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27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1)

时间:2020-12-28作者:绾紫彤

    一觉睡醒,就听见了低沉的“哞哞”声,舒展着胳膊从屋里出来,就瞧见陶老头儿双手抱胸,胸前还竖着一根牛鞭,闭眼假寐地坐在牛车上。牛车很破,像是从那个破烂堆里捡出来的。

    “你这牛车不会是偷的吧?”

    走到车前,白璃用脚使劲儿踩了踩,见那木板还算结实这才放心的坐了上去。

    “偷偷偷,就只知道用这个偷字,你师傅我看起来像是会做那种龌龊勾当的人吗?”陶老头儿乜斜了白璃一眼:“你不跟你爹娘打声招呼?”

    “昨个儿晚上说过了。”白璃拢着包袱坐好,脑海中浮现出的是昨个儿晚上跟爹娘说这件事时的情形。他爹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她娘呢,也只是象征性的淌了几滴眼泪,至于她的那两个哥哥,就只惦记着让她回来带东西,千万别空着手。亏得她不是真的白璃,要是真的,遇见这么一家子,气也给气死了。

    “花铃呢,隐身了吗?怎么没看见她。”

    “这里呢。”陶老头儿拍了拍身上的酒葫芦:“那么一大只鬼带着出门多不方便呐。喏,藏在我这酒葫芦里,既不惹眼,也不容易吓到人。”

    白璃瞄了一眼,没再说什么。

    牛车晃晃悠悠走了将近一天,就在白璃快要给晃零散时,花溪镇终于到了。可看着眼前这个破败不堪的城门,白璃打从心底生出一股失望来。

    “这里就是花溪镇?”

    “这里就是花溪镇。”陶老头儿摸了摸肚皮:“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会儿老张家的面摊儿该摆上了。”

    白璃没有心情去吐槽陶老头儿的爱吃,她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座破败的小镇。没有想象中的车水马龙,也没有想象中的古色古香,有的就只有冷兵器时代战争过后留下的满目疮痍。

    花溪镇的城门被烧的乌七八黑的就不说了,关键这城门还是破的。城墙上也到处都是弓箭和火石留下的印记。墙根儿下还留着一些断箭,箭头上还沾染着不知从那个身上流下来的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烟尘与血腥交织的味道。白璃使劲捂住鼻子,才让充斥在鼻端的那股气味稍稍淡了些。

    城门口没有把守的士兵,两扇城门也是虚掩着的。陶老头儿给白璃使了个眼色,白璃心不甘情不愿的从牛车上跳下,用足了吃奶的劲儿才把两扇虚掩着的城门给推开。

    门口,仍是一片狼藉,但凡是眼睛能够看到的屋舍上都挂着白色的灯笼或者是白布条。晚风一吹,那些白色灯笼跟白布条就随风摇摆。花溪镇看上去不像是一座镇子,而像是一座被放大了的义庄。

    “师傅,你知不知道花铃的主家在哪儿?经了这么一场大战,也不晓得她那主家还没有人。”

    “有人,这书上不是说了嘛,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她那夫人跟少爷都活得好好的呢。”

    “书?师傅您还看书呢?”白璃轻皱了下鼻子:“得,咱们先去找花铃的主家,若是运气好,说不准连今晚下榻的地方都有了。”

    “你想的倒挺好,人家愿意让你进去吗?”

    “不愿意?不愿意就把花铃放出来咬他们。”白璃做了个撕咬的动作,陶老头儿一愣,说了句:“我咋没想到呢。对,他们要是不愿意,就把花铃放出来咬他们。”

    花铃主家姓江,战乱之前是做布匹生意的,在镇子上还有一间裁缝铺和一间成衣铺。不得不说,这江家的人还是很有生意头脑的。这客人在江家铺子里买了布料,可以到江家的裁缝铺量体裁衣,若是嫌麻烦的,还能直接去成衣铺子挑选。这钱,不管怎么算,都能落到他们江家人的口袋里。

    这江家在花溪镇上虽算不上大富大贵却也是小有富足。

    顺着镇子中心的那条主路,走了没多久,就看见了被烧毁的江家裁缝铺。经过一个丁字路口,再拐一个弯儿,就看见了江家大院。

    江家大院的围墙都是用青砖垒成的,透过一人多高的围墙,还能看见院子里种的树。院门是黑色的,门上的匾额被打烂了,歪歪斜斜挂在上面。

    白璃正想上前敲门,就听见门后一阵吵吵声。

    “这位爷,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家真的有事儿发生。你看看我那卦象,那是大凶之兆,你们江家不日将有邪祟登门。你再看看我这符咒,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驱邪符,一两银子一张,贴在门上,保管平安。”

    “你个死骗子,我们夫人叫你来是给我们家少爷看姻缘的,你可倒好,姻缘没瞧出来,愣是给瞧出邪祟来了。你滚不滚,你要是不滚的话,我就直接把你从门里给踢出去。”

    “姻缘?姻缘我也瞧了呀。”门后那人还在纠缠:“刚刚当着夫人的面我不都说了嘛。你家少爷原是有一段露水姻缘的,只可惜,这姻缘线被你家夫人给扯断了。这从今往后,你家少爷怕是只能一个人过了。听说,这城外芦山寺上正在招和尚,要不……你帮着劝劝,让你家少爷剃度出家,兴许这来世,还能捡回一段儿姻缘。”

    “你再胡说,你再胡说我就撕烂了你的这张嘴。滚,快从我们江家滚出去。”

    声音刚落,就有一个白衣少年伴随着江管家开门的动作被从门内踹到了门外,且不偏不倚刚刚好撞到白璃身上。

    “抱歉抱歉,得罪得罪,姑娘方才也看见了,不是我故意撞姑娘,而是那江管家行为举止粗鲁,愣是将小生给踹到了姑娘身上。”白衣少年起身时,顺带着也把白璃从地上给扶了起来:“要不,姑娘你买张符,保管姑娘你从今往后驱邪避凶,事事顺遂。”

    一张泛黄的符咒被递到了白璃眼前,紧跟着是一张牲畜无害的,笑起来有几分灿烂的,英俊中还透着几分可爱的脸。

    “一钱一张。这一钱,你买不了一个包子,却可以买余生平安。姑娘,是不是觉得很划算?”那白衣少年说着,又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符来:“你要觉得不划算也不打紧,我可以再送你一张桃花符,包管你桃花遍地开,姻缘信手来。”

    “谢谢,不用!”白璃扯过符咒直接拍在了那白衣少年的额头上:“你这符咒若是管用,就不会被人从江家给踹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