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56章 负心人与红豆包(13)

时间:2021-01-10作者:绾紫彤

    白璃做了两道下酒菜,一道酒鬼花生,一道爆炒牛肉,还有个凉拌藕片,但因为刷洗莲藕表面的那个人动作太慢,所以一时半会儿的还上不了桌。

    高子平没有吃菜,而是一杯连着一杯灌酒,就是那种一口喝干,紧跟着再倒一杯,看都不看就顺着嗓子往下倒的那种,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灌得满脸通红,桌上身上也是一片狼藉。

    “哥,你这是做什么呢!”高湛实在看不过眼,直接将高子平手里的酒杯给夺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嘛,走就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高子平醉眼迷离,用手拍着桌子道:“你别管我,你把酒杯给我!”

    “我不会给你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为一个女人就这么作践自己。”高湛抬手,原是打算将手里的酒杯给摔了的,后来想想,还是将酒杯搁到了一旁,然后抱着自己的佩刀坐到了高子平跟前:“你想喝酒是不是?你想着把自己给灌醉了就不会难受了是不是?哥,借酒消愁愁更愁这句话还是你给我说的。行,如果喝酒可以让你好受点儿,如果喝醉了可以让你不再那么难过,以后不会再继续折腾自己,我陪你喝,我跟你一起喝。”

    高湛学着高子平的样子,拿起酒壶,生闷了一口,结果却被呛得满脸通红,人也跟着剧烈咳嗽起来。

    白璃夹起一筷子牛肉递到高湛嘴前,说了句:“你呀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被酒给呛住的人,第一个叫张喜。自己不会喝酒就不要逞能,说话跟个英雄似的,喝完跟个狗熊似的。”

    “你说谁是狗熊?”高湛一边咳着一边站起。

    “谁站起来谁就是狗熊。”白璃将筷子往前一伸,牛肉直接到了高湛嘴里:“如何,味道不错吧?我告诉你,我做爆炒牛肉可是一绝。你哥只顾着伤心没工夫品尝,你就代替你哥多吃两块儿。”

    “白璃!”高湛努力将牛肉吞咽下去,顺势将手里的刀给拍在了桌子上:“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说你的爆炒牛肉。你好好看看,看看你把我哥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我是厨娘,是你们高家花钱请来的厨娘,都这个点儿了,我顾不上睡觉,还窝在厨房里给你们兄弟做下酒菜,我够尽职尽责了好吧。”

    “还有我,你们高家还没给我工钱呢。”正蹲在地上清洗莲藕的白泽举起一只手来。

    “我们高家又没请你来。”高湛瞥了一眼白泽,没好气的说着:“谁说你做菜的事情了,说你欺负我哥的事情。”

    “我欺负你哥?”白璃放下锅铲:“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负你哥了?我是你哥的心上人吗?你哥是在我难过,为我哭,为我发狂,为我酗酒,为我痛不欲生的吗?他要喝酒是他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儿!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说是我把你哥变成这个样子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是不是?亏你还是个穿官衣的,你们官府就是这么颠倒是非,诬赖好人的!”

    “我怎么诬赖你了,那玉佩是不是你拿回来给我哥的?”

    “是……又怎么样?那玉佩是红豆姑娘交给我的,也是她拜托我带回来还给你哥的,我只是完成了别人的托付而已。至于你哥跟红豆姑娘之间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那好,你把红豆的住处给我,我去找她,我让她来当面跟我哥说清楚。”

    “你确定以及肯定?”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确定你要红豆姑娘的住址?”

    “拿来!”高湛伸手。

    “拿不来,但我可以告诉你。喏,先出府,再出镇子,然后走到河边停下来,先找到那停靠在河上的鬼船,然后扑通一声跳下去,运气好的话,你就见到红豆姑娘了。”

    “白璃你——”

    “你什么你,你不是要找红豆姑娘嘛,人在哪儿我都已经如实告诉你了,你还指着我的鼻子做什么?白骗子,莲藕洗好了嘛,我师傅还等着吃凉拌藕片呢。”

    “我能吃吗?”白泽将洗好的莲藕递过来:“我也饿了大半天了,刚刚你炒那个牛肉的时候,我都差点儿流口水。璃儿你厨艺这么好,往后我是不是特别有福气啊。”

    “你有没有福气跟我的厨艺好坏有什么关系,我将来又不会去你们家做厨娘。”白璃说着,将莲藕按在桌上准备开切。

    “白璃,我再问你一句,红豆她究竟在哪儿?”

    这刀还没下去呢,高湛就把自己的手覆在了莲藕上。白璃瞪了他一眼,将刚刚摆好的莲藕又递回到了白泽手里:“弄脏了,再洗洗吧。”

    “白璃,我脾气可不好的。”高湛气得脸都红了,就差当着白璃的面将佩刀给亮出来了。

    “你脾气不好找你爹娘去,干嘛跟我说。”白璃往后退了半步:“我已经回答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相信的。你既不相信,那干嘛还要问我。”

    “你说红豆在河里!”

    “没错啊,红豆姑娘是在河里。你要是不信的话问问他,白骗子,你应该认识吧,在你们花溪镇上摆摊儿算命的。或者,你也可以去问问我师傅,我们是一起见的红豆姑娘。”

    “她死了?”高湛终于明白了什么:“你的意思是,她跳河了。”

    “没错!”白璃点头,懒得再跟高湛这个莽夫解释什么。

    “是你把她推下河的?”

    “我看起来像是有病的样子吗?”白璃叉腰:“还是在你小高捕快的眼里,我白璃就是一个杀人凶手,且还是跟你们家有仇的那种。不是潜伏到你们高家行为不轨,就是害你哥,害红豆姑娘。”

    “若不是你将她推下去的,为什么不拦着,为什么不救她?”

    “笑话,我为什么要拦着,我又为什么要救她?”白璃蹙眉:“是你哥新婚之夜用剑刺人家的,也是你哥放着好好的洞房花烛夜不过,非要走的。人家红豆姑娘伤心,一时想不开非要跳河,你说我一个外人,一个在你们高家打临时工的厨娘,我有什么资格和立场拦着人家不让跳的。人活着的时候你们不珍惜,现在人没了,死了,你们一个两个的在这里玩深情款款,义正言辞的是给谁看呢。不稀罕我做的下酒菜是不是,得,我还懒得做了。白骗子,走,回房睡觉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