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72章 三足鳖与清蒸八宝甲鱼(1)

时间:2021-01-18作者:绾紫彤

    一觉睡醒,已是傍晚。

    白璃舒展了下四肢,将挂在脖子上的小鱼骨头拿了出来。小鱼骨头是暖的,通体散发着柔和的白光。轻轻地,用拇指摩擦了两下,白璃叹口气,将小鱼骨头又给塞回了衣领。

    她做了一个浅浅的好梦,梦里全都是在水里游动着的鳐鱼,其中一只隐约有了人的模样。

    隔着漏风的窗子,白泽的声音先传了过来:“璃儿,你可是醒了?肚子饿不饿,饿的话,带你去吃好吃的。”

    白璃刚想回应,就听见了韩老爷的声音:“白先生,你家妹妹可是醒了?这饭菜都已经备好了,就等着两位呢。”

    “叫什么妹妹?那是白姑娘,是我未来的心上人。”白泽口气里带着一些些埋怨。

    韩老爷似乎呆愣了一下,随后解释道:“是我糊涂了,虽都是姓白的,可瞧着先生与那位姑娘的五官也没什么相似的地方。只是……先生方才说的这个未来的心上人是什么意思?”

    “就是璃儿现在还不同意的意思呗。”白泽郁闷道:“韩老爷,你见多识广的,能否告诉我,这姑娘该怎么讨好才是啊。”

    “老小子,我警告你,别打我家丫头的主意。”还没等韩老爷开口呢,陶老头儿就拎着一壶竹叶青回来了。

    “璃儿不小了,再长几年总归是要嫁人的,与其嫁给那些凡夫俗子,倒不如嫁给我。好歹也算是知根知底的不是。”白泽凑到陶老头儿跟前:“你只是璃儿的师傅,璃儿这么聪慧的姑娘,终身大事,自然还得由她自个儿做主。您老人家还是少操些心,等着我们日后孝敬就是。”

    “白泽!”陶老头儿眯起了眼睛。

    “饕……陶老爹。”白泽勾起唇角,小声道:“你猜,璃儿他知不知道你原本的名字是什么?”

    “哼!”陶老头儿轻哼一声,走到门口,用脚尖在门板上轻轻踢了下:“丫头,你听见这老小子说的话了。”

    “他一算命的,靠的就是他的那张嘴,师傅你跟他计较什么。”打开门,白璃冲着韩老爷礼貌性的一笑:“韩公子的病可好些了?”

    “有劳姑娘惦记,我那混账儿子的病好多了。这不,为了感谢姑娘昨夜出手相助,也为了感谢白先生,老朽特意吩咐厨子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两位过去品尝品尝。唉,这一说起吃的,就想起姑娘昨夜做的那道糖醋鱼了。虽没有口福亲自品尝,可那刀工,色泽以及那飘散出来的香味儿都让老朽垂涎三尺。姑娘是极会厨艺的,到了我那春日宴,还请姑娘不要嫌弃后厨那些厨子们的做法粗陋才好。”

    “韩老爷客气了,我那点儿手艺可不敢跟您春日宴的大厨们比。”

    “我家璃儿的厨艺自然是极好的,但偶尔吃吃别人做的,改改口味也好。”白泽收拾了一下东西:“那个,韩老爷,别光站着,前头带路啊。”

    “瞧我,光顾着说话了,白先生请,白姑娘请,还有这位先生,您也请。”

    “请我们就好,请他做什么,韩公子的事情,他又没出什么力。”白泽伸出一条腿去,直接挡在了陶老头儿跟前:“璃儿师傅,要不,你留下看家?”

    “哼!”陶老头儿冷哼一声,从白泽腿上迈了过去。

    “白骗子,不许你欺负我师傅。年轻人,要尊师重道,尊老爱幼的懂不懂?”

    “尊老……”白泽指着自己:“我其实也很老……算了,一起去吧。”

    刚到春日宴门口,就看见几个人从里头匆匆跑出来。白璃正纳闷呢,心说他们就是来吃个饭,咋还要被隆重接待。莫非是跟韩老爷站在一起的缘故,亦或者是韩老爷实现安排好的,以示自个儿的诚意?

    还没等白璃思索出个头绪,就听见里头有个人说:“掌柜的不好了,马三他出事儿了。”

    “马三出事儿了?”韩老爷提着衣服往前急走了两步,又回头对白璃他们说:“白先生,白姑娘,还有这位师傅,实在是对不住啊。我这后厨里的师傅出事儿了,我得先看看去。这楼上关雎阁就是给三位准备好的雅尖间儿,门口有听吩咐的小二,三位贵客先用着饭菜,容我稍后再上去。”

    “韩老爷不必客气,您赶紧忙去吧。”白璃正跟韩老爷寒暄着呢,陶老头儿已经轻车熟路的自个儿上去了。

    白泽眯了眯眼,一把抓住白璃,对着正往后厨走的韩老爷道:“韩老爷留步,我跟璃儿随你一道过去看看,兴许还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地方。”

    “哎呀,那可太好了,白先生是个有能耐的,说不准还能帮上忙。两位请,从这边儿绕过去就是我们春日宴的后厨了。这呢,原本是紧挨着的两处院子,我先买下了这边的酒楼,开了春日宴,后又买下了这边的小院子,将里头原本的四间房子打通,两间做了厨房,两间做了让厨师和伙计们休息的房舍。”韩老爷一边解释,一边带路,这话说完了,人也站到后厨前了。

    厨房里灯火通明,且飘散着各种食物以及食材的香味儿,可刚闻了一鼻子,白璃就觉察出不对来:“那灶上是不是熬了汤?火大了,煎底了。还有,厨房里是不是做了清蒸鱼?水也熬干了,鱼糊了。”

    不等白璃说完,两名厨子就飞快地跑了进去,先是哎呀一声,紧跟着就是乒乒乓乓,砂锅以及别的物件儿落地的声音。

    “唉!”白璃轻轻摇头,“我这是不是提醒错了,原只是毁了食材,如今倒把厨子也给烫伤了。”

    “璃儿是好心,这做厨子的,能不知道这端东西之前得用东西垫着手。”白泽十分体贴的安慰道。

    “白先生说的是,他们都是厨房里的老人了,怎么连这点儿东西都需要人提醒了。这马三呢?马三去哪儿了?刚你们只说他出事了,他出了什么事,人呢?”

    “回掌柜的,马三儿在水井那边儿躺着呢。”小伙计用手一指,借着厨房里的灯光,隐隐约约能看见水井旁躺着一个胖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