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32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6)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咚!”寂静的夜晚,敲门声犹如一把刺入心脏的利剑直接把江少爷给惊醒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窗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跳开始不自觉的加快。周围,一片漆黑,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绪,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噩梦,这是一个噩梦而已,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敲门的。”

    “咚!”敲门声再次响起,仿佛是为了要向江少爷证明自己的存在一般。

    冷汗,顺着将少爷的发髻淌下来。

    “谁?是谁?”

    门外,没有任何回答。

    “咚咚!”

    在间隔了片刻之后,敲门声再次响起,却是连着的两声。江少爷有些慌神儿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被子捞了起来捂住了头。

    子时,除了花铃,谁还会在子时找他?

    又像是为了印证他内心的猜测一般,门外传来的花铃的声音:“少爷,是我,开门呀!”

    江少爷窝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敢动。

    “少爷,是我,花铃。”

    “花……花铃?!”江少爷开始抖动,被子从身上落下,他看见了那个站在窗户外头的人。说是人,也不准确,就是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我……我告诉你,别……别装神弄鬼的,我不怕,本少爷我什么都不怕。”

    窗外那个黑影消失了,就在江少爷准备闭上眼睛喘口气时,敲门声接连响起:“咚!咚咚!咚!”

    江少爷吓得趴在床上,脑海中不知怎的就回想起了白天那个算命的说的话。他说,敲门敲三声的是人,敲四声的是鬼。他又想起了花铃失踪那天,他去找母亲时,听见江总管与母亲说的那些话。江总管说,花铃已经处理掉了,保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再也不能缠着少爷。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不就是鬼吗?

    “走开,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不管你是谁,我都不想见到你。”江少爷先是小声念叨,紧跟着念叨声越来越大,逐渐变成了尖利的叫喊:“滚!滚开!我不怕你,我一点儿都不怕你!”

    “少爷真的不想见花铃吗?”一阵狂风袭来,掀翻了江少爷身上裹着的棉被,他怔怔地看向门口,一个披头散发连面目都看不清楚的女人保持着推门的动作站在那里。

    江少爷不知自己何时坐起来的,他只知道,花铃回来了,或者是花铃的鬼魂回来了。

    “少爷,你都不想花铃的吗?”

    “不想不想,我一点儿都不想。”江少爷捂着脸,都要哭了。

    “可是花铃很想少爷你啊。”即便捂着脸,江少爷也知道花铃已经从门口移到了自己床前。他很害怕,可脑子还是不争气的想起从前的日子。

    花铃是他的贴身丫头,打小就跟着他的。他是花铃唯一的少爷,但花铃却不是他唯一的丫鬟。他之所以注意到花铃,除了她长得好看外,还因为她的性子。她很胆小,不像别的丫鬟那样会动不动的往他这个少爷跟前凑。即便偶尔目光相撞,她也总是很快闪开,一副娇羞害怕的模样。

    她越是这样躲着他,他就越想要逗弄他。母亲家教很严,总希望他留在书房里专心苦读,好有朝一日能金榜题目。日复一日的读书总是枯燥的,而逗弄花铃就成了这些枯燥日子里唯一的乐趣。

    他并非那种浪荡公子,他对花铃也是付出了几分真心的。他不是没有到母亲跟前求过,只是母亲不许,甚至还瞒着他叫人偷偷将花铃给送了出去。得知花铃遇害时,他心里也难受,甚至希望花铃能够回来,哪怕是变成鬼。可他想象中的花铃,即便是做鬼,也应该是一只含羞带怯的,看起来十分美丽可爱的女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可怕,且周身还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难闻的气味。

    “少爷,你是不是很怕花铃?”

    “是,我怕,我现在很怕。”江少爷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我知道我不好,我知道我没能保护你,可是花铃,我没办法,她是我娘,我能做的都做了。你不要怨我好不好,你也不要恨我好不好,大不了我答应你……我下辈子一定会想办法娶你。”

    “少爷你真傻。”花铃走到江少爷跟前,伸出手,轻轻摸着他的头:“花铃那么喜欢少爷,又怎么可能会怨恨少爷你呢。”

    “花铃——”江少爷猛地睁眼,在对上花铃那张鬼脸后,突兀地睁大了眼睛,然后直愣愣向后倒去。

    “完了,吓傻了!”对面屋脊上,白泽一边啃着烤串儿,一边摇头:“这江少爷也忒不争气,好歹是自己喜欢过的丫头,只看了那么一眼就给吓晕过去了。”

    “没给吓死已经不错了。”白璃跟着摇头,将手里的素串儿往墙根儿地下丢:“师傅,你好意思将肉串儿都留给自己吗?老年人容易三高,你还是多吃点儿素的好。”

    陶老头儿伸手接住素串,头都没抬,直接撂了句:“这可是你自己嫌弃,自己不愿意吃的,可不能埋怨说是师傅我没给你留。哎,你们两个在上面都墨迹了大半天了,这江家的事情能解决不?要是能解决,就麻溜解决,要是不能,就把那花铃先放着,咱们回去。老人家年纪大了,可比不得你们这些小辈儿。”

    “吃饱了就睡,师傅你不担心自己会消化不良?”白璃刚扭头问了句,就听见旁边的白泽“扑哧”一声笑了。

    “消化不良,他怎么可能会消化不良。”

    “为什么不能?他都那么大岁数了,又是吃肉,又是喝酒的。你瞧瞧他那肚子,圆溜溜地跟个大西瓜一样。若是不适当运动一下就睡,铁定消化不良。这若是大半夜的犯了病,我可没钱给他请大夫去。”

    “璃……璃儿,你知道他是谁吗?”白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手里握着的肉串儿都差点掉了。

    “我当然是丫头的师傅。”陶老头儿突然出现在白泽身后,夺下他手里的肉串,塞到他的嘴里,堵住了他的笑:“老头儿我很早以前倒是也给自己取过一个名字,姓陶名醉,可惜没什么人能记住。”

    “陶醉?”白泽笑得越发厉害,就差在屋脊上打滚儿了:“我不是笑你这个名字,我真不是笑你这个名字,我只是笑你不该用这个名字,你分明就是饕……”

    “吧唧,咚!”白泽被陶老头儿一脚给踹了下去,“你肉串吃得也不少,下去活动活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