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69章 癫狂症与糖醋鱼(11)

时间:2021-01-18作者:绾紫彤

    韩府,韩公子已经挨了一刀,胳膊上鲜血直流。眼看着黑衣人的第二刀就要落下,且目标正好是他的脖子时,韩公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听见的反而是熟悉的,温柔的询问:“相公你没事吧?”

    “瑶……瑶瑶?”韩公子睁开眼,见瑶挡在他面前,黑衣人手里的刀则正好砍在她的后背上。可即便这样,韩公子面前的瑶仍是笑着的。

    “真好,相公还没有忘了瑶。”

    “你……你怎么……”韩公子结巴着。

    “相公闭上眼。你放心,有我在,你跟爹都不会出事的。”瑶说着,自嘴角沁出一滴血来。

    “闭眼,好,我闭眼。”韩公子看到了瑶嘴角沁出的那滴血,却选择了快速闭上眼睛。

    瑶一个转身,直接将黑衣人扫出门去。

    “少夫人?少夫人你可真是命大啊,那么多人,居然也叫你给逃了。”韩得水无视被打飞出去的手下,而是盯着瑶的那张脸:“可惜了你这么个小美人,竟自己跑回来给他们陪葬。”

    “那些人,都是你安排的?”瑶问,任凭后背的血迹染红了衣衫。

    “没错,是我安排的,包括叫红玉将你哄骗出去都是我的意思。哦,对了,红玉跟你说的那些话,不是你这个蠢货相公教的,而是我教的。如何?是不是很开心呐。开心就好,开开心心上路,比哭哭啼啼可要好看多了。”

    “是要上路,但不是要我们上路,而是你自己。”瑶说着,一个瞬移,就到了韩得水身边,然后用手死死卡住了他的脖颈:“你杀我,我可以不计较,但你杀我相公,却对不行。”

    “你……你不是人。”韩得水惊恐地盯着瑶的脖颈,那上面,正在长着一层层的鱼鳞:“妖怪!你是妖怪!”

    “你说的没错,我是妖怪。你既知我是妖怪,就该明白。今日,你是活不成了。黄泉路上,阎王殿内,不要忘了告诉他们,杀死你的是我瑶。”

    瑶稍稍使劲儿,韩得水便停止了呼吸,只是那双还睁着的眼睛里依旧盛满恐惧。

    那些黑衣人见韩得水死了,在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飞快的逃开。

    “瑶……瑶瑶?”眼看着瑶受伤,眼看着瑶慢慢地长出一身鱼鳞,韩老爷却并未害怕,而是一脸心疼的走到她跟前,用手指着已经毫无生命气息的韩得水,老泪纵横地问她:“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他害得你?”

    “爹,我没事。”

    “傻孩子,你都变成这个样子了,怎么会没事呢?韩得水,是他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是不是?你放心,爹不会不管你的,爹会给你请这天底下最好的大夫。瑶瑶,爹知道,是我这个蠢货儿子对不起你,是我们韩家对不起你,你原谅他好不好。你的病,咱们治,你的伤,咱们也治,咱们以后都好好的,我保管不会再叫他将外头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给带回来。韩家需要你,咱们春日宴也需要你。”

    “爹,我没走,我其实一直待在春日宴。”瑶笑着,浑身散发出淡淡的白光来。

    韩公子睁开眼睛时,看见的就是这幅情形。他先是害怕的缩到了墙角,紧跟着大喊大叫:“爹,她是妖,她是会杀人会吃人的妖。”

    “相公——”瑶看着韩公子,既伤心,又无助。伤心是因为他脸上那个害怕自己的神情,无助是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相公,瑶是不会害你的。”

    “我不信,你是妖,你是吃人的妖,你来我们韩家,肯定是别有目的的。”韩公子不停扭动着身体,原本贴在他后背上的符纸掉了,他的眼神和表情又开始变得癫狂起来。

    “混蛋,瑶瑶对你如何,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就算她是妖又能如何?她比红玉那个人好多了。我不管你怎么想,我们韩家就只有瑶瑶这么一个儿媳妇,你也只有瑶瑶这么一个夫人。”韩老爷一副恨恨的模样:“瑶瑶,你知道的,他有病,脑子不清楚,你可千万别听他胡言乱语。”

    “爹,你放心,瑶瑶是不会跟相公计较的,更不会将相公方才所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瑶瑶会永远记得相公之前对瑶瑶的好。”瑶笑着,走到白泽跟前:“白先生,瑶瑶能否有个不情之请。”

    “你想让我帮你救他。”白泽看着瑶的眼睛:“你可想清楚了?你虽受伤,但只要安静的养上几百年,就能复原。虽没了元丹,却依旧可以修行,只是速度比不上从前而已。”

    “若是不能与心爱之人相伴,再活百年也是寂寞。先生比瑶活得时间还长,应该明白瑶的感觉。对于瑶来说,活得已经够长了,若是能够救相公,瑶情愿从这个世上消失。”

    “白先生,瑶瑶,你们这是在说什么话,我怎么觉得我有些听不懂了。”韩老爷先是看看白泽,跟着又看了看瑶,他似乎听到了什么秘密,又似乎什么秘密都没听到。

    “韩公子说的没错,瑶是妖,她本是山溪间的一条鳐鱼,靠吸取天地精华为生,历经千年才得以幻化成人。只因涉世不深,被妖道设计,这才与你们韩家结下了渊源。韩公子的痴傻症并非药石之力,而是瑶剖出了自己的元丹给他服用,这才让他好起来的。她本事旧伤未愈,又没了元丹,又被韩得水设计,这才变成了如今这个狼狈的样子。”

    “瑶瑶——”

    “爹,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公会好的,春日宴也会好的。对了,我留下了不少做菜的方子,全都搁在春日宴二楼那间爹你平时用来休息的客房内,我写得很仔细,还留下了简单的图谱,爹你那么厉害,肯定一看就能明白的。至于相公,就让他忘了瑶吧。”

    瑶说着,抬手。一道粼粼白光从韩老爷与韩公子眼前拂过,他们闭上眼,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