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49章 负心人与红豆包(6)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一个是宁死不屈的俏郎君,一个是投怀送抱的小美人,若我是那恶霸,必然选择后者,除非我有一颗降服烈马的心。”

    “姑娘很会琢磨人心,不错,那恶霸的确选择了我。”红豆深吸一口气:“我告诉他,只要他愿意放过子平,我就是他的人。那个时候,子平因为不肯屈服,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不管是身上还是脸上都留了不少伤口,即便愈合,也会留下疤痕。那恶霸,虽垂涎子平美色,却厌恶疤痕。他曾交代过牢里的人,就算折磨子平,也要用软鞭子,因为软鞭子打人虽疼,却不容易皮开肉绽。子平的伤,都是他故意磕碰留下的。他越是这样,恶霸就越是恼怒,存了心想让子平死在牢里。我去求他,用我自己来威胁他,原也只是想要赌一赌,没曾想,他竟同意了。”

    “他不是同意了,他是不能忍受一个好端端的,即将到手的美人又没了。高公子将自己弄出一身伤痕,已经叫他嫌弃。虽杀了可以解恨,却终究没有一个活生生的美人抱在怀里划算。杀了高公子,他什么都没有,放了高公子,他个唱曲儿的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却可以换回来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他有什么不愿意的。”

    “姑娘分析的很是细致,红豆当时倒是并没有想这么多,只觉得他答应了就好。为了以防万一,我故意拿了把刀搁在脖子上,看着他将子平从牢里放出来,且让他当面写下保证书,保证绝对不会再对子平不利,这才跟他走的。”

    “高公子若是知道你跟那个恶霸走了,一定会去找你的。”

    “是,他一定会来找我,可我不能见他。”红豆用力绞着自己的双手:“自古以来,都是民不与官斗,我好不容易才将他从牢里救出来,又怎能眼睁睁看着他再把自己折腾进去。为了让他死心,为了让他不再来找我,我故意说了很多绝情的,难听的话,我还……我还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眼睁睁看着他被恶霸的手下殴打……我知道他恨我,他也有理由恨我,可他不应该再用他自己来惩罚我。我已经不是当初的红豆了,我只是一个……只是一个……一个不应该再活在这个世上的人。”

    “这不是你的错,如果能有别的选择,红豆姑娘你也不愿意这样。”白璃将之前做好的点心端进来:“姑娘饿了吧,这是我自己做的,你尝尝。”

    “不用了,我不饿。”红豆起身,走到窗前,隔着窗户纸看向那个坐在院子里的影子有些模糊的高子平。“也许,我本就不该回来!”

    “既来之则安之,高公子心里兴许是有些记恨姑娘的,可在这些记恨里一定还掺杂着别的东西。”白璃拿起一个红豆酥放在红豆姑娘手里:“喏,他一直守在院子里,可不就是放不下红豆姑娘你嘛。”

    “就是因为知道他放不下,才越发觉得自己不该回来。”红豆姑娘低头,看着手里的红豆酥:“那个时候,他也是这么把红豆包塞给我的。”

    “要不,你去找高公子好好聊聊?”白璃指了指窗户外头:“你可以把你的迫不得已全部告诉他,他心里的心结没了,你们就能像过去那样好好过日子了。”

    “傻姑娘,事情要真如你说的那般简单就好了。既是我的迫不得已,又怎么可能告诉他。他若是知道了,只会更加恼恨自己。我宁愿他恼恨我,宁愿让他认为是我辜负了他,背叛了他,对不起他,我都不愿意让他知道是他自己连累了我。来,拿着,回去休息吧。”红豆将那个红豆酥又还给了白璃:“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子管不了的。”

    “我不是小孩子,我年龄——”

    “我知道,你十四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但你还是小姑娘,你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你也不懂我们为何这般纠结,这般固执,这般不肯放过自己。乖,听话,回去睡吧。”红豆抬起手,轻轻摸了摸白璃的脸颊。

    白璃觉得一股凉意扑来,牙齿不由跟着颤了下。红豆的手很凉,且带着一股湿漉漉的感觉。这个天气,她手心里不应该有汗的呀。

    “回去吧!”红豆再次催促,白璃点点头,从新房里退了出来。

    听见脚步声,坐在石桌边的高子平站了起来。目光对上白璃,却并未开口。

    “伤口都已经处理好了,你放心,没有伤及骨头,伤口也不深,都是皮外伤,用金疮药多涂抹两次,注意保护伤口,不沾水,过几日也就愈合了。”见高子平仍闭着嘴巴,白璃补了句:“那金疮药用来愈合伤口是没问题,但伤口会不会留下疤痕我可就不知道了。高公子你若是不放心的话,等天亮之后,就再找个大夫过来看看吧。”

    高子平将脸扭到了一边:“留下伤疤才好,这样她才能记得那一剑是我刺的。”

    “臭鸭子嘴硬,你明明就是很在乎红豆姑娘的。”白璃忍不住嘀咕了句:“知道我为啥不愿意谈恋爱吗?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沉浸在爱恋当中的人,一个两个的口是心非不说,还整得别别扭扭,奇奇怪怪的。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哪有那么麻烦。”

    “哼!”高子平冷哼一声。

    “哼什么,我说的不对吗?”听见那一声冷哼,白璃的小脾气也上来了,直接叉腰与高子平对视着:“别以为你长得好看,个子比我高,年纪比我大我就会怕你。”

    “我不与你一个小姑娘起争执。”高子平背过身去。

    “我一个小姑娘都不怕跟你起争执,你怕什么?分明就是心虚,是不敢回应自己的内心。”白璃绕到高子平跟前:“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偏我这双耳朵又好使,刚刚好听见你与红豆姑娘说的那些话。你说你恨她,既是恨她,干嘛不直接杀了她。如果觉得一剑刺下去太便宜,你可以用凌迟啊。凌迟会吗?不会的话,我教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