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50章 负心人与红豆包(7)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高子平看了白璃一眼,没有说话。

    “若你觉得凌迟还不够解恨的话,我这里还有白氏十大酷刑可供你参考选择。”白璃伸出十根指头来:“要不要?”

    高子平冷哼一声,拂袖而去。白璃长呼一口气,说了句:“装什么装,还不是在乎人家。”

    转身,差点碰上一堵墙。

    “师傅,你走路怎么半点儿声音都没有的。还有,你是不是又偷喝酒了?这身上一股难闻的酒味儿。”白璃捏住了鼻子:“你这酒,该不会也是从人家高府里偷拿的吧?我可告诉你,我没钱帮你还的,而且我也拒绝再帮你做苦力还账。”

    “生气了?”陶老头儿变魔术一样掏出一根冰糖葫芦递给白璃:“放心吧,这酒不是从高府拿的。高子平不喝酒,府里除了做菜的料酒,别的酒一概没有。”

    “不是从高府拿的,那是从哪儿拿的?”白璃用冰糖葫芦指着陶老头儿:“之前的红油抄手跟烤鸡都是从高府拿的,还骗我说是你买的。为了能让你自己吃到更多好吃的,又骗我来高府给人当厨子,这天下的师傅有你这样的吗?”

    “没有。”陶老头儿打了酒嗝:“别的师傅没你师傅这么大本事,你看看现在多好,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还有暖和的屋子住。我要是不把你骗来,你现在还得待在嗟衣寺里陪着那个算命的吹冷风。”

    “吹冷风又能如何,至少人家吹的心安理得。我老喊人家白骗子,现在看来,师傅你才是最大的骗子。”

    “他骗人,是为了别人口袋里的钱,师傅骗你是为了你好,这能一样嘛。”陶老头儿说着,猛然揪住白璃的后背将她带到了屋顶上:“嘘,别说话,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就有人来了呗,这是高府,我们是名正言顺待在府里的,又不是偷摸溜进来的。”白璃还没说完就被陶老头儿给捂住了嘴。

    红豆从新房里出来了,但与白璃之前看到她的样子不同,她似乎很痛苦,脚步慌张。

    “我们为什么要躲着红豆姑娘?”陶老头儿刚把手松开,白璃就不解的问:“我跟她是见过的,她也知道我是高府请来的小厨娘,我们没有必要躲着她的。”

    “你再仔细看看。”

    “看什么?”

    “地上!”

    “地上?为什么要看地上?我问的是我们为什么要躲着红豆姑娘师傅你跟我说地上干什么!”白璃还没絮叨完就被陶老头儿从屋顶上给扔了下来。

    “臭老头儿,你是想谋杀我吗?这房子怎么着也得有四米吧,你就不怕把我给摔死了。”

    “摔不死,你命大。”陶老头儿跟着跳下来,用下巴点了点地:“仔细看看,这地上多了些什么。”

    “多了什么?这地上能多什么?”白璃漫不经心地看了眼,随即发现了不同。原本干巴巴的地面上多了一些水痕,这些水痕并不是平铺的而是一块儿一块儿散开之后又汇聚到一起的。

    “脚印,湿漉漉的脚印,看这些水渍,不光是脚底沾的,还有从身上淌下来的。奇怪,这些水渍好像是从新房的方向延伸过来的……红豆!是红豆姑娘对不对?难怪我刚刚觉得她的样子奇怪。不对呀,就算她不小心弄湿了衣裳,在新房里头换掉就好为什么要出来?今晚可是她的洞房花烛夜,虽说新郎官正犯别扭,她这个新娘子也不至于浑身湿淋淋的走掉啊。她能回哪儿?高公子已经帮她赎了身了。”

    “想知道?”白璃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陶老头儿却只回了她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老头儿,你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说吧,你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拿好你的糖葫芦跟我来。”陶老头儿双手背后,迈着步子往高家门外走。

    高府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很旧,像是经常走商用的那种。白骗子正靠着打瞌睡,听见开门声,颇有些不情愿的将眼睛睁开。直到眸子里潜入了白璃的影子,那些不情愿才烟消云散,直接化成了笑容。

    “璃儿?真是你啊,我还以为你师傅骗我。”白泽跳下马车:“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儿?还有,你怎么跑到高府来了?你不知道当我回到寺里看见你不在的时候我有多失望,我还以为你跟着你师傅回家乡去了。你知道吗?我特别后悔,后悔没有问你你家是哪儿的,要不,我早就去找你了。”

    “你不是算命的吗?掐指一算不就知道我家在哪儿了。”

    “这个……”白泽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我这不是一着急给忘了嘛。”

    “记得也没什么用。好端端的你跟着我回家做什么?”白璃瞥了白泽一眼:“第一,我家乡很穷,特别穷的那种,根本没有人会花钱找你算命,如果你跟我回去,铁定死路一条。第二,我家里不缺兄长,我有两个哥哥,一母同胞的那种。”

    “我这不是舍不得璃儿你嘛。”白泽跟着跳上马车:“对了,我们去哪儿?”

    “问我师傅。”白璃闭上眼睛假寐。

    陶老头儿往河边的方向指了指,白泽不情愿的喊了声:“驾!”

    河边冷冷清清地,河面上则是一团漆黑。白璃跳下马车,禁不住缩了下肩膀。这夜晚的河边,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冷一些。

    “师傅,大晚上的你带我们来河边做什么?”

    “找船。”

    “找船,找什么船?”白璃搓了下手:“回花溪村也不走水路啊。”

    “鬼船。”陶老头儿眯着眼睛走到河边:“你若是想知道更多,可以问站在你身边的那个。”

    “嘻嘻。”白泽眯眼冲白璃笑:“璃儿,这鬼船的事情,你想不想知道?”

    “鬼船,这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出来一条鬼船?师傅,我们之前不是在说红豆姑娘的事情嘛,这红豆姑娘跟鬼船又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而且还有莫大的关系。”陶老头儿没有回应,开口的是白泽:“这鬼船就是因为红豆姑娘才会变成鬼船的,据说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在河上飘着,凡是看见它的人,无一例外都会被这河里的水鬼给拖下去。璃儿你知道水鬼是什么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