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09章 两脚羊和地皮菜(9)

时间:2020-12-18作者:绾紫彤

    “这地皮菜还能这么吃?”

    “一次尝试,味道还行吧。”白璃也不小气,直接递了一些煎好的地皮菜给陶老头儿:“这地皮菜,煎鸡蛋,做饺子都是极好吃的,可惜这家里,别说鸡蛋了,就连面粉都寻不出一星半点儿来。”

    “面粉?”陶老头儿捏了捏耳朵:“丫头,若是我能找来面粉,你愿不愿意给我做你说的那个什么饺子。”

    “面粉又不是怪物,我就不信那山林里能找到。”白璃轻哼一声。

    “山林里没有,这花溪镇上还能没有?”陶老头儿摸着鼻子:“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寻面粉去。”

    距离白家不远的一处农舍里,炊烟袅袅。堂屋里,一口生了锈的铁锅里正咕嘟咕嘟的煮着地皮菜,在地皮菜中间,还跳跃着几根啃剩下的骨头。两个孩子,不停地舔舐着自己的唇角,一个面带尖酸刻薄的妇人伸出枯瘦的双手紧紧握住面前幼子的肩膀。

    “娘,这啃过的骨头还能吃吗?”其中一个孩子问。

    “能吃,咋就不能吃了。”妇人朝着门口瞥了眼:“这骨头煮烂了,营养就渗透到汤里了,你跟弟弟多吃些,才能长高长壮实。”

    “哥不吃吗?”另外一个孩子问。

    “你哥不吃,你哥光是想着那个死丫头就饱了。”妇人捏了捏孩子的肩膀:“你们两个千万不能动锅知道不,娘去跟你们哥哥说句话。”

    孩子们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锅里。

    妇人拍拍衣裳,出了堂屋,走到院子里看着那个正抬头望天的大儿子。

    “想想想,就知道想那个没用的。我可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别想娶许家那个丫头过门。”

    “娘,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她的?”年轻人转过身看着自己的母亲:“就因为你让我去许家借粮食,春柳没能给我?”

    “娘是那种小气的人嘛。”嘴上说着不小气,可那嘴角的恨意显露的是满满的:“那粮食是他们许家的,他们不借咱,娘也说不得什么。娘只是瞧不惯那个春柳骗你。他们许家,不就是比咱们多了几亩田地嘛,又不是什么大富贵人家。你将来可是要考状元要做官的,你肯娶春柳,那是看得起他们老许家。结果呢,这个春柳,不知好歹,不守妇道,竟跟外面的人拉拉扯扯。”

    “娘,你别乱说,春柳不是那样的人。”

    “咋不是,我当你娘的,我能骗你吗?告诉你张喜,我可是睁大了这两只眼睛,亲眼看着春柳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你如果不是我的儿子,我才懒得管你,但你姓张,你叫张喜,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辛辛苦苦养大的,我绝不允许你被她那么哄着,那么骗着。”

    “娘,说话得凭良心,说事得讲证据。你就算再不喜欢春柳,你也不能在背后说人家这样的闲话。”张喜看着母亲那张嘴:“背后论人是非,死后是要被拔舌头的。”

    “好你个张喜,你居然为了春柳那丫头诅咒我死。”妇人在原地转了几圈,眼睛瞄到一根木棍,抓起来就朝大儿子打过去:“我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白眼儿狼。”

    张喜站在雪地里一动不动,任由母亲在身上打着。

    “娘,你愿意打就打吧,只是儿子求你,不要再说那些对春柳不好的话了。儿子已经答应你,不会再去许家,不会再去见春柳,也不会想着娶她过门了。娘,有你这么个娘在,儿子也不忍心让春柳她踏进咱们张家的这道门槛儿。”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吃里扒外,为了外人要气死自个儿亲娘的孽子啊。”妇人丢了木棍,就开始坐在雪地里哭。

    张喜叹了口气,看着母亲摇摇头,转身回自个儿屋里去了。

    没了旁观的人,妇人抬手,用力再脸上抹了把,先回堂屋把两个小儿子的吃食给安排了,随后揣着袖子就出了门。她故意站在许家院子外头骂骂咧咧,先是说许家的女儿许春柳死缠着自己的儿子不放,又说许家黑心肠,明知道村里人没吃没喝的,还不把家里私藏的粮食给拿出来。

    许老爹实在是听不下去,要拿着东西出去打她,却被许大娘给拦住了:“他爹,你跟她一般见识做什么,咱们花溪村里,谁不知道张喜她娘是个嘴上没把门儿的,是个嘴碎,喜欢说长道短的。咱们许家,行得端,坐的正,不怕人议论。”

    “春柳呢,那死丫头去哪儿了,该不会真去找那个张喜了吧?”许老爹提起自己的女儿,也是一脸恨她不争气的样子。

    “没有没有,没有去找张喜。”许大娘赶紧说着:“冬子病了,发高烧,正好咱家还有点儿草药,我就让春柳给拿过去了。算着时间,这会儿也该回来了。唉,要说张喜这孩子,那是真没得说,可偏偏遇上那么个娘……唉!”

    门外,刚刚给冬子送完草药回来的春柳,看见张喜娘守在自家门外,赶紧停住了脚。她原是不想跟她起什么正面冲突的,可听她的话越讲越难听,忍不住走上前,低着声音说了句:“婶子,我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你不是哪种人?”妇人白了春柳一眼,“你以为我眼瞎啊,你要是跟那董力没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他发地皮菜的时候能多给你一些?”

    “那是我问董大哥求来的,董大哥心好。”

    “我呸,他心好怎么不多给我们家一些。还有,昨个儿发汤,那老头儿怎么到了你跟前就笑,就连肉都多分给你一些。我还能不知道你,不就是仗着有那么几分姿色,到处讨人好处嘛。”

    “婶子,你——”春柳绷着嘴,委屈得直哭,却偏偏又说不上来话。

    “瞧你生的这一副丧门星样,动不动就哭,让人瞧见了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一样。”张喜娘朝着地上呸了口吐沫:“你以为我是我们家张喜,看见你这眼泪就能心疼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