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38章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21)

时间:2020-08-03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修真无岁月,弹指五年过去了。

    这五年间,君淮要定期到魔灵泉里泡一次,清除体内的魔气,以免留下隐患。

    秦酒也不是很明白,魔域里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座泉水。

    也许是修魔之人容易走火入魔吧。

    到了地方。

    秦酒一言不合就推他下水。

    君淮一直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教育方法不对。

    不然小时候那么乖萌的小徒儿现在怎么会变成暴力萝莉。

    “你能不能对我温柔点?”

    “你的意思是我凶咯?!”

    我哪里凶了!

    我对他还不好吗?

    宿主,你凶不凶心里没点数吗?

    秦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明明是面无表情,绷着一张小脸,却偏偏让人感觉可爱得过分。

    他也知道此时少女生气了,求生欲极强地说道:“我说什么了吗?就爱你凶我的样子。”

    “……”

    呵呵。

    大猪蹄子的话不能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君淮小心的看一眼秦酒。

    噗通……

    冰冷的水花飞溅。

    君淮把秦酒拉到了水里。

    秦酒怔了下。

    下一秒却被人抵在冰冷石壁上。

    湿漉漉的衣裳贴在身上,白皙的皮肤上透着淡淡的粉,巴掌大的小脸却有着惊艳的容貌。

    君淮凝着少女清冷的眸,抚摸她的脸颊:“为师有的时候,真想把你藏起来。”

    “藏哪去?”少女没有躲避对方的灼热的目光,歪头问。

    “藏到一个旁人都看不到,找不到的地方。”男人目光渐渐幽深。

    她轻轻撩起男人的发丝,漫不经心地问:“师父,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君淮没有丝毫迟疑,说得很认真:“阿酒,听着,我心悦你,我们结为道侣,好不好?”

    秦酒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君淮内心的情绪来回翻涌,回忆起他们一起经历的种种,最后定格在失落,低声问:“你……不愿意吗?我知道这太突然了……”

    下一秒,君淮瞳眸里的倒映的人脸猛地放大,唇瓣被人堵住。

    秦酒只是贴着他亲了下,很快就离开。

    “好。”她点点头。

    这个人似乎每个位面,都执着跟她结为夫妻,要让她在每个世界都成为他身边的伴侣,成为他一生的守护爱人。

    “你答应了?”君淮激动的抱着她,嘴角勾起,俊脸上散发着一抹光彩,双眸熠熠生辉。

    秦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气急败坏的:“臭小子,离我女儿远点!”

    秦酒拉着君淮起身就跑。

    嫩白如玉的小手握住君淮的手腕,灼热的手心贴着他的皮肤,一点一点的传进他身体。

    “唔……我们为什么要跑?”

    “你想挨揍?”

    “不太好吧,他可是你父亲,就这么跑了……”君淮有些纠结的道。

    “闭嘴。”少女凶巴巴的道。

    君淮想想,也是,秦褚看到他就一副要犯心脏病的风中残烛状,气都喘得比平时多。

    还是行行好,让他眼不见心不烦。

    君淮隐约带笑:“我们这算私奔吗?”

    “……”你觉得是就是吧。

    最后也不知道秦酒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秦褚,终于让他老人家点头同意让两人结为道侣。

    修真界的道侣相伴时间长,讲究情投意合、共问大道,没有凡俗界繁杂的仪式,互通心意后就算礼成。

    君淮也有了一个光明正大的名分陪在秦酒身边。

    只不过秦褚不让两人住在一起,心里还在暗搓搓地想着怎么把君淮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

    每次半夜君淮都要偷偷跑到秦酒房里去偷香窃玉。

    后来一次两人被秦褚无意中发现后,秦酒就堂而皇之、大大方方的搬进了君淮的寝室同吃同住同睡。

    -

    房间里。

    秦酒靠在软塌上嗑瓜子,见男人手捧着一本书,很专注的样子。

    不由得生了好奇心。

    漫不经心地瞄一了眼男人手里拿的书:“你在看什么?”

    君淮将书藏到身后,支支吾吾的道:“没……没什么。”

    如果她没看错,那应当是一本双修宝典。

    天色已昏,宽敞的寝宫,房间里的夜光石散着白玉般的柔光,窗外屋内只有两人,安静得暖昧。

    “阿酒……”君淮漂亮的眸子盯着秦酒,闪着细碎的光。

    “嗯。”秦酒轻轻应了一声。

    “阿酒……”君淮低喘了一口气,忽然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吻她,能让他觉得特别满足。

    就好像灵魂终于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就好像不完整的一角终于被补全了一样。

    “徒儿,我们双修好不好……”

    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夹杂了一丝暗哑,显得更加撩人心弦,别具诱惑,仿佛有着魔性一般。

    秦酒的手绕过他的脖子,双腿盘到他腰间。

    君淮的理智在那瞬间轰然倒塌,他眼里只剩下眼前的少女。

    他想起刚才那本宝典的内容:双修,讲究灵肉结合。

    需要两人的魔气通过身体的结合进行交融流转,魔气在两人间运行一个小周天后,心意相通,修炼互助。

    正是月朗星稀的时候,皎洁的月光斜照着窗前榻上鸳鸯一对,戏水不断。

    ……

    完事后,君淮满脸带了餍足的表情,将少女揽在了怀中,细心的帮她穿着衣服。

    -

    秦酒和君淮在上界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玄天大陆早就翻了天。

    消失多年的丹宗现世,据说掌门是个小奶娃。

    除此之外,出云宗也大火了一把。

    凌云霄被废修为以后,没多久便入了魔,在出云宗杀了不少人,被几大长老联合出手镇压,关在了后山禁地。

    上官倩修为没有全废,但是身体仿佛成了一个漏斗,不管她怎么修炼,都只出不进,修为一跌再跌。

    出云宗处于风口浪尖,凌云霄和上官倩的事情也被传的沸沸扬扬,传闻师徒两人有染。

    上官倩被逐出师门,最后不知去向。

    要知道逐出师门乃各门各派最重责罚,一般门派都会废除弟子的修为。

    这也等于判了一人的死刑,因为被逐之人再无门派会收留,也无人与之结交,已成了过街喊打人人不耻的恶人,除非是公然与该门派作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