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65章 癫狂症与糖醋鱼(7)

时间:2021-01-15作者:绾紫彤

    “那是后来的事情了,谁家会让一个痴痴呆呆的孩子出来见人呢。”韩老爷叹了口气:“带着妻儿回到花溪镇上之后,我便想着日后如何营生的事情。我是厨子,除了会做饭,再没有别的长处。皇上虽给了些赏赐,可我们一家三口也不能坐吃山空啊。正好镇子上有座酒楼要盘出,我实地瞧了下,觉得还不错就给买了下来,开了现在的这座春日宴。”

    韩老爷紧蹙着的双眉在说出春日宴这三个字时,略微松散了些:“说远了,说远了,这怎么扯着扯着又扯回到酒楼上去了,说我儿子的事情。是这样的,在小儿满十六岁那年,我和他娘就寻思着给他选门亲事。这孩子大了,总要过他自己的日子。再说了,我跟他娘的年纪越来越大,就算给他留下了春日宴,留下了这些钱财,他那个痴痴傻傻的样子也不一定能守住。我们想着,趁着我们还能管事儿,给他娶个妻子,生个孩子,兴许在我们走之前,还能把孙子给照看大了。”

    “不错的主意。”白泽由衷的说道:“只是这亲事也不好办吧?”

    “先生说的是,虽我韩家不缺钱,可正经人家的姑娘谁又愿意跟着个傻子过日子。无奈之下,我们也只能去寻那些穷苦人家的姑娘。可即便是穷苦人家,也没有几个愿意将女儿嫁进来受罪的。就在我跟孩子他娘愁眉不展时,酒楼外头突然来了一对儿贩鱼的父女。那父亲,一看就是身患重病,来日无多。姑娘倒是长得很水灵,且他们带来的那些鱼也都不错。我见他们可怜,就买了全部的鱼,且试着问了句姑娘是否已许配了人家。就因为多问了这么一句话,我们就找到了那个我们想要的儿媳妇。”

    “韩老爷的意思是,韩家少夫人就是那位卖鱼的姑娘。”

    “是,她姓,小名瑶瑶。虽是个卖鱼的姑娘,却通情达理,十分孝顺。”说起这个儿媳妇,韩老爷眼睛里明显有了光:“别看着我们韩家现在住的是高宅大院,吃的是山珍海味,可这些东西都是从春日宴那一盘盘菜里得来的。别人虽称呼我一声韩老爷,可我自个儿清楚,我呀,原就是个厨子,也是从那些苦日子里一点点熬出来的。我倒是想着给我儿子娶个官家小姐,能诗绘画的千金,可人家姑娘愿意进咱们韩家的门吗?瑶瑶虽是个卖鱼姑娘,却懂得盘算之法,且会一手不错的厨艺,更重要的是,她不嫌弃我家儿子痴傻。在我心里,她就是我们韩家最好的儿媳妇。”

    “韩公子我倒是在街上碰见过几次,但韩少夫人,却似乎从未见过。”

    “白先生没有见过是正常的,瑶瑶她不喜见生人,也不喜欢到街上走动。每日里除了精心照顾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就是到春日宴的后厨里帮忙,我们那里有许多的菜都是瑶瑶先做出来之后教给旁人的。”韩老爷见韩公子只是原地转圈,并没有再次发狂的迹象,就寻了张凳子坐下:“或许是老天可怜我们韩家,也或许是老天不忍心见我们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居然只能一辈子守着个傻子过日子,我儿子的痴傻症居然一天天好起来了。”

    “病好了,是件好事啊。”

    “是好事,我们全家都很高兴,觉得这是件天大的好事,哪会想到,他痴傻的毛病好了,良心却坏掉了。自从他好了之后,他就开始嫌弃瑶瑶,觉得瑶瑶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甚至说瑶瑶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子难闻的鱼腥气。瑶瑶是渔家姑娘,自小靠打鱼为生,这身上多多少少沾些鱼腥气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可我这个儿子,就是嫌弃人家,自从好了之后,就再也不肯与瑶瑶共居一室,甚至故意冷待她,故意将这外头的姑娘领进门来气她。红玉,就是白先生刚刚提到的那个红玉就是我这混账儿子从花锦坊里带回来的姑娘。”

    “韩公子带了别的姑娘回府,韩老爷与夫人都不管的吗?”

    “我管啊,我打过他,骂过他,可他这个不争气的根本就不听。他娘呢,原就因为当年的事情怨恨我,又见儿子痴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好利索,对他更是宠的厉害,不分青红皂白的袒护。百般无奈之下,我也只能给他立个规矩,这不管他从外头带回多少姑娘,都不能给其名分,更不能生养孩子。我们韩家的儿媳妇,我就只认瑶一个,我们韩家的孙子孙女,我也只认瑶生的。他若是不听,我就跟他断了父子关系,从今往后,他爱去哪儿去哪儿,我是再也不管了。”

    “韩老爷真是用心良苦。”

    “他若知道我是用心良苦就好了,我倒是帮我那个好儿媳妇守住了她在韩家的位置,可我那个儿媳妇瑶瑶根本就不稀罕。她说她原就是渔家姑娘,是配不上我家这个没良心的儿子的,现如今,我儿子的病也好了,她也该回去安安心心打渔卖渔了。”

    “韩少夫人走了?”

    “不是走了,是被我这个混蛋儿子给休了。他苛责,冷待人家瑶瑶,人家能不伤心吗?要知道他痴傻的时候,人家都是怎么对他的。那个时候,他也特别黏着瑶瑶,就是吃口饭菜都得让瑶瑶喂。病好了,心傻了,脑子也没有了。他得知瑶瑶与我们说的那些话,就讥讽人家,说人家瑶瑶是有自知之明,然后写了封休书,不由分说的就将人从韩府里给推了出去。瑶瑶走的那天,外头下了特别大的雨,可瑶瑶她连把伞都没拿。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瑶瑶了。”

    “红玉呢?这个红玉失踪又是怎么回事?”

    “瑶瑶走了没几天,这个红玉就失踪了。”韩老爷皱起眉头:“她原就是我这个混账儿子从花锦坊里带回来的姑娘,行事作风,都叫人极其讨厌。听闻她失踪,我也没往心里去,想着走了就走了,永远不回来才好。不瞒先生,直到我儿子患病,我都没把他跟红玉失踪的事情联系到一起,或者说是将红玉失踪跟我这儿子患病联系到一起。我一直以为,是他原先的痴傻症又给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