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10章 两脚羊和地皮菜(10)

时间:2020-12-18作者:绾紫彤

    “婶子,你误会了,我没有。”

    “没有什么啊没有。要我说,那老头儿也不知道是打从那个山旮旯里钻出来,没准儿啊,就是你许春柳在外头找的相好啊。你不要脸,我家张喜还要脸呢,我警告你,可别在去找我家张喜了。”

    春柳憋了一眼眶的眼泪,硬生生忍着没让落下来。

    妇人朝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没走几步,遇上花溪村另外一个好论人家是非的。

    “她张婶儿啊,你这又是上门来看儿媳妇的?”

    “你可别胡说,人家春柳都是有人家的人了,我们家张喜可是高攀不上的。”妇人故意扯高了声音说着。

    正打算开门的春柳,在听见这句话时,停了下来。

    “春柳许人家了,许了哪家啊?咱们这方圆百里,还有比你们家张喜更争气的?”

    “是没比我们家张喜更争气的,但人家手里有吃的呀。”妇人说着,故意回头朝春柳瞄了瞄:“她王婶儿啊,你瞧见没,瞧见那春柳的肚子没,那里头可是有了崽了。”

    “这春柳不是还没嫁人吗?”

    “没嫁人又能怎么着,人家春柳姑娘不在乎。”妇人扯高了声音:“你以为她是什么大家闺秀呢,就是一个为了点儿吃的,能随便爬人炕头儿的不要脸皮的死丫头。亏得没嫁给我们家张喜,要不,连带着我们张家一起丢人。我要是她,可没脸在这家门口站着,直接拿根绳子把自己给勒死了。”

    春柳将一双手握的骨节发青,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她想要为自己辩驳,可那些人,会听吗?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的未来,那种被人嫌弃的,议论的,在背后默默咒骂的未来。

    春柳闭着眼睛,将眼前合着的那两扇门轻轻推开。

    漫天飞舞的雪花中,隐隐显出一具巨兽的形态,白光一闪,化作一个长相古里古怪,却又不怎么起眼的小老头儿。他右手拿着一把葱,左手拎着一块猪肉,左边腰间挂着一袋子面粉,右边则挂着一小罐盐巴,站在雪地里眯眼看着正在喋喋不休,编排人的妇人。

    此妇名为长舌妇,最喜背后说人是非,那喋喋不休的舌头,算的上是一道让饕餮垂涎的美味。老头儿舔了下舌头,转身,先往白璃家去了。

    白璃打开门,就看见陶老头儿拎着一块儿新鲜猪肉,脸上还挂着几分讨好的笑容。

    “丫头,你能用这肉给我做点儿好吃的不?那黑乎乎的地皮菜吃的有些腻歪。”

    “你这老头儿打哪儿弄的猪肉?”白璃狐疑地看着陶老头儿:“方圆百里,除了后山林子里的那些地皮菜,别说猪肉,就是寻常的野菜都难寻到。”

    “别一口一个老头儿,咱们之前可是打过赌的,叫师傅。”陶老头儿摸了摸自个儿干瘪的肚皮:“师傅我去了趟镇子。”

    “不是偷的?”白璃接过猪肉。

    “偷?我饕……我陶老头儿想要点儿吃的还用得着偷?再说了,就你们这破村子,谁家能藏有这么一大块新鲜猪肉。”老头儿吧唧了一下嘴:“赶紧的,我快要饿死了。”

    “行吧行吧,你等着。”白璃拎着猪肉进了小厨房,陶老头儿则站在窗户外头看着。

    “丫头,你打算用这猪肉给师傅我做什么好吃的?”

    “做个饺子吧,地木耳麦穗饺。”挽起袖子,将之前清洗好的地皮菜拿出来:“你这老头儿也真够神奇的,别人抢都抢不来的东西,你随便就给拎回来了。”

    “叫师傅,叫师傅。”老头儿重复着:“我姓陶,很多年前起了个名儿叫陶醉。咋样?这名儿听着还不错吧?”

    “陶醉?”白璃停下手上的动作,将老头儿从头到脚瞄了一遍,摇摇头说:“你配不上这名儿。”

    “配的上配不上的都行,反正这名儿是我的。”老头儿指了指案板:“赶紧做饭。”

    “等会儿。”白璃手脚麻利的将猪肉剁成碎末,与葱末还有切碎的地皮菜搁到一起,加入适量的盐巴进行调味,将拌好的馅儿包在饺子皮里,锅里刷一层薄油,将包好的饺子放在锅里,微煎之后注入清水,大火焖煮至收汁。

    这饺子还没熟,香味儿就先溢了出来。

    “妹妹,你这是在做什么好吃的?”

    听见声音,抬头,就看见两个哥哥全都将脑袋扎进了窗子里,要不是陶老头儿在背后用手扯住了他们的腿,这两个人非得从窗户翻进来不可。

    再往门口一看,自个儿那为了省些吃的,干脆睡到中午的爹娘也都起来了。两个人并排站着,将不大的门框给堵得死死的。要不是这小厨房突然暗下来,她还没真想抬头去看着一眼。

    “陶……”上下嘴皮一碰,本想说陶老头儿三个字的,可愿赌服输,再加上吃人嘴短,这话呀,顺道就在嘴里拐了个弯儿:“师傅打从花溪镇带了块儿猪肉回来,我寻思了一阵儿,就将这猪肉给剁碎了,合着地皮菜给你们做顿煎饺吃。这余下的馅儿,还能再多吃两顿。”白璃将煎好的饺子起锅,装盘,踮起脚尖递给了陶老头儿:“这面粉和猪肉都是师傅带回来的,这饺子也得先紧着他吃。至于你们有没有口福,就看他愿不愿意了。”

    “陶老爷,您看……”白璃爹舔了下嘴唇,指了指还趴在窗户上的那两个儿子:“这孩子们都快两年没尝过荤腥儿了,也怪可怜的。”

    “是怪可怜的,可我怎么瞧着我那丫头更可怜些。”陶老头儿瞪着白璃爹一眼:“想吃?想吃就给我那丫头赔不是。”

    “赔不是?”白璃爹怔了下,随即明白过来,赶紧转身对着还在厨房里忙活的白璃道:“璃儿啊,你别怪爹,这以前都是爹混蛋,是爹重男轻女,没把你的命看得比你哥哥们的命重要。你是好孩子,你可别跟爹一般见识。”

    “行了,我若是跟你们计较,又怎么会回到这个家里。”白璃懒得理会这个名义上的爹,将刚刚包好的第二锅饺子搁了下去,见母亲还神情尴尬的杵在门口,指了指案板上的面团儿说了句:“娘跟我一起包吧,至于爹跟两位哥哥,先把院子里的柴给劈了吧,我这灶堂里的火可是不旺了。”

    话音未落,白璃爹就朝两个儿子身上各踢了一脚,父子三人乖乖砍柴去了。

    白璃娘一边包饺子,一边小声问白璃:“璃儿,你这做饭的手艺都是打从哪里学的呀?你做的这些吃食,娘都不知道。”

    “这个啊,都是师傅教的。”白璃信口胡诌,直接拉了陶老头儿出来垫背。白璃娘停下手里的动作,深看了她一眼之后,就也不想了。

    一锅锅的麦穗饺从白家小厨房里端出来,白家人倒是吃了个心满意足,可把村子里的其他人给馋死了。就在大家伙儿对着白家院子流口水时,许家姑娘春柳上吊的消息传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