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26章 酸书生与解秽酒(13)

时间:2020-12-28作者:绾紫彤

    “为什么走不了?是地府见你太漂亮不肯收,还是地府的人觉得你死的还不够惨?”

    花铃看着白璃不语,倒是一旁的张喜帮着开了口。

    “她是签了身契的丫鬟,生是主人家的人,死是主人家的鬼,我约莫着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走不了的吧。”

    “这你都知道,看来你跟花铃挺熟的。”白璃猛地凑到张喜跟前:“你既觉得她可怜,当年张叔跟张婶儿要将她尸骨分离时,你为何不帮她。”

    “我那时还只是个孩子。”

    “那春柳呢?算了,我不问了,说来说去你就是个本质上很自私的人。”

    “是,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可是白璃,你告诉我,这人活着又有谁是不自私的。”张喜伸手:“有酒吗?苦酒也行,我心里难受。”

    “等着。”白璃瞅了他一眼,转身去了陶老头儿的房间。不多会儿,拎出一瓶酒来递给了张喜:“我师傅的酒,瓶子上也没个标签,我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酒。苦辣酸甜,你自己品吧。”

    张喜连个谢字都没说,也不要酒碗,直接拿起酒瓶,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就往嘴里灌。瞧着他喝酒的样子,也不像是那种会喝酒的。果然,几大口下肚,他整张脸都红了,呛得直咳。

    虽说有些讨厌他,可看着张喜现在的样子,白璃又有一种不忍苛责的感觉。春柳的死,张婶儿的失踪,以及当年花铃和张叔的死对他而言,都是沉重的心理负担吧。

    人呐,果然还是得活得坦坦荡荡才好。

    估摸了下时间,转回厨房,将之前泡上的糯米翻搅了下。抬头,看见花铃垂着头站在窗外,她轻叹口气,问了句:“你是不是想我帮你?”

    花铃先是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你是担心我一个小姑娘没办法帮你是不是?你忘了,我还有个师傅呢。我那个师傅虽说贪吃了些,但常到花溪镇上去,对你那个主家兴许有些了解。”

    花铃抬了头,眼睛里依旧是空洞洞的。

    “起初,你没有现身,是因为你的尸骨被镇在了林子里。将你镇住的可是那山林里的妖怪?”

    花铃点头。

    “你找张喜也不是为了报仇,而是想让她帮你去镇子上你的主人家帮你要回身契。”

    花铃快速点头,同时侧转,看了眼已经喝醉了的张喜。

    “张喜哥他拒绝了?”

    花铃先是点头,随后又轻轻摇了下。

    “我明白了,他不是拒绝,他只是告诉你,他没办法。别再难为他了,估摸着他现在也没有心思理会你的事情。”白璃用锅盖将泡着的糯米盖好:“你要是不急的话,就等我师傅回来,我让我师傅想办法。”

    “谢-谢-”

    “你的喉咙是不是有问题?”白璃听她说话奇怪,忍不住问了句。

    花铃没有回答,只是尽力将嘴巴张开。她的舌头,被剪掉了一半儿,舌根儿处也仅有一丝系连。

    花铃的舌头当然不可能是她自己咬断的,且看那创面,也不像是牙齿造成的。人都死了,连具全尸都不给留,这张喜爹娘做事儿也忒狠了。

    正想着找个什么话来安慰一下花铃,却听见“哐当”一声,白璃与花铃一起看过去,只见张喜手上满是鲜血,桌上地上则都是一些酒瓶渣滓,在桌角上,还有一个明显的酒瓶与桌角碰撞的痕迹。张喜自个儿像是不知道疼似的,看都不看自己的手,而是直接扑到了那些碎渣滓上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叫着春柳的名字。

    白璃先是捂了耳朵,接着松开对花铃道:“你们鬼是不是可以隐身,要是能隐身的话,你就先藏起来吧。他这哭得,也忒难听了。”说完,又把耳朵捂上,回房间去了。

    张喜呜呜地哭了一阵子就睡过去了,趁他睡着的功夫,白璃找了些碎布条给他凑合着包了包,等陶老头儿回来,就把花铃的事情给他说了。

    “你想让我带你去花溪镇?”陶老头儿喝了一口刚刚酿好的糯米酒:“这件事儿也不是不行,但带你出门前,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给你做好吃的?”白璃伸手将搁在陶老头儿跟前的糯米酒给收了:“我给你做的好吃的还少吗?再说了,我又不是让你带我去花溪镇上玩儿,是让你帮帮花铃。她够可怜的了,先是被不良少爷欺骗感情,接着又被张婶儿妒忌害命,死都死了,还被人拔了舌头,整得连话都说不利索。眼下,人家只是想安安生生的做鬼,安安生生的去地府报道,等着下面给排个好日子转世投胎,重新为人。相遇既是缘分,咱们能帮就帮一帮呗。”

    “我又没说不帮。”陶老头儿盯着白璃手里的糯米酒:“再给师傅倒点儿尝尝?说实话,你这酒,发酵时间不够,味道还差了那么一点儿。”

    “有的喝就不错了还挑,你信不信……信不信我把这糯米酒一滴不剩的全送给别人。”

    “送吧送吧,再做就好。”陶老头儿嘴上说着不在乎,手却伺机而动,随时准备抢夺。

    “不做了,以后都不做了,刚刚是哪个老头儿说的,说我这糯米酒味道不好来的。”白璃将糯米酒藏到自己身后。“说吧,什么时候启程。”

    “只要你答应了我老头儿的条件,我们随时可以启程。”陶老头儿趁其不备,转到白璃身后将糯米酒给夺了去,然后咕咚咕咚就喝了个见底儿,“丫头,下次发酵时间长点儿,还有这糯米,酿酒要用上好的糯米。这米不好,做个米糕吃还凑合。”

    “别废话,说吧,什么条件。”

    “这什么时候出门,丫头你说了算,但什么时候回村儿,却要老头儿我说了算。”

    “你这意思是,你还打算在外头多玩几天?”白璃双手环胸,眯着眼睛道:“瞧不出啊,你这老头儿不光贪吃,还贪玩儿的很。行吧,我答应你,正好我也没见过花溪村外头都是什么样子的。出去走走看看也好,但有一点,玩之前先把花铃的事情给处理妥当了。玩是玩,正事儿可不能耽搁。”

    “不耽搁,不耽搁,就这么点小事儿耽搁不了。”陶老头儿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酒咯儿:“要不,你先去收拾东西,这出门怎么着也得带两件换洗衣裳吧。师傅我,先回屋眯会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