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42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16)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白泽并未急于跟进去,而是站在张府门口,先四处打量了一番。

    “那棵是梧桐树吧?”

    “先生眼力真好,那棵的确是梧桐树,是咱们家老爷置下这处院子时特意叫人种下的。据说这梧桐树能引来金凤凰,虽说是吉祥话,可咱家老爷就看中这话里的吉祥了。哦,对了,咱家小姐就是在种下这棵梧桐树之后出生的,这闺名里头就含着一个凤字。”

    “树是好树,名是好名啊。”白泽微皱双眉看着那棵梧桐:“你家老爷可在府中。”

    “在啊,不过找你来的是我家夫人,不是我家老爷。”

    “哦,你家是夫人做主的。”白泽轻轻哦了声,张三虽有些挂不住,却也默认了。

    “那行吧,我们先去见你家夫人,随后再去见你家老爷。”

    “先生有什么话是不能对我们家夫人说的?”

    “也不是不能说,就是不知道说了之后你家夫人会不会相信。”白泽摸着鼻尖儿:“你们张家这宅子应该是找人看过的,这地面儿,这格局,都是极好的。可偏偏,这院子里多了一棵树。”

    “多了一棵树又怎么了?你抬头看看,这谁家院子里没有种棵树啊。”

    白泽摇头,走进张家,指着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道:“这树木树木,树就是木,木就是树,你们张家的风水原是不错的,是个纳财的格局,只可惜就因为院子里多种了这么一棵梧桐树,导致财分两路。你们家老爷虽是个做生意的,但这生意总是赚一笔,亏一笔,从年头忙活到年尾,大财没有,但也不至于穷困潦倒是不是?”

    张三一听,整个人都给愣住了。

    “这个也是先生你算出来的吗?若真是先生算出来的那可就太准了。不瞒先生,我们张家是打从外地迁过来的,之所以迁移,就是因为我们家里在外面儿赚了钱,听说此处生意更好做,这才举家搬迁的。没曾想,现在的生意反而做得还不如以前。”

    “不是生意不好做,而是这棵树挡住了你家的财运。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你家老爷的心腹吧?你若真为你家老爷好,就去与你家老爷说说,让他找人把这棵树稍微给移动一下。也不需要移动太多,挪,就移到那边就好。”

    “只要移一下就好?”张三摸着脑袋,有些不确认的问。

    “移一下,只需要稍稍的移那么一下就好。”白泽拍拍自己的东西:“我若说的不准,你就带人去砸了我的摊子。”

    “信,先生说的话,我自然是信的,要是不信先生,能在这个时候跑到街上去把先生你给请回来嘛。”说这句话时,张三整个人明显变得谦恭了许多,脸上也带了几分笑容:“先生请,夫人在后头等着呢。”

    张夫人年近五十却保养得宜,看上去跟四十出头一样。白泽踏进后院时,张夫人正手足无措的守在卧房门口,且房内不时传来“砰砰砰”地声响。张三想来也是听惯了那个声音的,赶紧小跑着上前,对张夫人道:“夫人,我把白先生给请来了。”

    “白先生,您就是白先生吧?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女儿,救救我的女儿吧。”

    “夫人勿慌,先把事情给讲清楚,我既来了,便是要做事的。”白泽听见屋里的声音,皱起眉头问了句:“这屋子里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一早起来,我女儿就嚷嚷着要吃饼,实在没办法就让人去买了。”

    “可是没买到?”

    “买到了,虽说现在街上开门的不多,可因为之前我们总去买饼,跟那些人家也都相熟。”

    “既买回来了,给小姐吃就是,为何还……可是小姐觉得不对胃口,不愿意吃?”

    “起初是不愿意的,每次买了饼回来,她都说不对,不对,总是咬一口就给吐掉了。今日买回来的饼里多了一样是往常没有的。那饼叫做蓑衣饼,是个挑着扁担的老人卖的。若不是听见他叫卖着说那是饼,我们当真以为只是点心。”

    “然后如何?”

    “说也奇怪,我女儿别的饼都不吃,就吃着蓑衣饼,且吃起来就跟发疯了似的,一下子就吞掉了十二个。”张夫人弱弱地说着,人却跟要急哭了一样:“十二个蓑衣饼啊,眼瞅着她都把自己给吃撑了,却仍要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我担心她再吃下去会吃出问题,就让丫头把蓑衣饼都给拿了出去。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叫人把她捆绑起来,她就用头使劲撞桌子,哭着嚷着非要继续吃。先生,您快给看看吧,看看我这女儿是中了什么邪了。”

    “夫人莫急,待我进去看看。”

    房门刚一推开,白泽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脸上还沾着不少蓑衣饼碎屑的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姑娘很瘦,却唯独腹部鼓鼓囊囊的。她见房门打开,还以为是张夫人给她送饼来的,见进来的是个陌生男子,随即又发起疯来,不停的用头磕着桌子。好在,丫头们已经在桌上放置了厚厚的棉垫子,要不,就她这个撞法,不是撞死,也是撞傻。

    “小凤,娘的女儿啊,娘求求你,求求你别再这么折磨自己了行不行?”张夫人扑过去抱住女儿,可张家小姐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除了嘴里不停念叨着“饼”,就是撞桌子。

    “先生,您倒是快给看看啊,看看我这女儿是中了什么邪了。”

    “夫人的女儿不是中邪,而是被冤魂给附身了。”透过张家小姐的身子,白泽看见了一个男人正在冲着她笑:“请问夫人,小姐之前可认识一个年纪约莫在二十四五上下,眼角处有一块青斑的男人?”

    “不曾!”张夫人赶紧道:“我们府里没有这样的人,且我女儿平日里极少出门,就算出门,也是乘坐马车或者是轿子。这车夫跟轿夫里头也没有一个是长这样的。”

    “那可就奇了,无缘无故的他怎么会纠缠上小姐。这冤魂附身,都是有一定原因的,除非小姐得罪过他,或者是做过一些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没有没有,我女儿不是那种喜欢招惹是非的人,更不会去欺负什么人。”张夫人急得直接握住了白泽的手:“白先生,你是不是能看到那个人,我求求你,帮我转告他,让他仔细看看,他一定是认错了人,一定是找错了人。求他,求他放过我女儿,我一定会给他烧纸钱,烧很多很多纸钱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