问。

    “治病。”

    治病?

    他有病吗?

    “你快下去。”秦酒指着泉水,示意他下去。

    “一起。”君淮拉着她的手。

    “我不去。”秦酒不打算下去。

    入魔的人又不是她。

    她下去干嘛。

    “那我……也不去。”君淮抗拒。

    下一秒,扑通——

    激起一阵水花。

    秦酒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推下去。

    君淮不免呛了几口灵泉水。

    他微仰脑袋看着面前的少女:“你坏!”

    “更坏的你还没见识过。”秦酒淡定地看着他。

    “哼。”血红色的眸子里似有愤怒。

    像极了被逗生气的小孩儿。

    灵泉水没过君淮的身体,温暖又舒服。

    他低头拨弄着水花,玩得不亦乐乎。

    秦酒:“……”没眼看了,当真是个孩子。

    一个时辰后,灵泉水开始咕噜噜的冒着泡。

    而处于水中的君淮,额头不断冒着汗,全身通红,青筋暴起,身上开始涌出层层黑气。

    半刻钟,君淮缓缓睁开眼,眸色一片清明,眼中仿佛有星光在闪烁。

    男人头发湿漉漉的,脸上沾着些许水珠,顺着他脸颊往下滴落在锁骨上。

    衣服被打湿,隐约可见那人身上漂亮到极致的线条,和那片未被发丝遮挡住,白皙漂亮的肌肤。

    头顶传来少女冷冷清清的声音:“清醒了?”

    “嗯。”君淮应一声,好像怕秦酒不信似的,加重音:“清醒了。”

    秦酒嘴角轻轻一弯,笑得很是灿烂,她伸出右手食指,朝他轻轻一勾,温柔地道:“师父,你过来。”

    男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整张脸爬满了红晕:“会不会太快了些?”

    “想什么呢?”秦酒见君淮眉眼如画的脸上连番变幻了几次,忍不住低笑出声。

    “想你。”君淮倒是坦荡。

    君淮从魔灵泉里走了出来,掐了个诀将身上的衣服烘干,朝少女走去。

    她又凑近他揶揄的问:“你不会是以为我想对你做什么吧?”

    “我确实是这样以为的。”君淮知道自己被这个女人调戏了,他不动声色的抬眸淡笑一声。

    秦酒伸出手,捏着他的下巴:“啧啧,原来师父你是这么希望的啊!”

    然后她话锋一转暧昧无比的道:“要是你想,也不是不可以……”

    君淮一个翻身就把少女压在了身下,他怕秦酒磕着,还特意用胳膊垫在她的头下面。

    秦酒本来是想调戏君淮一下,哪里想到弄巧成拙、自投罗网了!

    “你要干什么?”秦酒看着他,目光肆意又嚣张。

    君淮勾了勾嘴角:“做你想做的事情……”

    “哦?”秦酒重重的拖了一个尾音。

    下一秒,君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秦酒用捆仙索绑了起来。

    然后她飞快地将自己这一头的绳索拴在了树干上,拴得死死的。

    君淮就这样吊在了树上,迎着风儿轻轻地晃啊晃。

    君淮:“???”发生了什么事?

    他道:“徒儿,你先放开我。”

    秦酒上下打量他:“我觉得……这样挺好。”

    她可是很记仇的。

    既然清醒了,咱们新仇旧怨一起算。

    啊啊啊!宿主好可怕啊,简直丧心病狂!

    结果秦酒把君淮吊了三天三夜。

    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

    -

    书房里。

    气氛剑拔弩张。

    两名男人相向而立,同样的高大,同样好看,同样沉着脸你看着我,我也看着你,似乎谁都不愿意率先打破沉默。

    秦褚斟酌着开口:“咳咳,酒儿,你看你师父病也好了,他何时回去啊?下界应该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吧。”

    “父亲,你该不会是不喜欢君淮吧?”

    秦褚面不改色:“怎么会。他可是我女儿的师父,这些年多亏了他照顾你,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呢?”

    秦酒点点头:“嗯,那就好,他要是去下界我也会跟着一起去。”

    秦褚内心抓狂:靠,这该死的小婊砸,到底给他的女儿吃了什么迷魂药。

    竟然这样护着他。

    君淮微微一笑,心里跟吃了蜜糖一样:“魔尊大人,这段时间可能要叨扰您了。”

    叨扰?

    这何止是叨扰,这简直就是骚扰好吗!

    秦褚气得不轻,俊脸紧绷,牙龈磨得嘎吱嘎吱作响,恨不得冲上去将君淮嚼碎了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