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08章 两脚羊和地皮菜(8)

时间:2020-12-18作者:绾紫彤

    白璃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老头儿给推进山穴里的。这山穴就跟人体内的肠道似的,弯弯曲曲地,且始终弥漫着一股叫人说不清楚的味道。大约走了半个时辰,一股温暖的气息自白璃耳边传来。

    此时,她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山穴里的黑暗。慢慢停下脚步,朝着正前方看去。一双冰冷如同极地寒风般的眸子静静地盯着她看,不带一丝感情。

    正打算眯眼,将这怪物看清楚时,山穴中突然有了亮光。这亮光是从她背后照过来的,正好将这个叫做“鼓”的怪物照得清清楚楚的。

    它看起来像是一头变异的狼,且还是嘴里叼着一个新鲜的骷髅头的狼。在它四周,散落着不少的白骨,应该是之前董叔说过的那些村子里消失的人。就在白璃下意识的转身想要朝着山穴洞口的方向狂奔时,鼓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支着森森白牙朝她猛扑过来。

    “师傅,师傅救命!”白璃可不傻,这个时候,呼救声瞬间冲破喉咙。

    “丫头,接着,打!”大脑尚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手已经快速抓过落在身旁的东西,快速塞向那张大嘴。只听“咯吱”一声,森森白牙紧紧咬住了一个铁制的擀面杖。

    来不及思索那擀面杖是打从哪里来的,一骨碌爬起,赶紧向外跑。身后,那个怪物狂追而来,就在白璃以为自己要死定了的时候,忽听“呜”的一声惨叫,紧跟着后背一热,像是铺面了某种腥热的液体。

    懵逼地转过身,才发现面前躺着一只很像是狼一样的动物,而她身上,全都是那怪物喷出来的血。

    “丫头,你知道这是啥吗?”老头儿挠着后脖颈走进来,仿佛这个怪物的死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这个东西就是鼓,它是邪兽,但凡有它出现的地方,必定连年干旱,寸草不生。”

    白璃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它是不是鼓,是不是怪物,更顾不得这村子里连年的干旱是不是被它整出来的,她只知道自己刚刚差一点儿就死了。

    从惊吓和恐惧中缓过劲儿来的白璃开始撕心裂肺的哭,且越哭越觉得委屈,越哭越觉得伤心。哭了好一阵子,她才抹着眼睛从地上爬起来,指着老头儿问:“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故意把我推进来当饵的?”

    “话不能这么说,咱们这不是分工合作,共同吃肉嘛。”老头儿心虚的笑笑:“丫头,我告诉你,这鼓的肉可好吃着呢。”

    “这肉能吃?”白璃哭得鼻子都囔了:“那你告诉我,这肉要怎么吃?”

    “自然是做熟了吃,至于怎么做熟嘛,那就是丫头你的事情了。”老头儿摸了摸自个儿的肚皮:“要不,咱们把这鼓抬到花溪村去,这又有菜,又有肉的,你们村子里的人肯定高兴。”

    “抬,必须抬回村子里。”白璃把脸上的泪痕都给抹干净了:“不就是怪物嘛,既然它吃不了我,那我就把它给吃了。董叔,还有你们,都过来搭把手。”

    下山路上,几个抬着怪物的村民故意跟老头儿攀扯。

    “师傅,您是老神仙下凡吧?要不,咋能轻轻松松就把这鼓给消灭了呢。”

    “肯定是老神仙,这怪物多可怕啊,要是一般人,别说把它给消灭了,就是看一眼都要腿软。”

    “我看是你们看一眼就要腿软。”董力接过话头:“人家小白璃不是站的好好的。”

    “这小白璃不是老神仙的徒弟嘛。”

    白璃没抬怪物,老头儿也没抬,他们都跟在人群后面,慢悠悠地走着。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啊?那怪物,真是被你给杀掉的?”

    “喂什么喂,我是你师傅。”老头儿摸了摸鼻尖儿:“这怪物是我杀的没错,但至于是怎么杀的,眼下跟你说不清楚。总之,你认我当师傅,不亏。”

    白璃瞥了老头儿一眼,心说:“我还不亏呢,我差点儿就被你扔到怪物跟前当吃食了。”

    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倒霉。这都什么世道啊,不是被自己爹娘送出去当食物,就是被这个半路认得师傅当食物,她是八字里缺吃的吗?

    日落西山,花溪村的村民们点起了篝火。董力将洗剥干净的鼓放在火上烤,不一会,烤肉的香味儿就在整个花溪村里弥漫了起来。白璃从家里搜罗出一个小陶罐,将罐子底部的沉盐挖了一些出来,撒到正在烤着的鼓上,那香味儿变得越发诱人起来。

    要不是有言在先,只怕那些馋极了的村民早就扑上去,将这鼓给撕扯干净了。

    “妹妹,这狼也是在山里打的吗?”白家老大,吞咽着口水,问刚刚撒完盐巴的白璃。

    这些村民不认识鼓,只当这是一只生得特别强壮的野狼。白璃也懒得解释,反正狼肉鼓肉都是肉,能填饱肚子就行。

    “是在山里打的,不过不是我们打的,是他打的。”白璃伸手,朝着老头儿一指:“也是他领着我跟董叔,还有村子里的这些人去找的。”

    “不错不错,是我领着丫头他们去的。”老头儿一点儿不谦虚,笑得眼睛都要没了:“要不咋说你们花溪村的村民都得感谢我呢。要不是我,你们怕是一年都吃不上这肉。”

    “多谢多谢。”有肉吃,啥都好说,这些村民一个两个的都给老头儿道谢。

    “这就高兴了,还有更高兴的事儿呢。”老头儿走到花溪村村长跟前:“再过两日,顶多两日,这花溪村就能降下一场雪来。有了这场大雪,来年就有吃的了。”

    没人把陶老头儿的话当真,直到那场大雪真的从天上落下来。

    瑞雪兆丰年,对于干旱依旧的花溪村来说,更是比金子都珍贵。

    因为那只鼓,因为这场雪,陶老头儿在花溪村简直成了堪比神明一样存在的人物。这村民们就差给他立个生词,将他给供奉起来了。

    村长倒是邀请陶老头儿去他们家住了,可这老头儿谁家都不去,就赖上了白璃。

    从框里捡出一些地皮菜,用化开的雪水洗干净,再从罐子里挖出一些油来煎着吃。

    这油,是用那只怪物鼓熬出来的,虽没有花生油香,且还带着一股子奇怪的味道,但搁在这个少吃没穿的年景里,也算是一种奢侈。许是煎地皮菜的清香过于浓烈,陶老头儿闻着香味儿就从漏风的屋里冲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