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191章 电竞大神不好惹(24)

时间:2020-08-06作者:咘咘聆语

    . ,最快更新快穿之大佬a爆了最新章节!

    裴佑拧开水打开递给宋东东:“要不休息一会儿?”

    少年擦了擦汗:“不用,我喘口气就行。”

    宋东东听到他清哑的嗓音淡淡地说:“以后好好锻炼,你身体太弱了。”

    宋东东乖巧应下:“好。”

    裴佑抽走他手里的水,仰头一饮而尽,喉结跟着水流上下滚动,脖子上蒙上一层汗珠,衬托着上下滚动的喉结有说不出的性感。

    宋东东张了张唇:“这水是我喝过的啊。”

    裴佑只敷衍的点头应了个‘嗯’的鼻音。

    然后把空瓶子扔到山道旁的垃圾桶里,语气淡淡地补充了一句:“又不是没吃过你口水。”

    宋东东想起之前在包厢的那个意外的吻,脸色爆红。

    “走啦,要不然跟不上那两人了。”

    少年看着裴佑的背影,心底有些乱,好一会儿才跟上去。

    心底乱糟糟的,装着事,脚下不知道踩到什么,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往后滑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该死的破山路!我的屁股!疼死我了!”宋东东捂着屁股,狼狈的站起来,都快被疼哭了,抱怨的更厉害了。

    “宋东东你在干什么?”

    宋东东被突然出来的声音吓一跳。

    “你走路怎么没声啊?你不是走到前面了吗?”

    裴佑就知道一个劲的往前走,听到宋东东的叫声才赶紧返回来。

    “你没事吧?”裴佑问。

    “我屁股疼死了,快来扶我一把。”

    裴佑瞄他屁股后面:“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宋东东猛地往后一缩,一脸小媳妇的样子:“你一个大男人看我屁股干嘛!我警告你哦,我的身体只有我未来媳妇能看!”

    结果少年没站稳,又跌回去,裴佑伸手扶住他。

    宋东东脸色有些苍白,低头看了看,裴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他的脚踝已经肿了。

    “脚也扭了?”

    “好像是。”

    裴佑把人扶到旁边的大石头上坐着。

    “嘶……屁股,痛痛痛!裴佑,你轻点!”

    “娇气……”

    嘴里说着宋东东‘娇气’的裴佑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垫在大石头上。

    身上只留着一件白t恤。

    “你不冷吗?”

    秋天的风带着冷意,他穿着外套都觉得冷,更别说只穿短袖了。

    “你不是说痛吗?垫这个应该有些缓冲作用。”

    宋东东呼吸一滞,秋风吹得脸凉凉的,而他的心口却从来没这么温暖过。

    裴佑做完这一切,二话不说就蹲在地上,握着他脚踝查看。

    被裴佑一碰,宋东东倒抽了一口气,脸上的血色又失去几分。

    “很疼?”

    “嗯。”

    “先送你下山去医院。”

    宋东东有些遗憾:“欸,难得出门一趟,我还想看山上的风景呢……”

    裴佑:“下次你伤了,我再带你来。”

    “真的吗?”

    “嗯。”

    “那好吧,你发个信息和秦酒他们说一声,不用等我们了。”

    裴佑转个身,点了点后肩:“上来,我背你。”

    宋东东觉得有点挺不好意思的,拒绝道:“不、不用,我可以自己走。”

    “你蹦到明天也到不了医院,这是在半山腰,”裴佑没好气:“快点。”

    “……”

    宋东东迟疑的伸出手,环过裴佑肩膀,勾住他脖子,爬上他的背。

    “谢谢。”

    少年的下巴轻轻靠在他肩膀上,说话时热气呼吸打在他的耳侧,牵连起丝丝麻麻的感觉,心脏仿佛微不可见的轻轻一颤。

    “宋东东,你跟头猪一样重。”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裴佑故意装出一嫌弃的嘴脸,开口胡乱咧咧。

    宋东东气得捶了一下他的肩膀:“裴佑,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他刚生起的感动都熄灭了。

    -

    山顶有座寺庙,据说在这里求姻缘特别灵。

    今天人不多,庙里大多数都是情侣。

    两人十指紧扣,不时有人回头看他们。

    毕竟在别人眼中,这是两个男人在牵手。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没有多少个人能接受两个男生的爱情。

    进了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寺庙中央那棵挂满红绸的树。

    巨大树冠开满淡色小花,似坠了雪的枝头挂着许多用红绳系着的木牌,风一吹,木牌撞击,发出清越动听的响声。

    “施主,是否为姻缘许个愿。”

    两个人刚走到树下,就有和尚上前询问了。

    晋奕:“怎么许愿?”

    和尚:“阿弥陀佛,施主在树下的红签上写下对方的名字,并且亲手挂到姻缘树上,会得到月老的祝福,保佑与爱人长相厮守。”

    晋奕有个疑惑:“只写名字的话,重名怎么办?”

    和尚:“……”施主,这道问题超纲了。

    和尚端着一副高人的模样,阿弥陀佛一声,道:“缘,妙不可言。”

    没有得到答案的晋奕似乎也没在意。

    等回过神来,少年已经拿着两个姻缘牌,递了一个给她:“阿酒,这是你的。”

    秦酒抬手接过,却一直没有动笔。

    晋奕低着头,不知道在写什么,认真得很。

    秦酒低头看了一眼,木牌上写着:晋奕的秦酒。

    秦酒看着这几个字,心头微微一动。

    少年眸光认真地说:“这样写就不会误会了,毕竟晋奕的秦酒只有一个。”

    闻言,她提起笔,在木牌上写下:秦酒的晋奕。

    晋奕偷偷瞄了少女一眼,她的字和她的人不太一样,字迹娟秀,一撇一捺都规规矩矩的,像是从字帖上描下来的一样。

    两人拿着木牌站在树下。

    旁边一对情侣正在扔,男人抛了好久终于挂上去了,女的却又有些嫌弃:“哎呀,你扔这么低!听说扔最高才会最灵验。”

    晋奕眸光微闪:“阿酒,我抛了?”

    “嗯。”

    晋奕想要抛最高的那个地方,结果抛半天都没抛上去。

    秦酒就在一旁看着他。

    他尴尬地笑了笑:“这次我一定可以!看好了!”

    一次……

    两次……

    ……

    十次……

    这下丢人丢到家了。

    秦酒看不下去,过去从他手里接过木牌:“我来,想抛到哪儿?”

    晋奕眸子里亮晶晶的,指了指树上最高的位置:“那里。”

    秦酒后退几步,抬手一扔,有些重量的木牌抛上半空,接着下落,带着红绸,两个人的姻缘牌扔到那棵姻缘树的最高处去了。

    比起那些全都挂在底下或者中间部位的,他们两个人的姻缘牌十分的显然,那苍郁的树中就只有他们那姻缘牌的红色。

    秦酒骄傲的扬了扬眉梢:“我厉害吧?”

    晋奕揽着少女细细的腰肢往怀里带,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我媳妇帅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