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39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13)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小巷子很窄,里头的路又是弯弯绕绕的,跑了一会儿白璃就有些头晕。正打算喊停时,白泽突然圈住她纤细的腰肢,不等她开口,就直接带她飞上了屋顶。

    屋顶有些破,上面还留着之前战争的痕迹。一支断裂的羽箭,孤零零落在瓦楞上。

    白璃不明所以,只知道刚上屋顶,就又被白泽捂住了嘴。这个白骗子,似乎特别热衷于占她的便宜。

    “松手,你再不松手,我就咬你。”白璃动了两下,用眼神警告白泽。

    “嘘,你师傅,在对面屋顶上。”白泽手心被咬了下,赶紧松手,顺带着告诉白璃,陶老头儿的下落。

    白璃随着他的话语往对面屋顶看去,果然看见了陶老头儿。那个之前说着自己没钱,哭穷的老家伙不知从哪里弄了一只烤鸡,正盘腿坐在瓦楞上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儿吃着,还一边儿不忘冲白璃晃晃手里的鸡腿儿。隔着中间那么一条街,白璃都能闻到烤鸡身上的香味儿。

    “这个陶老头儿,哪有一点儿做人师傅的样子嘛。”白璃恨恨的咬牙,发誓以后再也不给他做吃的了。

    “你想吃?”白泽见她盯着陶老头儿手里的烤鸡:“想吃的话,回头我给你烤,我最擅长做的就是烤鸡。嘘,快看,胡娘不好了。”

    一句话,成功地将白璃的目光吸引到街面儿上。

    “胡娘怎么了?”

    “她被刺了一剑,且那一剑正中心口。”

    在胡娘心脏的位置果然插着一把长剑,长剑的另一端被握在一个年轻人手里。年轻人同样穿着黑色的铠甲,但那身铠甲明显的有些不大合身。他没有带头盔,头发散乱的披着,脸上也没有带那种黑色镂空面具,单看眉眼的话,似乎与胡娘还有些相似。

    胡娘一直在笑,冲着那个用剑刺向自己的年轻人。

    “能告诉,你叫什么名字吗?”

    “胡忠,忠心的忠。”

    “胡忠,还是姓胡啊。”胡娘脸上的笑容越发大了,她伸出手去想要触碰那年轻人的脸:“你知道吗?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你爹就对我说,说希望你的眉眼生的像我,鼻子和嘴巴生的像他。因为他的鼻子比我长得好看,他的嘴巴比我长得也好看。他还说,等你出生了一定要好好给你寻个名字,最好是让那些念过书的先生给你取。你爹他,不希望你像他一样一辈子只做泥瓦匠,一辈子被人瞧不起,一辈子叫人欺负。可惜啊,他没能看到你出生,更没能看到你长大。胡忠,你告诉我,你过得好吗?”

    年轻人紧抿着嘴巴没有说话。

    “你不说就证明你过的还不错,我瞧得出来,他们对你很好,将你养的健健康康的。答应我,好好对待他们,也请你帮我转告一句话,就说胡娘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他们。”

    “你没有下辈子了。”年轻人冷着嗓音说:“你是邪物,邪物是没有下辈子的。”

    “我是邪物?”胡娘眸光里显出一丝疑色来:“我怎么会是邪物呢?你看看我,你好好看看我,你的眉毛和眼睛都是仿似我的,你是我的儿子,我是你娘啊。”

    “我没有你这样的娘,你也不是我娘。”年轻人说着,往前半步,手中的剑刺的越发深了。

    胡娘的身体轻轻摇晃了两下,却并未像人们期望的那样倒下。她没有生气,只是低头看了眼穿心而过的长剑,又抬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年轻人,微笑着说了句:“娘不怨你,也不恨你,不管你做什么,娘都不会说你什么。胡忠,你记得,不是你杀了娘,是娘欠你的。我虽生了你,却未曾养过你,我虽知道你是我儿子,却未曾照顾过你。你不希望我存在,那我就消失好了。”

    “我再说一句,你不是我娘,我也不是你儿子。”胡忠握着剑,又往前走了一步。

    “我,能不能摸一摸你?”胡娘亦没有倒下,她抬起刚刚落下的手,但在胡忠点头之前,仍是保持着悬空的样子:“这些年,娘都在想你,每时每刻的想。娘就想着,若是见到了你,一定要好好看看你,摸摸你,抱抱你。”

    “你这个邪物,离我远些!”胡忠拔出长剑,胡娘踉跄到底,身上和脸上也都被喷溅出了血液。可她恍若没有一丝感觉,只是用那双快要涣散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胡忠。

    “答应娘,忘了今天,好好的……好好的过日子。”胡娘说着,抬起右手,五指分开,猛然转向自己已经被刺破的心口。

    “她要做什么?”白璃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还没等白泽回答她,就看到胡娘躺在了地上,身体也在瞬间发生了变化。

    她从胡娘变成了白骨,一具再也没有任何生命形态的白骨。

    “她走了,用她儿子希望的方式离开了。”白泽看着胡娘叹气:“我早说过不让她找儿子的,可她不听,非得找。现在好了,人是找到了,可又能怎么样呢。”

    “那真是她儿子?”

    “是,如假包换的胡娘的儿子。”白泽托着下巴,随意地坐在屋脊上:“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跟他们开的玩笑,收养他的那家人正好也姓胡,就给孩子取了名字叫胡忠。胡忠的童年是很快乐的,那是一对儿善良的老人,他们待胡忠犹如自己的亲孙子。一天傍晚,突然下起雨来,两个老人出来买东西,被雨挡在了嗟衣寺外头。他们听过寺里的传说,却并未放在心上,见雨势过大,就进到寺里避雨。胡娘生下胡忠的时候,给了他一块儿随身的玉佩。那玉佩的玉质并不好,只是一块儿不起眼的杂玉。老两口在收养了胡忠之后,担心他年纪小,将玉佩给丢了,就收了自己身上。他们一进嗟衣寺,胡娘就嗅到了那股熟悉的气味,她以为是她的儿子来了,迫不及待的出来想要见他。谁知……谁知竟将那两位老人给活生生吓死了。”

    “怎么会这样!”

    “是呀,怎么会这样呢?胡娘见倒在地上的是两位老人,其中一个身上还带着她当年留给儿子的那块玉佩。她悲从心来,以为是这两个老人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就化身蠪蛭将他们给吞掉了。这些年,胡忠一直在找胡娘,希望可以为两位老人复仇,可他不知道,他复仇的对象,正是他的亲娘,是那个当年舍了自己性命才将他生下来的亲娘。”

    “那些穿着黑色铠甲的武士又是什么人?”

    “捉妖师吧,好像是朝廷秘设的,一般人很难见到他们,而那些见到他们的人,都死了。奇怪,胡忠怎么会跟这些人搅合在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