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54章 负心人与红豆包(11)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一张黄符纸,被撕出一个粗糙的人形,甚至连男女都看不出来。

    “这是红豆姑娘的身体?”白璃只瞄了一眼,就赶紧把目光给错了过去:“我们村里两岁娃娃撕出来的都比你这个好看。”

    “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有用。”白泽不知趣儿的抛了个媚眼,吓得白璃一阵哆嗦赶紧钻进马车里。

    “璃儿,我说得都是真的,你为啥就不相信我呢?”白泽刚凑进去半个脑袋,就被陶老头儿伸出的臭脚给熏了出去:“璃儿,你师傅要毒害我。”

    白璃“扑哧”一声笑了。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谁叫你是花溪镇上首屈一指的白骗子呢。”白璃掀起帘子,“这么说,红豆姑娘出事的时候你也在?”

    “凑热闹嘛,当然是哪里热闹就往哪里凑。”白泽的眼睛又眯了起来:“那天,河边围了许多人,不是冲着红豆姑娘来的,而是冲着那个恶霸。”

    “不奇怪,红豆姑娘除了高公子外,在这花溪镇上无依无靠的,也没什么亲戚朋友,自然不会有人刻意去寻她。那恶霸嘛,到底是官家子弟,他爹娘总归是要派人寻他的。”

    “璃儿分析的真好,我家璃儿就是聪明。”

    “常识罢了,怎么着就跟聪明扯上了。”白璃用手捅了捅白泽:“别废话啊,一边赶车一边说,我想知道这后来都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河边乌压压的全都是人头,除了河上负责打捞的和那恶霸的家人外,余下的都是看热闹的,我估摸着大半个花溪镇的人都来了。前后用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恶霸的尸体就被打捞上来的,整个人泡得白胖白胖的,眼睛跟鼻子都挤到一堆儿去了。那恶霸的爹娘没来,倒是来了两个俊俏的小姑娘,说是他的侧房。这尸体都还没上岸呢,那两个俊俏的小姑娘就哭起来,那哭得叫一个伤心。再后来,人就给装棺抬走了,河岸上也逐渐清净下来。”

    “红豆呢,我想听的是红豆姑娘的事情,谁关心那个恶霸怎么样了。”白璃再次掀起帘子,暗搓搓用手在白泽的后背上挠了两下。

    白泽倒是挺受用,直接回头冲白璃眯眼一笑:“再挠两下。”

    “我拍死你!”白璃怒气,做了个拍苍蝇的动作。

    白泽眼睛瞬间张开,求饶似的回了句:“别,拍死我,你得偿命。再说了,若把你的手给拍疼了,我心疼。”

    白璃一阵恶寒,赶紧退回破车厢里去。

    “生气了?别急别急,马上就说到了。原本,我也是要走的,这热闹看过就算了,谁还能站在河边一直欣赏那河中美景,总要算卦吃饭,填饱肚子不是。没曾想,这刚要抬腿就发现裤脚被人给拽住了,低头一瞧,不是人,是个水鬼,且还是个大白天就迷迷糊糊从水下偷溜上来的水鬼。掐指一算,得,能帮就帮一把吧。”

    “你说的那个水鬼就是红豆姑娘?”

    “就是红豆姑娘,当时她迷迷糊糊的,似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且心里有股执念,一心一意想要去找高公子。这阴阳相隔,人鬼殊途,她执念又深,我担心她会变成下一个胡娘,这才用符纸帮她做了个身体,叫她勉强上岸,好了了心中挂牵。”

    “那花锦坊又是怎么回事儿?”

    “凑巧,纯粹是凑巧。那花锦坊里有一条花船就停在河上,船上的姑娘们也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情去的,刚刚好就遇见了红豆姑娘,阴差阳错的就给带了回去。如今想来,用阴差阳错这个词也不准确,应该说是冥冥中自有安排,就像我与璃儿你一样。”

    “你可真能扯,我跟你冥冥中可没什么安排。”

    “是与不是,往后走走不就知道了,璃儿你这么着急着否定,可真是叫人太伤心了。”

    “少来,每次都说自己伤心,却没见你舍得掉半滴眼泪的。照你所说,这红豆姑娘用这符纸做成的身体已经好几年了,从来没产生过怀疑,怎么偏偏今夜就想起所有的事情来了。说,是不是你暗中捣鬼,故意让红豆姑娘想起来的。”

    “冤枉,我虽是个算命的,却不能总掐着指头算来算去吧。这红豆姑娘的事情,我是真不知道。若不是你师傅让我赶着马车在高家门外等着,我这会儿八成已经入梦了。”

    “符纸是你的,你岂会不知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因为高公子刺了红豆姑娘那一剑吧。”

    “说到高公子刺红豆姑娘的那一剑,我还有个疑问。”白璃直接从车厢里钻了出来,就蹲在白泽后面:“血,从红豆姑娘身上流出来的那些血你怎么解释。这身体既是符纸做的,就算戳破了,也不可能流出血来吧。在高府时,我可是看的真真的,就连红豆姑娘身上的伤口都是我帮着给涂的金疮药,我这双眼睛,总不能是瞎的吧?”

    “我家璃儿的眼睛这么好看,怎么可能是瞎的。”白泽侧身,盯着白璃的眼睛:“璃儿,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这双眼睛生的勾魂摄魄的。”

    “你当我是黑白无常呢,还勾魂摄魄的。”白璃强行将白泽的脸又给扭回去:“别看我,说话。”

    “秘密就在我的符纸上,就我给红豆姑娘用的那张符纸。”

    “一张普通的黄纸罢了,能有什么秘密,难不成是你用的朱砂特别好,毛笔特别棒。”

    “你再仔细摸摸。”白泽将那张符纸递了过去。

    “这个质感,好像不是纸。”

    “这是皮,是九命猫的猫皮,且这上面的符篆也不是用寻常的朱砂绘制而成,而是血,是我自己的精血。若非红豆姑娘自己想起,断了跟高公子再续前缘的念头,我这张符咒足够她跟高公子过几年安稳日子的。”

    “这么厉害?”白璃瞅了瞅那张符咒:“这还能用吗?要不,你也送我一张?”

    “你要这个做什么?”

    “这万一哪天遇见坏人了,说不定我还能救自己一命。”白璃琢磨着:“这用符咒的时候,要不要念什么咒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