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66章 癫狂症与糖醋鱼(8)

时间:2021-01-15作者:绾紫彤

    “看来韩老爷你是真的不清楚。”

    “我是真不清楚!”韩老爷气得直拍自己大腿:“不瞒先生,我对这个红玉是极其讨厌的。这花锦坊,是个三教九流混杂的地方,里头的姑娘也都是分着的。这个红玉就是里头最不堪的那种,既不会琴棋书画,又不会唱歌跳舞,仗着稍微有点儿姿色,也不愿意在里头做那种端茶倒水伺候人的活儿,一门心思都用在勾男人身上,做梦都想着让男人为其赎身,最好还能母凭子贵,做个正经人家的夫人。”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走,红玉姑娘这么想,也没什么错啊。”

    “先生说的是,这若是站在红玉那边考虑,她这么想的确没错,可但凡是正经人家,谁愿意自己儿子身边跟个这样狐媚的女子?又有哪个正经人家愿意让这样的女子进门做夫人。既丢不起那个人,也经不住别人在背后絮絮叨叨,戳你的脊梁骨。我们韩家,也算是老实本分的人家,我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女人登堂入室。自她进到这门里头,别说是她,连我这个混账儿子,我都懒得见他一面,怕生气。所以,这红玉的事情,我是当真不清楚。”

    “没关系,韩老爷不清楚的事情,咱们可以问问红玉姑娘本人,亦或者是令公子。”白泽说着,掏出两张符咒来,一张贴在韩公子的脑门上,另外一张却朝着韩公子背后摁去。

    正当韩老爷想要出声询问时,忽见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趴在儿子的后背上,整个人都给吓到了。

    “白……白先生……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韩老爷不必惊慌,这位就是红玉姑娘。”白泽介绍完,随即转向趴在韩公子后背上的那名红衣女子身上:“烦请红玉姑娘从韩公子的背上下来,当着人家父亲的面,有些不合适。”

    红玉默不作声地从韩公子的背上溜了下来,但并未站立,而是像一条无骨的蛇一样趴在地上。

    韩公子在晃了几下脑袋后,人也慢慢清醒了过来,待看到那个趴在地上的红玉时,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跑到韩老爷背后,一脸惊吓地说着:“爹,有鬼,咱们府里有鬼!”

    “不用你说,爹看见了。”韩老爷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儿子的手。

    “爹,是红玉,红玉她死了,她变成了鬼,她不会放过我的。”

    “爹知道,爹眼睛没瞎,爹刚才就是亲眼看着这个红玉从你背上溜下来的。你说你,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这么个东西。”

    东西两个字刚说完,红玉就“嗖嗖”地爬到了韩老爷跟前,吓得韩老爷一个转身,藏在了韩公子身后:“叫她走开,你爹我心脏不好,我怕被她给活生生吓死。”

    韩公子快哭了,他皱巴着脸说:“我不敢,我也快被吓死了!”

    “咳!”白泽轻咳一声,对红玉道:“红玉姑娘,麻烦你往这边儿来来。”

    红玉听了白泽的话,有些不甘心的往后退了退。

    见红玉挪了过去,韩老爷这才松了口气,紧着声说:“白先生,你要问什么就赶紧问吧,问完之后能不能把这个红玉从我们家里给带出去。只要你能把她带走,以后你到我们春日宴吃饭,我全部给你打折。”

    “打折啊?”白泽抿了下唇说:“我就是一穷算命的,我根本没有钱去你们春日宴吃饭。”

    “免费,不要钱!”韩老爷伸出一只手来:“我是春日宴的掌柜,我说了算,只要先生能把这个红玉从我们家里带走,让她从今往后再也不要缠着我儿子,我们春日宴就是先生家的厨房,随便先生什么时候去吃都行。”

    “好吧,看在韩老爷如此热情真挚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白泽轻咳两声,蹲下,问红玉:“红玉姑娘可还记得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

    红玉看着白泽点了点头。

    “可以说吗?你放心,不管他是人还是鬼,我都可以向你保证,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你。”

    “是韩得水。”红玉咬着嘴唇,用力吐出四个字来。

    “得水?怎么可能是得水?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得水不忍心看你继续迷惑我儿子,扰乱我们韩家这才下手杀了你。这个韩得水,也不枉费我这些年如此信任他。”

    “呵!”红玉发出一声轻笑:“韩老爷当真以为韩得水杀我是为了他吗?”

    这个他,指的是韩老爷的儿子,也就是韩家唯一的独子,如今站在韩老爷跟前的韩公子。

    “你什么意思?”韩老爷也听出红玉话里的不对来。

    “什么意思?韩老爷不妨问问公子,是谁将他带去的花锦坊,又是谁将他领到了花锦坊的后院与我相遇,并且私会的。”

    “是谁?”韩老爷当真问起自己的儿子来。

    “得……韩得水。”韩公子结结巴巴地回答。

    “然后呢?”韩老爷从韩公子背后绕出来,目光直直地看向红玉。

    “然后?然后就是让我迷惑上公子,让公子心甘情愿的为我赎身,将我带回你们韩府来啊。哦,有件事,你们还不知道。韩得水最初的计划是让我取代韩夫人,最好是能给公子生下个一儿半女,待孩子出生之后,就把韩公子以及韩老爷你给杀了。这个杀,当然不是用刀的那种,而是用毒或者制造什么意外。等你们死了,我的孩子就会顺理成章的变成韩家真正的主人。至于韩得水,则可以获得你们韩家的春日宴。”

    “春日宴,他居然惦记我的春日宴。”韩老爷再次气得跺脚:“枉我这些年待他不薄,他竟忘恩负义,想要独吞我们韩家的产业。”

    “韩老爷,您更应该在乎的不是这个韩得水想要你跟公子的命吗?”白泽善意地提醒着:“命,红玉姑娘说了,韩得水原是打算要了你跟韩公子的命的。”

    “春日宴就是我的命,是我们韩家的命,若是没有了春日宴,何来的我们韩家这偌大的产业。”韩老爷拍着胸口:“韩得水呢?来人啊,把那个韩得水给我叫过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为何要丧着良心图谋我们韩家,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