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12章 长舌妇与香煎舌头鱼(2)

时间:2020-12-19作者:绾紫彤

    许春柳看似上吊而亡,实则是有人在横梁上拴好了绳索,垫好了板凳,逼着人把脖子里伸进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喜那个爱说人是非,爱在村里说东道西的尖酸刻薄的娘。

    白璃正恨得慌,忽听董力说了句:“你看看,丫头你看看,这人都给逼死了,张喜娘那张嘴还是不消停,还在那编排人呢。”

    顺着董力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见张喜娘挤在另外两名妇人中间,口沫横飞地说道:“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这许家的姑娘要不得吧?还未与人成婚,就先大了肚子,且连这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都弄不清楚。亏得是没嫁到我张家门儿里,要不,能把我们张家祖坟里的那些老祖宗给气活过来。要我说,都是这许家亏良心,要不咋能养出这么一个不守妇道,不知礼义廉耻的丫头来。”

    “她张婶儿,你这嘴上也得留点儿德,人家姑娘都死了,就别再说这些难听话了。”

    “难听?我这话叫难听?”张喜娘扭了下脖子:“我这话再难听,也不及许家办事儿难看。就这丫头,还妄想着嫁给我家张喜,我呸!她二婶子,你要是不乐意听,就别听。这花溪村又不是官府老爷的大堂,还不许我张嘴说话了。”

    “太欺负人了,春柳姐都死了,她还在外头胡言乱语,她就不怕夜半三更,春柳姐姐找她索命吗?”白璃气呼呼地挽起袖子,却听见耳后有人问了句:“丫头,打吗?”

    “打!”白璃还没抬腿,就听见“啪!”得一声响,张喜娘痛呼一声,捂住了自个儿的右脸。

    白璃回头,见陶老头儿好好地站在自己身后,且是一脸无辜的模样。张喜娘则在那边扯着喉咙叫嚷:“谁……谁打我?”

    “没……没人打你啊。”两名妇人面面相觑,也不晓得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儿。

    “有人打我……有人打我的脸。”张喜娘还没说完,这左边脸上就又挨了一巴掌,且这一巴掌的力度相当重,直接把她的左脸给扇肿了。

    张喜娘痛得直哭,那两名妇人却恍若见到了鬼一样,吓得脸色发白,赶紧逃了。

    “喂,你们两个跑什么?”

    “因为她们两个看见了我。”一道幽幽地声音自张喜娘耳旁传来,她侧身一看,竟看见一双泛白的瞳仁,紧跟着后退,看见了脖子上还挂着绳子,平白吊在半空中的春柳。

    “鬼……鬼……鬼呀!”张喜娘尖叫一声,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白璃拉拉董力的衣袖,问他:“董叔,你刚刚听清张婶儿她喊得是什么吗?”

    “鬼,她好像说有鬼。”董力挠了挠头:“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有鬼?”

    “自然是她心里有鬼。”白璃冷哼一声,跟陶老头儿打了个招呼,又进许家帮忙去了。

    怕归怕,可乡里乡亲的,春柳还帮过她,她要是不做点儿事情,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白璃进了许家院子,陶老头儿却漫不经心的跟着张喜娘去了张家,只是走着走着,他的影子就隐没到了雪里。

    张喜娘做了一个梦,她梦见春柳挂在自家堂屋的横梁上。一阵风,从窗户外头刮进来,这春柳的身体就像是晒干的腊肠一样,随风飘荡。

    她战战兢兢走到春柳跟前,伸出手去,想要将她的尸体从自家横梁上给抱下来,却见春柳猛地睁开了眼睛,且用冷森森的声音质问她:“你不喜我也就罢了,你不想让我嫁给张喜哥无非就是断了两家的亲事,你又何苦四处造谣,污我清誉,害我性命?”

    张喜娘哆嗦了下,却仍嘴硬着说:“你怨不得我,要怨就怨你自己,谁叫你讨我家张喜喜欢。你可知道,张喜他为了你不止一次忤逆我。我是他娘,我做的事情都是为他好。”

    “那我爹呢?我爹他又跟张喜哥又有什么关系?你为何四处造谣,我说许家藏了粮食,宁可看着乡亲们饿死都不拿出来。你可知道,我爹身上的那些伤,都是被那些偷进我许家找粮食的人给打的。”

    “我哪知道你家里没有粮食了?我寻思着你家田地多,存的粮食也多,我不过是好心提醒了大家伙儿一句。我哪里知道,他们会去你家偷粮食,还会打伤你爹。”张喜娘说着,抿了下嘴巴:“我告诉你,你别吓唬我,这年头,我见的死人比活人还要多。”

    “是吗?那你见过这个死人吗?”春柳笑着飘到了一旁,那挂在横梁上的人突然变成了张喜。

    “啊——”张喜娘大叫一声,自梦中醒来。

    三更天了,外头似下了雨,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冷风,从窗户缝隙里钻进来。张喜娘先是闭紧了眼睛,用手在胸口处轻轻拍打了几下,跟着睁眼,下床,将放在桌上的油灯点亮。

    一团巨大的黑影,将她连同油灯一起罩了起来。张喜娘还没来得及扭动脖子,油灯就被吹灭了。

    从许家帮忙回来,就看见小厨房里还亮着灯。白璃一边捶打着酸痛的胳膊,一边凑到窗户前,只见厨房的案板上隔着一条鱼。

    “鱼,想吃不?”陶老头儿在她肩上拍了下,白璃吓了一跳,赶紧闭上眼睛回神儿:“师傅,你是打算吓死我吗?人家走路都有声儿,偏你这老头儿神出鬼没的,走路是一点儿声都没有。”

    “是你耳朵背没听见。”陶老头儿晃了晃手里提着的女儿红:“累不累?不累的话,给师傅做条鱼?”

    “累,累死了都。”白璃走进厨房:“许大娘让我帮着给春柳姐姐换衣裳,我还没动手呢,她就又哭晕了过去,我赶紧出门去请大夫。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大夫给拽到许家,诊断了好半天,才说这人是给饿的。得,我赶紧帮着给做吃的,等忙活完就到这个点儿了。许家乱做一团,我也没好意思留下吃饭。师傅你听,我这肚子是不是饿得咕咕叫。”

    “师傅疼你吧,知道你丫头没吃,特意抓了条鱼回来给你补身体。”

    “你这鱼又是从哪里抓的?”白璃盯着那条鱼,发现那条鱼也正在注视着她,且那鱼的眼神有些奇怪。

    “就张家……”陶老头儿伸手往张家一指,“就张家后头的那座山嘛,就那后山,那溪水里。”

    “那水里有鱼吗?”白璃疑惑地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