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快穿之大佬A爆了 第296章 收养反派(15)

时间:2020-09-14作者:咘咘聆语

    “以后就我们两个人一起过了。”

    “为什么?”陆屿对于秦酒和家人的冲突毫不知情,惊讶极了。

    秦酒语气冷淡的陈述:“我跟我爸妈闹翻了,短时间内是不会回家住了。”

    “你不用为我这样……”陆屿从喉中发出低低的声音。

    她应该过好日子才对。

    陆屿眉头紧紧皱起,嘴角紧紧绷着,似乎是觉得她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不关你的事,有时间再和你解释吧。”

    秦酒懒得解释,最主要也是解释不了。

    -

    周叔把他俩送到门口就回去复命了。

    走前还叮嘱两人大晚上的不要乱出门。

    秦酒打开门,这是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

    “三个房间,自己挑。”秦酒有点打瞌睡了,打了个哈欠:“晚安。”

    说完她便挑了一个房间进了门。

    秦酒把房间收拾整理好,洗了澡躺下休息。

    半夜。

    秦酒房门突然被敲响,那声音很细微,若不是秦酒五感比普通人要强,估计都听不见。

    秦酒拿被子捂着耳朵,不打算理会。

    听不见。

    听不见。

    我听不见。

    但外面的人一直敲。

    敲得她心烦。

    秦酒下床,忍着怒火去开门。

    男孩抱着小枕头站在外面,无端透着有几分可怜。

    “干嘛?”秦酒声音像是结了冰,透着寒意,有很大的起床气。

    打扰我睡觉,说不出个理由来,就算是我男人也照打不误哦!

    更何况还是缩小版的你。

    “我睡不着。”陆屿小声道。

    你睡不着就来吵我???谁惯的你这坏毛病?

    系统诚实脸:【宿主,好像是你惯的。】

    秦酒一噎。

    “乖,闭上眼睛,数数羊一会就睡着了。”秦酒耐着性子哄。

    “我害怕。”

    “你怕什么?”

    陆屿一边说一边往秦酒这边缩:“对面阳台有白影飘来飘去。”

    秦酒问:“你怕鬼啊?”

    陆屿点头。

    秦酒幽幽开口:“你身后就站着一只,披头散发,脸上全是血,眼神空洞洞的,舌头很长,已经伸到你脖子上,你感觉到了吗?凉飕飕的,它已经趴到你身上……”

    男孩呆滞了三秒钟,简直是用生命在尖叫:“有鬼嗷嗷嗷嗷!!!”

    陆屿整个人都窜到秦酒身上,身子抖得很厉害。

    他都快吓哭了:“你别说了,别说了。”

    他几乎是用祈求的声音不断重复。

    “下去!”真不经吓。

    “不要,我害怕。”陆屿声音发抖,搂秦酒也搂得更紧。

    “我骗你的,给我下去。”

    男孩瞪了她一眼,嘀咕了一句:“你真讨厌。”陆屿第一次发现秦酒恶趣味的一面。

    秦酒毫不怜香惜玉:“讨厌我就下去。”

    陆屿小脸已经白了,摇摇欲坠哆哆嗦嗦:“不要。”

    “你还是不是男人了?”秦酒把他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

    陆屿微微抬头,可怜巴巴的道:“我还是男孩子,不是男人。”

    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秦酒又打了个哈欠:“你快回房间,我要回去睡觉了。”

    陆屿拉着她的胳膊不让她关门,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真的有鬼!”

    不是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吗?

    “我进去看看。”

    秦酒决定亲自去瞧瞧。

    陆屿谨慎叮嘱了一句:“你小心。”

    被陆屿这么一嘱咐,秦酒还真的有点慌。

    秦酒壮着胆子进去,小心翼翼拉开窗帘,心怦怦直跳,结果她看到对面阳台上白色床单在飘呀飘。

    “!!!”吓死个人啊!艹!

    【……】系统有些搞不懂他们两个神仙为啥会怕鬼?

    秦酒淡定的合上窗帘,告诉他:“只是白色床单迎风飘而已,不用害怕。”

    而陆屿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心里还是很害怕。

    陆屿怕鬼,他从小就怕。

    秦酒抬脚往自己房间走。

    陆屿抱着他的小枕头,跟在她后头。

    “你又干什么?”

    陆屿站在她房间里不说话,秦酒有点猜到了他的意图,“你今晚该不会是想睡在我这里吧?”

    陆屿固执的不肯说话,认真倔强的样子,像极了在天桥跟客户讨价还价的贴膜师傅。

    “那真的是不是阿飘,你快回你自己的房间。”秦酒可不想和一个小屁孩睡一张床,鉴于她以往的经验,幼年期的反派睡姿跟个八爪鱼似的,每次都抱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她今晚只想好好睡觉。

    不想和他胡闹。

    陆屿不说话,但也不挪动他的步子,像一根小柱子一样,屹立不倒。

    “你今晚是打算站着睡觉吗?也好,那我关灯了。”秦酒说着,就将手伸向了开关。

    陆屿见状,也顾不上矜持不矜持了,一溜烟,就抱着他的小枕头,趿拉着他的小拖鞋,连鞋都顾不上脱,就钻进了秦酒的被窝。

    “给我出来,谁说要让你睡了。”秦酒不满的掀开了被子。

    陆屿怕被秦酒赶走,死死的拽着床单,身体蜷缩在一起,脚上还留着一只拖鞋,恨不得长在床上。

    小鬼终究是小鬼,也有害怕的东西。

    秦酒揪起了陆屿的衣领,把他从床上拎了起来,可是陆屿也很执着,毫不屈服扒拉在她床上。

    秦酒知道,自己要是再拉上去,这床一会估计又得重新铺了。

    她找了他一天,又是搬家又是收拾东西的,早就累坏了,她可没有精力再去铺床。

    “你松不松手?”秦酒威胁道。

    “不松。”男孩哑着嗓子,吸了吸鼻子,装得更可怜了。

    “你都多大了,还要和我一起睡?”秦酒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陆屿撒娇:“我不管,我害怕,让我跟你睡好不好?”

    系统也帮他说好话:【宿主,你看反派这个可怜,就让他和你睡一晚吧……】

    “睡里面去。”秦酒将陆屿掀到床上,往里面推了推。

    陆屿像八爪鱼似的缠上来,身体还在不断颤抖,小脑袋靠在她的胸口。

    “……”行吧,看来他是真的害怕。

    陆屿听着她的心跳声,内心逐渐平静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记忆里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如此安稳的觉了。

    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人,窗外的阳光落进来,将整个房间镀上一层暖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