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55章 负心人与红豆包(12)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不用念咒语,念我的名字就好。”白泽笑嘻嘻地将一张符纸塞到白璃手里:“记得,要念三遍,念得越有感情,这符咒的威力就越好。”

    “我家丫头用不着这个。”陶老头儿伸手,将白璃攥在手里的那张符咒扯了去:“有我小老儿在,哪个坏人敢不长眼睛欺负我家丫头。”

    “那若是你不在呢?远的不说,就璃儿来花溪镇的这些日子,我就很少看见你待在她身边。”

    “就算我不在,也没有坏人敢欺负我家丫头。”陶老头儿吹了下胡子。

    “说的也是,你不在了,还有我呢,我来保护璃儿。”白泽将刚刚掏出出来的符纸又塞回了袋子里:“你师傅说的对,有我在,没有坏人敢欺负你。”

    “这是我师傅说的?我师傅说的好像不是这个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璃儿你没有听错。”白泽眯眼一笑,驾着马车往镇子里奔去。

    高府,高子平独自一人站在新房里,手里攥着他从地上捡起来的新娘服。

    “哥,我回来了!”高湛一脚踏进门内,见高子平手里攥着衣服,直接走上前,将那衣服给拽了下来:“人都跑了,你还攥着她的衣裳做什么!你当初说要娶她的时候我就不同意,她是什么人,哥你心里还不清楚吗?她当初能够为了荣华富贵背叛你,现在也一样能够辜负你。”

    “够了!”高子平大喊一声,脸上、脖子上,甚至连手背上都透出了青筋:“人呢,我不是让你去花锦坊找了吗?”

    “我去了,可花锦坊的花老板说没有见到她。”

    “没有见她,那她还能去哪里?除了花锦坊,她在这花溪镇上再无容身之处。”

    “那可不一定,在哥你回来之前,她可是这花溪镇上最有名的姑娘,这前去看她跳舞,听曲儿的客人可不少,其中不乏想要为她赎身的。”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哥你还听不出来吗?她跑了,说不准现在又跟哪个野男人勾搭到一起了。若是依着我的意思,哥你就不该娶她,不该为她赎身。依着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想娶什么样的好姑娘娶不到,你就非得是她!”

    “查,现在就去给我查,挨家挨户的去给查,我就不信,她还能离开花溪镇,还能从这花溪镇上消失了。”

    “那找到之后呢?哥你要怎么办?”

    “先找到再说。”

    “又是这句话,等找到之后,你是不是又要把人给带回来,然后日日看着她伤心,看着她难过,看着她来折磨你自己。哥,你醒醒吧,她不再是过去的那个红豆了,她不值得你为他这么做。这几年,你吃的苦,受的罪还少吗?可她呢,她都为你做了什么?你当日离开花溪镇就是害怕自己连累她,为了让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她,你逼着自己做了多少你不想要去做的事情。可她呢,她居然把自己弄进了那种地方,日日对着别人卖笑。哥,不要再找她了,就当她已经死了好不好。”

    “我让你去找人,不是让你站在这里对我说教。”高子平陷入狂怒之中:“你若是不想找,就给我滚回去睡觉,我自己去找。”

    “哥——”高湛跺脚:“你要是再这么下去,我就去杀了那个红豆,我不能让这个女人毁了你一辈子。”

    “你说什么!”高子平猛然转身,目光凶狠的瞪着高湛:“我警告你,不许动她,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动她。”

    “哥,你是想杀了我是吗?你是要为了那个女人杀了我对不对?好,你杀我,但在你杀我之前,我先帮你杀了她再说。”

    “高湛!”高子平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直接横在了高湛的脖颈间:“不要逼我!”

    “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如今,你是要为了一件丢在地上的衣服斩断了你的手足吗?”高湛并不畏惧高子平手中的软剑,而是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要嘛你杀了我,要嘛我杀了她。我和她之间,你只能选一个。”

    “不要逼我!”高子平闭上眼睛,冷漠地说了句。

    “哥,我不是逼你,我是为你好。”高湛也闭上了眼睛:“来吧,把我的头从我的脖颈上割下来。如果我的死可以让你清醒,我愿意死。”

    “高湛,为什么……为什么连你都要逼我?”高子平的手颤了:“我只是……”

    “你只是放不下她对吗?哥,不一样了,你不一样了,她也不一样了,整个花溪镇都不一样了。你不再是过去的高子平,她也不再是过去的红豆,你就算拴住了她的人,你也栓不住她的心。况且,你连她的人都栓不住。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你们的新房,你是新郎,她是新娘。你不顾别人的眼光,为她赎身,用八抬大轿将她娶回来,可她呢,她再一次无视了你对她的好,她跑了,她在你们新婚夜当夜逃跑了。哥,放弃吧,以后不提她好吗,不要提她了好不好?”

    “高湛,你不懂。”

    “是,我是不懂,我从头到尾就没弄懂过。她是长得好看,可这普天下长得好看的女子多了去了。我不懂你为什么就非要守着她一个不行。哥,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行不行?她跑了,她把自己的嫁衣丢在地上跑了!”

    “红豆姑娘没有跑,她只是离开了。”白璃原是去找高子平送还玉佩的,不曾想刚踏进院子就听见了高湛那歇斯底里的吼声。“你什么都不知道,就给红豆姑娘按了一堆罪名。我告诉你,你哥没有错,红豆姑娘也没有错,错的是你,是你在胡乱猜测,是你在暗自臆想。”

    “是你!”高湛将目光落在白璃身上:“你怎么阴魂不散的?”

    “对啊,我就是阴魂不散的。”白璃松手,让玉佩随夜风在空中轻轻荡着:“这玉佩高公子应该认得吧?喏,红豆姑娘托我带回来的,她说希望你将玉佩交给一个真正喜欢你的,也是你喜欢的,并且能够陪你一辈子的,白头到老的姑娘。至于她,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静静守护你。她希望你幸福,也希望你能像你弟弟说的那样,从今往后将她给忘了。”

    “她在哪儿?红豆她在哪儿?”高子平从屋里冲出来,无视白璃手中的玉佩,而是直接握住了她的双肩。他双眼猩红,像是即将变身的圆月之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