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33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7)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白骗子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璃儿你不用担心我,我就只是被摔到了腚而已。”

    “谁担心你,我只是怕你动静太大惊扰了江家。”见白泽一脸苦相的从地上爬起来,白璃赶紧伸手给他做了个“嘘”地动作:“赶紧上来,那边有火光。”

    江总管领头,带着一队家丁。前头那两个举火把,后面那几个提灯笼。灯笼是白色的,上面用黑色大字写着一个“江”。

    江总管面色凝重,后头那几个家丁正左右查看,时不时低声交谈。虽距离有些远,但借着夜风,还是断断续续听到了一些:

    “你说这世上真有鬼吗?”

    “有吧,反正我奶奶说有。”

    “那我爷爷还说没有呢。”

    “你爷爷多大岁数,我奶奶多大岁数,你爷爷说的话能有我奶奶说的准吗?我告诉你,鬼神这东西,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鬼知道你会不会碰到。”

    “切,胆小鬼就说自己是胆小鬼,何必故意说这些吓人。要我说,这就算大半夜的有东西进来,那进来的也不是鬼,而是贼。管家您说我讲的对不对?咱这花溪镇,前阵子可没少死人吧?倘若真有鬼的话,你们几个还敢上街吗?倘若真有鬼的话,只怕街上走路的鬼比人都多。”那人说着,突然将火把横在了自己脸前,吐着舌头道:“我是鬼,我是冤死鬼,你们几个快拿命来。”

    “幼稚!”江总管一巴掌拍在那人头上,就在其余家丁幸灾乐祸,仰头想笑时,一个两个的都怔住了。

    不知何时,在他们面前多了一个人。

    “你……你是谁?”江总管的舌头开始在口腔里打结。“我……我告诉你,别……别在江家装神弄鬼的,我们……我们人多,我们可不怕你。”

    “江总管,那河里的水好冷啊,你怎么把花铃扔下就不管了。”黑色长发无风而动:“自花铃入府就一直很尊敬你,少爷给花铃的好处,花铃也多半都给了总管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江总管如此对待花铃,良心上可有亏欠?”

    “不……不关我的事!”江总管猛地抓过一个家丁来朝着花铃就推了过去。

    花铃的影子消失了,可紧跟着又出现在原地,不同的是,她的一只手握住了那名家丁的脖子。

    “不关你的事,那关谁的事。”花铃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你是江府的总管,江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你一手安排的,若你有心为我遮掩,夫人又岂会知晓我与少爷之间的事情。”

    “你有了少爷的孩子,夫人迟早都会知道。”

    “我是有了少爷的孩子,可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把那个孩子给生下来。”花铃怒吼着,黑色长发犹如细蛇一般在空中疯狂扭动:“你一路尾随着我,跟到了宝庆堂,你看见我在宝庆堂里买了东西,便以为我买的那个是保胎药。可是江总管,你有没有想过亲自去问一问,问一问宝庆堂的掌柜我花铃买的究竟是什么!”

    “你怀了少爷的孩子,自然是要去买保胎药的。”江总管缩着脖子道。

    “我买的是红花,是红花。”花铃怒吼着,手中“咔嚓”一声,那名被她抓住的家丁就软软地躺到了地上。

    “花——”白璃下意识的想要去阻止,却被陶老头儿给捂住了嘴巴。

    “师傅,花铃她在杀人。”白璃将陶老头儿的手从嘴上扒下,小声道:“咱们将她带来,是为了给她讨要身契,助她消恨解怨,去入地府轮回的。可现在她……她在杀人,我们这岂不是在助纣为虐。完了,这地府的阎王爷该不会把花铃杀人这件事也算在我的头上吧。”

    “他敢!”陶老头儿冷哼一声:“这花铃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喏,刚刚死的那个,就是当日跟着江总管一起去将花铃沉河的轿夫。这花铃是鬼不是人,人见了仇人,尚且眼红,况且花铃还是只怨鬼。”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管,我们就待在这里静静地看着?”白璃觉得事情有些古怪,却又说不出到底古怪在哪里。

    “不是不管,而是管不了。”陶老头儿努嘴,“你是方士吗?你会降妖除魔吗?你现在下去,是能收服花铃呢,还是能劝服她。你瞧见她周身的那个颜色没有,那是怨鬼即将变成厉鬼的征兆。你现在下去,她有可能连你一起给杀了。”

    “那我还是看着好了。”白璃脑袋一缩,乖乖坐在了屋脊上。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好不容易才借尸还魂,可不能轻易再把小命给丢了。

    院子里,花铃静静站着,似乎只是想控诉。

    “我花铃自小入江家,岂能不知夫人对少爷的期许,又岂会不清楚夫人的脾气。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少爷博取功名之前,夫人是绝对不允许少爷与我在一起的,哪怕只是个通房丫头。”

    “你既知道,为何还要与少爷纠缠到一起。”江总管偷偷探出半个脑袋来:“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做丫头的心思,那一个两个的都想嫁给少爷为妻,都想乌鸦变凤凰,都想当江家的少夫人。可你们配吗?”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我跟她们是不一样的。”花铃嘶吼着:“我从未想过能与少爷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够麻雀变凤凰成为江家的少夫人,我只想陪在少爷身边。你们叫他少爷,你们当他是主子,可你们又有谁知道,他压根儿不想读书,不想考取功名,他也不想每天都被关在那个小小的书房里。你们只看到他用功,看到他听话,可你们有谁听到了他的哭诉,又有谁看到了他在背着人时偷偷掉眼泪。是,我只是个丫鬟,但我却可以陪着他,将外头新鲜的事情说给他听。我可以在他难过的时候,在你们所有人都不理他的时候,安安静静地陪着他。”

    “花铃你疯了吗?”江总管试探着问了一句:“他是少爷,他可是咱们江家的少爷,他怎么会像你说的那么可怜。”

    “你是不是觉得你才是这世上最可怜的?”花铃一下子移到了江总管跟前,“就是因为你的这种见不得旁人好的心态才会让你在什么都没有问清楚的情况下私自跑到夫人面前告状。你这么喜欢嚼舌根,那你想不想尝一尝自己舌头的味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