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38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12)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白泽没有说话,他的沉默恰巧说明白璃方才的猜测是对的。

    “胡娘变成了蠪蛭?”白璃默念着走到墙洞那里又往外头看了眼,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黑的,而且外头静得厉害,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璃儿,你没事儿吧。”

    “早上,在我离开嗟衣寺之后,那寺院是不是又发生了事情?我们上次见到胡娘的时候,她背后的黑洞还没有这么大,而且她心心念念只想着能再见自己的孩子一面,她知道她的孩子就在花溪镇的某一处,怎么会突然变成蠪蛭,还到处吃人。”

    “的确发生了一件事。”白泽走过来,握住白璃的手:“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

    “我不激动,你有看出来我在激动吗?我只是疑惑,这好端端的,胡娘怎么就变成了蠪蛭。你说,你快说,在我离开之后,这嗟衣寺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死了一个人。”白泽抿了下嘴:“当时,我正在吃你给我的那个红油抄手,忽然听到外头有人在嚷嚷,隐隐约约的好像还听见说是有人死了,我就放下那个竹筒,出去瞧了瞧。结果,璃儿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或者说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老头儿正趴在地上,直挺挺的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没命了。”

    “没命就是没命了,什么叫像是没命了。”

    “就是看起来像是死了。”白泽解释着,将白璃从破墙洞那边拉了回去:“这我没到跟前的时候,看他像是死了,等到了跟前才确认他的确已经死了。听那些镇民说,这人是突然走过来,又突然倒在嗟衣寺门口的。”

    “猝死!”

    “猝死是什么意思?”

    “就是突然死亡的意思,可能是触发了身体里的某种疾病。”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白泽轻哦一声,接着道:“那人的确像是突然死的,除了面色有些苍白外,浑身上下都没有别的伤口。可璃儿,你猜猜看,那死在嗟衣寺寺院门前的人是谁?”

    “你刚刚不是说了,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老头儿。”

    “是官老爷,就是当初那个害死胡娘丈夫,害死胡娘,并且让胡娘跟自己儿子生离死别的官老爷。哦,当然,他死的时候已经不是官老爷了。在胡娘死后没多久他就辞官了,辞官之后,靠着当官时积累的那些财富,日子过的也是为富不仁的。可让人奇怪的是,这寻常人辞官都会荣归故里,这位官老爷,却依旧留在花溪镇上。”

    “这不奇怪啊,因为他是在这里发家的,这里肯定有着他盘根错节的关系,比起回祖籍,当然是留在花溪镇上更好一些。”

    “璃儿你这么说也没错,可我听人说,这位官老爷之所以不离开花溪镇,是因为他不敢离开花溪镇。当然,这些都是我随便听来的,做不得真。总之,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当年害死胡娘的官老爷死了,且就死在嗟衣寺的外头。”

    “胡娘她就是因为这个发了疯?”

    “不是,胡娘她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昔日的仇人死在了嗟衣寺的外头。她若是有这本事,早就找到自己的儿子了,何苦还要求璃儿你。”白泽刚想摇头,对上白璃的目光,赶紧继续道:“是那帮镇民,他们之中有人认出了这个官老爷,就嚷嚷着说是胡娘做的,还说嗟衣寺里那个总是夜夜哭泣的人就是胡娘,说胡娘终于忍不住要报仇了。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头,竟怂恿着大家把那官老爷的尸体给抬进了嗟衣寺,还放在了蠪蛭神像下头。还记得我之前与你说过的吗?那胡娘丈夫的泥塑就在蠪蛭神像旁边,胡娘护夫,这些年一直未曾离开嗟衣寺,就是在守护着她的丈夫。当她看到那些镇民时,就显出了形来,那些村民怕她,嚷嚷着乱跑,不知怎么就惹怒了胡娘,后面的事情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我师傅呢?陶老头儿呢?算了,我师傅除了吃,就是喜欢看热闹,好不容易才有个热闹可看,他才懒得去管。”

    “璃儿真是很了解自个儿的师傅啊。那我呢,在璃儿心里,我是什么样的人。”白泽凑到白璃跟前。

    “骗子啊,就是一个骗人的白骗子。”白璃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现在怎么办?咱们要一直躲在这个破屋子里吗?若是胡娘变成的蠪蛭吃掉了整个花溪镇的人,那我们是不是也跑不了了?若她胃口变得越来越大,把花溪镇旁边那些镇子上的人也都给吃掉了,那该怎么办?”

    “再躲一会儿看看吧,说不准,这整件事情会有转机。”

    “转机,这外头都黑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有什么转——真得有转机,白骗子你快看,外面天亮了。”白璃还没有说完,就注意到了外头天色的变化,她赶紧拉着白泽到了破门前:“你看,那黑雾是不是散了?”

    “出去看看。”

    “好!”白璃推开门,只见大街上像是被洗劫过一样,就连房舍瓦檐都有受损的痕迹。

    “白骗子,这蠪蛭到底有多大啊?”

    “你看到的有多大?”

    “我看到的……”白璃用手比划了一下:“我没看它的全貌,只看到了一部分,当时也没觉得它特别庞大。”

    “先不说这个了,去看看吧。”白泽指了指正前方:“那边还有些魔气未散,胡娘她应该就在哪儿。”

    白璃点头,提起裙角,紧跟着白泽跑过去。

    街道尽头,站着一个人。是胡娘,她依旧穿着上次白璃见到她时所穿的那身衣裳,只是身后没有了黑洞。在她对面,站着一拨身披铠甲的武士,手持金色盾牌和金色长矛。这些武士的铠甲都是黑色的,脸上也都佩戴者统一的面具,面具有镂空花纹,距离隔的有些远,看不真切。

    胡娘平静的站着,对面那些铠甲武士却是万分戒备。

    “嘘,别说话,我带你走近路。”待快要靠近胡娘他们时候,白泽突然拉着白璃转了个弯儿,跑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