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35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9)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少爷——”

    “花铃,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也从未想过要欺骗你。既我们今生无缘,那就来世再见。”江少爷缓缓伸出手去,似想要触碰花铃的脸。

    花铃见状,赶紧侧到了一旁。

    “花铃,答应我,放过我娘好不好?若你想要我跟你走,我现在就可以跟你走。眼睛,舌头,哪怕是我的心,只要你想要,你都可以挖走。花铃,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算我求你的好不好。”

    “少爷,花铃回来只是想要——”花铃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跌到了地上。

    在花铃的胸口处贴着一张符,一张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符。夜风吹起了那些遮挡在花铃脸上的头发,在惨白的月光与飘飘忽忽晃动着的鬼火下显得分外凄楚。她眼睛里带着怨恨,然而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

    她缓缓低头,看向自己胸前的那张符咒,符咒已经开始燃烧,连带着将花铃都给点燃了。

    “少爷,花铃回来只是想要身契,花铃是鬼,少爷是人,少爷还有许多的好日子要过,花铃却只能去阴曹地府。花铃想着,若是早去也好,黄泉路上,奈何桥边,花铃先等着少爷。可如今,花铃没办法等了。”

    花翎说着,涩涩一笑,符咒“砰”地一声炸裂,连带着花铃也都变成了碎片与周遭的那些鬼火混在一起。

    “花——”江少爷后退两步,缓缓跌坐在地。

    白璃想要冲上去打他,可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把迈出去的步子给收了回来。转身,看着白泽,问:“那张符咒是你给他的?”

    “冤枉冤枉,璃儿你这可冤枉我了,那符咒不是我给的,是我卖给他的。银货两讫,公平买卖。”

    “你不是被江家的人给赶出来了吗?”

    “是啊,是被那个江夫人跟江总管给赶出来了。”白泽偷摸着牵住了白璃的手:“要不,咱们边走边说,反正这里的事情也都解决了,剩下的烂摊子就让他们江家人自己收拾好了。”

    花铃魂飞魄散,自然不再需要身契,至于江夫人和江少爷,与白璃无关,她也懒得理会。

    “放手,我自己会走。”

    “被璃儿发现了?我其实是想给你暖暖手来着。”白泽收拾东西,紧跟着白璃往江家大门的方向走去:“我真是冤枉的,我最早是在街上碰见那个江少爷的。他印堂发黑,脚步沉重,一看就是要倒大霉的样子。你也知道我穷,穷的连饭都要吃不起了,于是我就死皮赖脸的拦住他给他算了那么一卦。我算出他会被冤魂讨债,于是就赠了他一张驱鬼符。”

    “赠?”白璃猛地回头,吓得白泽赶紧拍了拍胸口。

    “驱鬼符是赠的,但他刚刚用的那个不是驱鬼符,是灭鬼符。”白泽吸气,继续道:“他们江家人都一个臭脾气,我说先赠他一张驱鬼符让他试试,不灵不要钱,他就说我是骗子。后来我就说了,那来找他的是个女鬼,他当即就问我有没有比驱鬼符更厉害的。我是谁,我当然有啊,然后他就买了,还说要是符咒不灵的话,就带人把我的摊子给砸了。还好,我的灭鬼符是灵的,我的摊子保住了。”

    “你这是什么人啊,花铃都魂飞魄散了,被你的那个什么破符给打散的,你不仅不内疚,反而还在庆幸你的摊子保住了。白骗子,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花铃魂飞魄散跟我有没有良心有什么关系?”白泽睁着他那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白璃:“我是给人算命卖符的,江少爷买符,我卖了,而且我的符咒很灵验,这说明我不是一个奸商。花铃魂飞魄散是因为她对江少爷用情至深,被江少爷给骗了,要怪也只能怪江少爷年纪不大,心肠够狠,这关我的良心什么事儿。再说,我又不认识花铃,与她非亲非友的,我干嘛要自责,干嘛要难过啊。”

    “你——”

    “我怎么了?我说的有哪里不对吗?”白泽眨眼,很可爱的那种。

    “对,你没错,是我错了,你的确跟花铃非亲非故的,她是鬼,你是卖符咒的,你灭了她天经地义,我一个外人,我又能说你什么。”说完,气呼呼的往前走,可到底气什么,白璃也弄不明白。

    白泽摸摸鼻子,很知趣的跟白璃保持了一段距离,一前一后回了嗟衣寺。

    陶老头儿不在寺里,不知道去了哪里。白璃心里憋着一股气,也没心情再理白泽,寻了个僻静的角落,随手搭了件衣裳就把眼睛给闭上了。

    白泽放下手里的东西,看了眼寺舍外头,说了句:“她困了,有什么事情改日再说。”

    院子里起了一阵风,风很低,紧贴着地面的那种,旋了几片落叶之后就散去了。

    白泽松了口气,靠着供桌坐了下来,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白璃。在听到她传出的轻微的葫芦声后,他“扑哧”一笑,赶紧掩住嘴。待将笑意消化之后,这才闭上了眼睛。

    白璃做了个梦,梦里是一桌满汉全席,她刚拿起来筷子准备大快朵颐,一条鲜红的舌头就飞了过来,刚刚好落在她面前的那盘菜里。舌头还是活的,还能动弹,她只觉胸口处一阵翻滚,赶紧背过身去。

    白泽站在光亮处,手里捏着一张纸符,见她转身,二话不说直接拍到了她脑门上:“何方小鬼,竟敢借尸还魂,还不速回阎罗殿去。”

    她只觉得脑门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睁开眼,看见陶老头儿手里拎个东西站在跟前,那些东西还在不停地往下滴油。脑门上的疼痛,就是那个滴油造成的。

    “师傅,你干嘛呢?”

    “醒了,给你带的红油抄手,据说是此地的特色小吃。喏,还是热乎的。”陶老头儿将一个竹筒递给白璃,竹筒里飘着芝麻红油,红油里挤着一堆白嫩的抄手。

    在白璃从前生活的那个世界,这红油抄手属于川菜系,汤汁微辣浓香,抄手皮薄而润滑,入口更是柔嫩鲜美。可惜,她不是很能吃麻吃辣,像红油抄手这种美味小吃,也只是偶尔馋了才会去吃一吃。北方体质,容易上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