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46章 负心人与红豆包(3)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白璃没有心情做菜了。

    她终于明白高家的婚宴为何奇奇怪怪了,因为参加婚宴的宾客都是被迫的,因为新郎娶新娘是为了报复的。白璃活了两世,可上辈子没来得及谈恋爱就嗝屁了,这辈子年纪还小,也还没到能谈恋爱的年纪,可不管怎么说,在她心里,这男人跟女人之所以愿意成亲,最基本的条件就应该是相爱,而不是相恨相杀。

    不高兴,她一点儿都不高兴。若早知道高家的婚宴是这样的,她也不会为了贪图一口吃的就屁颠屁颠应聘过来帮忙,她宁愿待在嗟衣寺,宁愿对着蠪蛭那古里古怪的泥塑像,至少看到蠪蛭就能想到胡娘,想到胡娘跟她夫君之间生死相守的爱情故事。

    胡乱的摇了下头,可心里那股不高兴的劲儿一点儿没散。陶老头儿拎着一壶酒出来,见白璃一脸愁苦,便大方的将手里的酒递给了她:“喝一口,消消愁。”

    “借酒消愁愁更愁,师傅你少喝点儿。”白璃夺过酒壶,挂在一边的树杈上:“师傅,我觉得不高兴,可又觉得自己这股不高兴来的没有缘由。这成亲是别人的事情,我就是一个来帮忙做菜的厨子,我怎么会因为别人的事情不高兴呢?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小丫头这是失望呢,跟高不高兴可没什么关系。”陶老头儿抚着胡须:“你还小,心里头对于男女成亲这种事儿自然是有所期待的。你忘了,花溪村时,你因为春柳的事情怨恨了张喜多久。这春柳与你有关系吗?这张喜有没有辜负春柳又与你有关系吗?你呀,不是因为别人的事情不高兴,而是担心自己以后也会遇见像张喜,像高家公子这样的男人。”

    “有吗?”白璃皱眉想了一阵儿:“好像是哦!那师傅,我将来该如何判断我遇见的那个人不是像张喜一样,也不是像高公子一样的。刚刚在前院时,我虽没有看见那位红豆姑娘的长相,但我看得出她隐藏在一举一动里的喜悦。她是真的高兴自己能嫁给高公子,能成为他妻子的。若是让她知道,高公子是因为恨她才娶的,只怕会比拿刀杀了她更让她觉得难受。”

    “做菜吧,厨房里那些人可都等着你呢。”陶老头儿拍拍白璃的肩:“这别人的事情,师傅管不了,也管不着,但丫头你的事情,师傅会管的。你放心,若你将来喜欢的那个人如张喜,高公子这般,师傅就一口吞了他,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师傅不是说这人是最不好吃的嘛,怎么突然转胃口了?”这种有师傅宠着的感觉真好,白璃原本阴霾的心情瞬间就敞亮起来。

    陶老头儿翘翘胡子,说了句:“是不好吃,但为了永绝后患,师傅勉强也能吞得下去。”

    “不说了不说了,这亏得是高婶儿走了,要不,得将咱们师傅两个当妖怪看了。”白璃摆摆手,笑着进了厨房。

    陶老头儿心里有些郁闷,他是饕餮这件事,不能告诉小白璃,担心吓到他。他说吃人也是真的,可小白璃不信,觉得他是在忽悠她。唉,当妖怪难,当只大妖怪更难。

    白璃淘洗了一些红豆,打算用这些红豆做几道专门给新郎和新娘吃的食物。高公子初见红豆时,给她买的是红豆包,且又给她取了红豆这个名字,证明“红豆”这两个字在他们心里都有着特殊的含义,说不准她亲手做的美食也能够唤醒两个人心底最美好,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红豆酥,层层酥松的表皮里裹着清甜绵软的蜜红豆,像极了刚刚心动时的爱情。陈皮红豆汤,清甜的红豆汤,若是仔细嚼一嚼,软糯的红豆中还夹带着一点点清香的陈皮味儿。这陈皮放置的时间越久,药效越强,与最简单的食材红豆搭配,再配以最传统的烹饪方法,就可以煮出令人回味悠长的味道。清甜里带着那么一丝丝的苦涩,像不像是红豆与高公子最初撕扯的那些日子?最后再配一个相思包,虽与红豆包一样,都是用红豆做馅儿,表皮却不如红豆包那般光滑,有一种粗糙的颗粒感,但入口,内外都甜,希望红豆与高公子能够明白,过往发生过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弄清楚自个儿现在心里想的,以及日后想要过成什么样子的。

    傍晚,来高府参加喜宴的宾客们都散了,整个高家大院变得空荡荡的。白璃端着刚刚做好的点心和陈皮红豆汤往新房的方向走,越是靠近新房,就越是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总觉得似有什么她不希望的事情正在发生。

    果然,才到新房外头,就听见红豆姑娘哭泣的声音:“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我了,你真的误会我了。”

    “我误会你什么了?是你没有跟别人走,还是你没有眼睁睁看着那些人羞辱我?怎么,现在后悔了?连你自己都没想到,当日那个小小的名伶也能转身青云直上,变成现在的高大人,高老爷吧。红豆,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后悔了!”

    “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这样吗?”红豆不停地反问着:“你若是恨我,不要理会我,就让我待在那里头就好。你为什么还要找我,为什么还要花钱给我赎身,又为什么要娶我?不值得的,真的不值得的。”

    “当然不值得,因为现在的你根本就不值那些钱。一万两,整整一万两白银啊,给栗阳城里最红的姑娘赎身也不过才要五千两。你,只不过是花溪镇上的一个贱妇罢了。你瞧瞧你自己,虽算不上年老色衰吧,但跟栗阳城里的姑娘比起来,你什么都不是。”高公子充满嘲讽的声音刚落,随即就是一阵怒吼:“拿开你的脏手,不要用你的脏手来触碰我的衣襟。我告诉你,我之所以娶你就是为了折磨你,就是为了将你囚禁在这高家大院里日日夜夜的折磨你,我要看着你后悔,看着你痛苦,看着你为过往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红豆,你听清楚了,这些都是你欠我的,是你欠我的。”

    “是,是我欠你的,是我对不起你。可是子平,你这样做,你会开心吗?”红豆反问,声音里带着难掩的痛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