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43章 白骗子与蓑衣饼(17)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他说,他没找错人。”白泽将那个男人的话如实转告给张夫人。

    “不,不可能的,我女儿怎么会认识……”张夫人既想哭,又想笑:“先生,白先生,我家女儿真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们有这个女儿不容易,自小便是娇宠着,就算出门,也是车接车送,轿来轿往,若她真认识这么一个人,我跟她爹绝不会不知道。”

    “他说,他遇见你女儿的时候,你女儿的确是坐在马车上的。”白泽继续转述那个男人的话。

    “马车上,马车上,夫人,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张三在一旁说道:“大概是一个月前了,那时,城中还在乱着,老爷千叮咛万嘱咐,吩咐咱们千万不能让小姐出去。”

    “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可有天晚上,小姐生病了,高烧不断,老爷让我请大夫,可那大夫胆小不敢出门。没办法,老爷只好让我驾着马车将小姐送到那大夫家里。”

    “我记得,那晚,我原是想要一起去的,可也因为生病,就没跟去。老爷呢,老爷总是跟着去了吧?”

    “老爷原是要跟着去的,可临时来了位客人,老爷就给绊住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先驾车带小姐去找大夫,等安顿完小姐后又回府接得老爷。”

    “我不想听这个,我就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小姐怎么会被人给缠上。哦,不,不是人,是冤魂,是冤魂呐。”张夫人急得直跺脚。

    “马车撞到了人,撞到了一个挑着扁担卖饼的年轻人。”张三迟疑了一下:“那人就是二十四五上下,眼角处还长有一块青斑,夜里看着有几分吓人。”

    “然后呢?”张夫人急问。

    “夫人您也是清楚的,这镇上刚经过战乱,到了夜里原是没有人的。因小姐生病,我赶车赶了急了些,那卖饼的又穿着一身深颜色的衣裳,马车疾驰间,我当真是没有看见他的。等看见的时候,已经晚了。马儿受惊,直接将他踹翻在地,我原是想要下车查看的,可小姐醒了,在马车里叫我,问我发生了何事。我就如实说了。小姐却说……却说只是撞了个人,等会他自己就起来了。小姐还说……还说她难受,头疼得厉害,让我快点带她去找大夫。我当时心里也犹豫,就多停留了那么一会儿,见那人还能动弹,就以为他没事儿,直接驾着马车离去了。后来……后来听说那块儿死了个人,但也没往那买饼的身上想,今日想起,那死的人只怕是……只怕是被咱家马车给撞死的。”

    “啊!”张夫人低叫一声,脸色瞬间就白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没错,他的确是被马车撞死的,或者说是被马儿给踢死的。他被马蹄踢中,脾脏破裂,因为没能送及时医,所以孤零零一个人死在了大街上。他家中困难,靠卖饼为生,他死后,家中老弱妇孺均无人照看,日子过得异常艰难。他心生怨恨,自然将这一切算到了张小姐身上,故而寻到张府,附在小姐身上,日日折磨她,叫她痛苦难受。”

    “是我们的错,是我女儿的错,我女儿她不该见死不救。”张夫人说着直接冲女儿那边跪了下来:“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也知道你死的冤枉,但请你相信,我女儿绝不是那种罔顾他人性命的。她只是生病了……只是在生病的时候头疼难受才会犯糊涂。你已经死了,就算把我女儿拉去偿命,也换回不了什么。我求你,我求你放过我女儿,我可以帮你照顾你的家人。”

    张夫人说着回头看了眼白泽:“先生,白先生求你帮我说说话。我们家有钱,我可以帮他照顾他的家人。他的父母,我可以帮着养老送终。他的儿女,我可以帮着照看其长大。若是儿子,我送他读书,若是女儿,我就当我自己的女儿一样照看,将来也会帮着她寻个好人家,给她准备出门的嫁妆。他妻子,我会当自己的亲姊妹一样对待,我决不食言。”

    “夫人是认真的吗?”白泽看着张夫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夫人可知,有些话,有些承诺是不能轻易许的。尤其对鬼神,更不可言而无信。倘若他今日放过了令嫒,夫人便要履行自己的承诺。倘若没有办到,必会遭受天谴。”

    “我能办到,我一定能办到的。”张夫人不住点头:“我不能保证一定会将他的家人视作自己的家人,但我能保证,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照看他们,直到老人安然百年,直到他的儿女长大成人。如若做不到,我情愿死后到地狱受百般苦楚。”

    “那我做个见证。”白泽掏出一张符来,又让张三取了个碗过来,当众化作符水递给了张夫人:“请夫人饮下此符水,若日后夫人没有践行自己的承诺,便会遭受反噬,承受比令嫒今日还要多的痛苦。”

    张夫人看着那碗符水,犹豫了。

    “夫人不必勉强自己。”

    “不,我愿意。”张夫人接过碗,三两下就给吞咽了下去。之后,一边轻咳着,一边看向自己的女儿:“现在,先生可以帮我说话了吗?”

    白泽点点头,走到张小姐跟前,掏出另外一张符咒,先是用手指在符咒上画了些什么,跟着往前一贴,原本空置的地方竟多出一个男人来。那男人衣着褴褛,眼角处长着一块青斑,胸口处留着清晰的马蹄银子,且身上还有多处擦伤。

    “那个挑着扁担将蓑衣饼卖给张小姐的就是你阿爹吧,他年纪了,光是做饼就已经很累了,再这么走街串巷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还有,你妻子的病,也需要钱医治,两个女儿也需要有人帮忙照看。张夫人方才说的那些话,你也都听见了,如何选择,你自个儿拿主意。”

    男人先是看了看张夫人,随后对着白泽轻轻点头。

    “既同意了,那便离去吧。”白泽挥挥手,男人带着一丝不情愿离开了。

    “先生,白先生,我女儿——”

    “令嫒没事儿了,将她松绑,扶回床上躺着休息一阵子,待苏醒过来,便去寻大夫开些促消化的药,吃一吃,养一养,最多七日就能给养回来。”白泽说着,掏出纸笔写下一个地址交给张三:“你带上东西过去探望一下。老人家是有骨气的,必不肯随你回来,无妨。你们只需日常照看一下就好。另外,他家的房子破了,所有屋舍都需要修缮。”

    “先生放心,夫人放心,此事张三一定会办妥的。”张三说着,捏紧手里的东西走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