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71章 癫狂症与糖醋鱼(13)

时间:2021-01-18作者:绾紫彤

    “梆……梆……”

    更声渐远,韩家门外悬着的那两盏红灯笼被人点亮,原本死气沉沉的宅院里也渐渐有了人来人往走动着的声音。

    厨房里,白璃低头不语,静默地看着自己那两只手。手背上,还沾染着鳐鱼独有的酸甜味儿。她用力搓了下手,将头埋到了膝盖里。

    白泽刚刚回来,手里端着空盘子。

    见白璃如此,原本暗沉的眸子越发的黑了。他搁下盘子,走到白璃跟前,蹲下,从包里取出一张很小的符纸来:“这是遗忘符,如果你觉得心里难受,我可以帮你忘掉这段经历。”

    白璃抬头,与白泽的那双眼睛对视着,过了许久,她才用委屈的,带着哽咽的声音说:“你怎么什么符都有啊?”

    “我是骗子嘛,不准备齐全点儿,咋骗人呢?”白泽扯起嘴角,“你也知道我生意不好,不准备齐全点儿,估计要饿死。”

    “不会饿死的,我会做饭,我可以去当厨子。”白璃努力地调整着情绪:“你放心,我会把你当朋友的,只要我跟师傅有口吃的,就会有你的。”

    “璃儿,你真好,要不,我以身相许吧。”

    “去!谁要你以身相许啊。”白璃终于笑出了眼泪:“白骗子,我怎么觉得我是个杀人犯啊。我妈……就是我娘,说我从小爱吃,才三四个月就知道盯着人家的碗筷看,再大一点就会吧唧嘴。同龄的孩子还在吃奶的时候,我就开始跟大人夺碗。五六岁吧,我就开始跟着我娘做饭,我记得我第一次杀鱼也是在那个时候。活鱼,我爹特意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刚拿到手里的时候滑不溜秋的,不觉得害怕,只觉得好玩儿。”

    白璃说着,竟坐到了地上,眼睛里蓄着的水雾也更多了。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娘教我做的第一道鱼就是这个糖醋鱼。她告诉我,这做糖醋鱼最好用鲤鱼,但不能选太大的,因为太大了,锅里装不下。如果是自己不会杀鱼的,可以让市场上的掌柜帮着处理一下,但最好是学会自己杀,因为现杀现做的才新鲜,鱼肉的味道也会更好。先清洗,然后去掉鱼身两边的腥线,打花刀,刀口要深,这样炸出来的才好吃。你说奇不奇怪,那条鱼也是活的,可我下手的时候,异常干净利索,一点都不像是小孩子初次上手,连我爹娘都夸我是块当厨子的好料。可刚刚动手的时候,我的手明显在抖,划下去的每一刀,我都不忍心,我觉得我不是在杀一条鱼,我是在杀瑶。”

    “我知道,我知道,我真的知道。”白泽伸手,将白璃轻轻抱住:“都怪我,怪我不会做鱼,要不这种事情,我就自己来了。”

    “白骗子,你说瑶她傻不傻?她的相公根本就不会记得她啊。等韩公子的病好了,韩家肯定会再给他娶个媳妇,到时候,他还会记得瑶是谁吗?”

    “她的确很傻,但她自个儿觉得值得。”白泽轻轻拍着白璃的后背:“你问我的这些话,我其实也都问过瑶。她说,如果不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再漫长的岁月也不过是在吃苦。她已经活了很多年了,她不想再那么一个人,孤零零的,漫无目的地活下去了。”

    “可韩公子——”想起韩公子的那张脸,白璃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哪里值得瑶去喜欢了。”

    “傻丫头,感情的事情是说不清楚的。但是,我特别认同你刚才说的话。这个韩公子的确不值得瑶喜欢。”

    “认同又能怎么样,瑶她哭着求着,甚至不惜用将自己撞死来威胁我,我又能怎么办呢。”白璃说着,突然推开白泽,站了起来:“哎呀,我怎么那么傻呢,我可以叫师傅来啊,师傅肯定有办法阻止瑶的。”

    说完,又沮丧地蹲了下去:“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瑶死了,变成糖醋鱼被那个韩公子吃掉了。我以后,都不想再做糖醋鱼了。”

    “不想做就不做了,除了符咒,我这里还有个小玩意儿,你要不要?”白泽伸手,一个散着柔和白光的小鱼形状的鱼骨头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鱼骨头,是瑶的吗?”

    白泽点头:“治疗颠狂症,只需要服用鳐鱼的鱼肉即可,不需要连瑶的精魄一同吞下去。我在你动手之前,就已经用引魂符将瑶残存的精魄引出,然后放在了这个小鱼骨头里。你若真觉得心里不舒服,就把它戴在身上,日久天长的,没准儿还能再养出一条鳐鱼来。”

    “真的?白骗子你这不是在骗我吧?”

    “放心,我白泽就算骗尽天下人都不会骗白璃的。况且,我自天地初开到现在,还没骗过人呢。”

    “吹吧你,还自天地初开呢。”白璃皱了下鼻子,小心翼翼的将那枚鱼骨头给捏了起来。

    “你是喜欢戴在手上,还是喜欢戴在脖子上。”白泽指了指小鱼骨头:“你这么拿着,怕是不方便。”

    “脖子上吧,戴在手上,我怕丢了。不管你方才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会把它一直带着,我能活多久,我就戴多久,直到它变成一条小鳐鱼。”

    “拿来!”白泽伸手。

    “什么?”

    “小鱼骨头,我给你做成项链。”

    “你还会这个呢?”白璃将手里的小鱼骨头递过去。

    “我可是白骗子,什么不会呢。”白泽伸手,在白璃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下,还没能白璃发火呢,他就像是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一条坠着小鱼骨头的项链:“转过身去,我给你戴上。”

    “我自己可以的。”

    “哪有姑娘家自己给自己戴的,我给你戴。”

    “好吧,看在你我都是姓白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让你帮着戴一回吧。”

    小鱼骨头项链戴到了脖颈上,竟有一丝暖暖的感觉。白璃在心里说着:“瑶姑娘,你可得争点儿气。至于我呢,也努力健康长寿,尽量活的长久一些吧。”

    趁着白璃走神儿的功夫,白泽突然靠近她耳边,轻轻说了句:“璃儿,你说咱们两个都姓白,将来若有了孩子,小名就叫白白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