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31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5)

时间:2020-12-28作者:绾紫彤

    “璃儿你是不是变笨了?”白泽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这花溪镇上是没有蠪蛭的。所谓的蠪蛭吃人是官老爷与镇长私下勾结,编造出来的。那些失踪的小伙子和妙龄少女都是被他们联手给卖了的。后来,这两个人又盯上了镇子上的幼童,于是这花溪镇上就又发生了幼童失踪案。随着报案人越来越多,这官老爷与镇长也开始害怕,正巧出了胡娘的事情,他们就又杜撰出了妖妇摄魂案,将胡娘说成是拐带幼儿的妖妇,且打着降妖镇魔的名号修建了你眼前的这座嗟衣寺。”

    “这嗟衣寺原来是这么来的。”

    “不光如此。”白泽同情的看了胡娘一眼:“你还记得胡娘的丈夫是怎么死的吗?是被镇长活生生封在泥像当中。那泥像不在别处,就在这寺里。”

    “你的意思是……”

    “没错,就是刚进门时,你看见的那座蠪蛭泥塑。”白泽说着,深看了白璃一眼:“你可知这民间百姓是如何处置妖物的?”

    “杀了?”白璃试探着问了句,见白泽不语,又补充了句:“或者是用火烧死。”

    “我家璃儿还是聪明。”白泽眯眼,又要去摸白璃的头,被白璃一个凶狠的眼神给吓了回去。“不错,就是用火烧死。这胡娘也是可怜之人,她原想告官,为自己的夫君讨一个公道,不曾想那官老爷与镇长竟是狼狈为奸的。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也为了给花溪镇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找个可以伏法认罪之人,就将可怜的胡娘给推了出来。璃儿你是没瞧见当时的那个阵仗啊,整个嗟来寺里站满了看热闹的人,那些原本也是受害者的亲人,居然摇旗呐喊,非要真正的凶手将无辜的胡娘给烧死。也许是夫妻连心,也许是老天不忍,就在刽子手准备动手时,这殿内的泥塑突然裂开,黑色风暴席卷而来,一时间电闪雷鸣,整个嗟衣寺里都是胡娘呜呜的哭声。”

    白泽短暂沉默,而白璃的脑海中闪现的全都是刚刚白泽描述出来的那个情形。

    “官老爷与镇长做贼心虚,见势不对就从嗟衣寺里逃了出去,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也全都跟着跑了,偌大的嗟衣寺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人。”

    “三个人?”

    “对,三个人。胡娘,胡娘那个被封在泥塑里的丈夫以及站在火刑台下,准备点火的那名刽子手。”

    “那个人为什么不跑?因为胆大吗?”

    “不是,因为他被吓傻了。雷电劈开了胡娘身上的绳索,而胡娘似乎知道了自己的丈夫就在旁边,她跌跌撞撞的从火刑台上冲下来,直接奔到殿内,然后摸索着将丈夫从泥胎中剥离出来。许是因为太痛,许是因为太恨,胡娘竟在这嗟衣寺里生身成魔。”

    “生身成魔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经过修炼,直接从一个活人变成了一个怪物。”白泽指了下胡娘:“好在,她的孩子在她成魔之时就已经自娩而出,没有沾染上她一丝一毫的魔气。”

    “那胡娘的孩子呢?”

    “被那个刽子手给抱走了。”白泽看着胡娘的眼睛:“当时,胡娘刚刚成魔,但她自己并不知道。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就恳求那个被吓傻了的刽子手救救她的孩子。那刽子手虽说也是为虎作伥之辈,但本心不坏,他见胡娘不断苦苦哀求,再看看那被封在泥塑里的胡娘丈夫以及刚刚出生柔弱可怜的孩子就咬牙同意了。”

    “那孩子还活着?”白璃追问。

    “当然还活着,不光活着,还活得好好的。”白泽扭了下自己的脖子:“我方才说了,那刽子手本心不坏,在将孩子抱出嗟衣寺后就给他重新寻了户人家,谎称孩子是在外头捡的。那孩子,如今长得周正的很,收养他的那户人家对他也是极好。我不让你帮胡娘,既是为那孩子着想,也是在为胡娘着想。”

    “我知你的意思,那孩子好不容易才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若是突然得知自己并非亲生,且亲生父母还是被奸人所害,死的又是那样凄惨,只怕日子很难再回到平静之中。”白璃说完,将目光移到了胡娘身上:“胡娘,我觉得白骗子说的是对的,你若真心为他好,就不应该找他,也不应该见他。我知道我这样说会让你觉得很难过,也会让你觉得很伤心,那是你的儿子,是你亲生的儿子,你做娘的肯定会想要见他,可是……你想让他看到他的亲生母亲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的吗?你想让他知道,他的亲生母亲是被囚困在嗟衣寺里的吗?”

    “我只是想见一见他,我不求他认我,我也不用他知道我是他娘。”胡娘抚着胸口:“这么多年了,我只是想看一看他如今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姑娘,我求求你,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保证不会出现,不会吓到他,我只要远远的看他……看他一眼就好。”

    “白骗子——”白璃犹豫着看向白泽。

    “若只是看一眼的话……”白泽的话还没说完,院落里就起了一阵风,紧跟着是锁链抖动的声音。

    “璃儿小心!”腰间处突然多出一只手来,白璃眯眼,就看见胡娘被一股力量撕扯着往后退去。

    “胡娘……胡娘被什么东西给拽走了。”白璃伸手想要抓住胡娘,指尖刚刚碰上就又猛缩了回来:“好凉,好疼,像是被冰柱子给扎了一样。”

    “哪里疼,快让我瞧瞧。”待院落里的那股风散去,白泽的手才从白璃的腰间挪开,进而盯住了她发红的指尖:“那不是冰柱子,是魔气,是胡娘身上带着的魔气。你说你,好端端的拽她做什么,她是魔,你是人,你还能拽得过她?”

    “我不是拽她,我是救她。”白璃对着指尖吹了两口气:“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胡娘身后的那个黑洞是什么,我刚刚听见的那个铁链声又是什么?”

    “那不是黑洞,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反正那是个很不好的东西,别说你一个凡人小姑娘,就是上古神兽见了都不愿意招惹。总之,麻烦的很。”白泽从怀里抽出一张符咒,仔细地折了三折,递给白璃:“喏,用它包上,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