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22章 酸书生与解秽酒(9)

时间:2020-12-25作者:绾紫彤

    “莫不是花铃倾慕的那个少爷得知花铃未死就寻到张家去了?”

    花溪村后山,紧挨着那片焦林的空地上,架起了一堆篝火。火上头,是一个用木棍搭建起来的简易的烧烤架,架子上正靠着一只野兔。

    白璃一面快速的翻转着烧烤架,一面紧盯着烤兔,只要看见有油汁滴下来便迅速的翻面儿,同时用竹签在肉上扎一下,以便让流淌出来的油汁再渗回兔肉里去。浓浓烤肉香,在清冷的月光里弥漫,原本寂静的山林里,似乎也有了响动。

    “香,真香,原来这烤兔子是这么烤的。”陶老头儿伸手,却被白璃用竹签儿给扎了回去“别急,还没烤熟呢。”

    “半生不熟的我也能吃。”陶老头儿吸溜了一下口水,眼睛越发眯成了一条线。

    “也不怕吃着你,年纪都这么大了,还不叫人省心。”白璃说着,又将兔子翻了个面儿,“我刚刚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呢,这花铃的少爷是不是找到张家去了?”

    “一个丫鬟而已,又不是明媒正娶的夫人,抬都抬出去了,这当少爷的还能出去找。”陶老头儿瞄了白璃一眼,趁她不主意,快速从兔子身上撕下一块肉来:“甜了。”

    “又没撒调料能不甜嘛。”白璃站起,叉腰,怒视陶老头儿:“我警告你哦,不许再偷吃,这半生不熟的兔肉吃了容易拉肚子。你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的。”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陶老头儿品着嘴里兔肉的滋味,抬头看向白璃的那双眼睛。

    明明只是个小丫头片子,可从那双眼睛里透出来的气势却有那么一丁点的吓人。陶老头儿眯了眯眼,有些不自在的在怀里挠了下。他当凶兽万万年,还是头一回碰见敢对自己发脾气的。这感觉,还挺不错的。

    “等着。”白璃看着陶老头儿有些于心不忍,她先是查看了一下烤架上的兔肉,接着将烤架移开,待兔肉稍凉之后才把整只兔子从烤架上取了下来。“花溪村那么多老人,就没见那个能比你的嘴还馋的。不过,也亏得师傅你嘴馋,咱们才有这烤兔肉吃。喏,一人一半,你多我少。”

    “丫头真孝顺。”陶老头儿接过烤兔,轻轻一撕,整只兔子就被扯成了两半:“丫头知道心疼师傅,师傅也得懂得疼惜丫头。喏,这多的给你。”

    “真给我?”白璃接过烤肉放到鼻子边儿闻了闻,下意识地舔了下被火烤的发干的嘴唇,闭上眼睛感受着兔肉经过烤制之后散发出来的那种独有的香气:“我真吃了啊,你别后悔。”

    “吃吧,吃饱了才有心情给师傅我做更多好吃的。”陶老头儿咬了一口兔子肉:“真香,就是肉质差了点儿,不如那些吃草的兔子香。”

    “兔子不都是吃草的吗?”白璃咕哝着嘴问。

    陶老头儿眸光微闪,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岔了过去:“咱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花铃,花铃的事情你还没讲完呢。”白璃一边啃着兔肉,一边不顾淑女形象的嗦着指头:“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说又不是明媒正娶的夫人,少爷是不会出去找花铃的。这既不是少爷找到了张家,那张家能出什么事情?”

    “死人的事情。”陶老头儿咬重了“死人”那两个字音。

    “死人?”白璃睁大眼睛,看着陶老头儿:“是花铃死了吗?我记得村子里没有叫这个名字的。”

    “这张喜娘是什么人,丫头你也是知道的,天生一张碎嘴子,不是说东家长,就是道西家短。这说人说得多了,自然也就会被旁人说。这家里头突然多了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岂能不被人议论。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喜娘竟也认为这花铃是丈夫在外头的相好,且花铃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丈夫的骨肉。”

    “张婶儿也真敢想。”白璃摸了摸鼻子,她虽没见过张喜爹,但就张家的条件来说,真不是一个能纳妾的人家。

    “她何止敢想,她还敢做呢。”陶老头儿抚着肚皮站起来,转身,看向山下张家的院子:“她一边琢磨着旁人的那些话,一边暗中观察着自己的丈夫和花铃之间的一举一动。越是观察,这心里就越是起疑。你们民间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疑心生暗鬼。这张喜娘心里就生了暗鬼,她趁着丈夫出门办事儿的功夫,将花铃骗到后院,趁其不备,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木棍就敲了上去。”

    “敲死了?”

    “没有,只是打晕了。”陶老头儿打了个饱嗝:“不过在将人打晕之后,这张喜娘又做了一些事情。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花铃捆了个结结实实,又用破布塞住了她的嘴,将她推进了自家的水窖里,待丈夫回来后,就说是有人来村子里将花铃给接走了。”

    “如此拙劣的说辞也能瞒哄过关?”

    “这若是旁人,自然是瞒哄不过的,可张喜爹是个没什么心眼儿的人,加之他晓得花铃的来历,当真以为是那户人家打听到了花铃的住处,看在花铃腹中孩子的份上,将花铃给接了回去。”

    “那这花铃呢?是不是死了?尸体呢?还埋在张家后院的那口水窖里吗?”白璃一连问了几个问题,目光也随着瞟向山下的张家。

    “这花铃呢,的确是死了,且还是活生生给饿死在水窖里的。”陶老头儿转身,对上白璃的眼睛:“花铃是活人,清醒之后,就算手脚被绑,也还是会有些挣扎的。这挣扎声,张家的人也都能听见,可除了张喜娘,张家再没有一个人将这声音跟失踪的花铃联系起来。”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花铃就被饿死在了张家后院的那口水窖里。这花铃死的时候,也是冬天,身体又被泡在污泥里,自然不容易发臭。可冬去春来,万物复苏,这花铃的身体也开始腐烂,张家开始漂浮着一股若有似无的臭味儿。张喜娘自知瞒不过去,就把整个事情告诉了丈夫。这张喜爹当时是个什么心情,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跟张喜娘两个,趁着夜深人静,将花铃的尸骨从水窖里移了出来,装进破布麻袋,埋到了那边儿的林子里。”

    陶老头儿随手一指,白璃竟恍恍惚惚看到那边林子里站着一个姑娘,且长得很像是陶老头儿描述中的那个花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