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74章 三足鳖与清蒸八宝甲鱼(3)

时间:2021-01-19作者:绾紫彤

    “能否请白先生告知,这水井里藏着的能勾人魂魄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个女的,穿着粉色的衣裳,头发很长,贴在冰冷的井壁上一动不动。”白泽将目光从水井里收起,转而看向韩老爷。

    白泽刻意压低的声音,让韩老爷禁不住又出了一身冷汗。

    花溪镇原是个富庶繁华的地方,即便中间经历了几年战乱,也没太影响镇上居民的生活。韩老爷靠着自己曾在宫里做御厨的背景,又靠着自己的一手厨艺,将花溪镇上上下下的关节打的是通通的。因为有了这个背景,有了这份底气,在做事情时,也就没了那么多的顾及。

    这春日宴的确是前掌柜的经营不下去了,正好被韩老爷碰见出手给买下的,但后面的这栋宅子,与其说是买,倒不如说是他抢回来的。原主人是一家三口,一对儿老夫妇带着个生病的孙女儿。之所以要将这院子卖掉,就是为了筹钱给孙女儿看病,结果原本说好的十二两银子,先是被韩老爷给压到了十两,最后竟只支付了一两。房契已经被韩老爷拿走了,银子他又不愿意支付,老夫妇在春日宴门口纠缠了两天,不仅没要回银子,还被韩老爷指使春日宴里头的小伙计给打了。

    房子没了,孙女儿的病又越来越重,老人家一时想不开就用裤腰带在暂时栖身的城隍庙里上吊了。老太太呢,眼见着老伴儿上吊身亡,自己也绝了求生的念头,竟当着孙女儿的面,撞死在了城隍老爷身上。

    祖父祖母都死了,身患重病的孙女儿将这一切都记在了韩老爷身上,她先是挣扎着起身,冲着城隍老爷重重磕了三个头,然后趁着天还没亮,跌跌撞撞回到家中,“扑通”一声跳进了井里。

    自那之后,这院子里便开始闹了鬼。

    韩老爷自知理亏,也知道这姑娘是冲自己来的,就请了师傅前来做法。那师傅,也是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竟直接让韩老爷用巨石将这水井给封了。

    也就是说,韩老爷之前给白泽他们讲的都是假的,是他自己为了掩盖真相编出来的故事。

    “不知白先生可有办法?”

    韩老爷觉得自个儿做事妥帖,且将当年发生的事情隐瞒的死死的。哪怕旁人知道了死在城隍庙里的那对儿老人就是这院子的原主人,也没有人将他们的死与韩老爷联系到一起。再加上,他主动提出为其安葬,用了最少的银子,换了花溪镇上最后的名声,就越发没有人会想到这宅子是他耍泼使赖给抢回来的了。

    “法子是有,也不着急在这一时半刻。这样吧,咱们先去吃饭,等到寅时再说。”

    “那马三儿跟这水井……”

    “马三儿丢了魂儿,人事不知,只要把棉被盖好,别让他着凉就行。至于这水井,有我在这里,暂时无碍。可如果你们觉得心里不踏实,就将那块大石头先给盖上。”

    “快,盖上,先给盖上。”韩老爷急道:“只盖上就好吗?白先生你是不是要贴个镇鬼符什么的。”

    “她又不是鬼,我贴个镇鬼符做什么?”白泽扫了韩老爷一眼:“画符很累的,而且我这符也挺贵的,不好浪费。”

    “不浪费,不浪费,我也就是想着能贴个符心安些罢了。”韩老爷掏出一锭银子来递给白泽:“我买先生一张符如何?”

    “韩老爷既有如此诚意,我要说不卖给你反倒显得我小家子气了。”白泽掏出两张符来递给韩老爷:“喏,这一张是镇鬼符,就是价格比较贵的那个,韩老爷可贴在井口上。至于这一张嘛,算是买一赠一,是我送给韩老爷你的辟邪符,搁在身上,可以保平安。”

    “多谢白先生!”韩老爷说着给伙计使了个眼色,小伙计赶紧接过符纸,到厨房端了浆糊出来,仔仔细细给贴在了井口上。

    眼见着符纸贴好,韩老爷这才松了口气,请白泽与白璃回春日宴吃饭。

    “方才与韩老爷说的话,韩老爷可是答应了。”上楼时,白泽故意停了下:“我可以帮韩老爷的忙,但韩老爷必须将手里的那只桃花簪送我。”

    “先生为何非要那支桃花簪,若说簪子的话,我家中还藏有不少珍品,都是打从京城那边买回来的。白姑娘若是喜欢,可尽管到我府里去挑。那桃花簪,虽沾了桃花二字,却是个烂桃花,簪身破损不说,还难看的紧。”

    “既如此,那韩老爷就更不应该宝贝着了。”白泽捏了捏脖颈:“我呢,就只要你手里的那支桃花簪。韩老爷若是同意,等吃过饭,到了寅时,我自会帮你解决你后院里的麻烦。若是不愿,那就各回各家,各过各的安生日子。”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韩老爷心里也清楚,绕是绕不过去的。他咬咬牙,跺跺脚,用力说了个:“行!既是白先生想要的,我理应双手奉上。”

    “不要觉得舍不得,那桃花簪的来历我比你清楚,那东西,你压不住,也降不住。就算有什么天大的富贵,你也无福消受。与其留着生灾,倒不如送给我还能落个人情。韩老爷,我是算命的,我问你要簪子,也是为你好。你在宫内多年,应该比常人更明白一个道理,这钱财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赚再多的银子,也得有命花不是。”

    韩老爷重重叹了口气,拱手对白泽道:“多谢白先生提点,枉我比先生年长了这许多,又自认为经了那么多事,可仍是没活明白,没活通透。听先生一席话,倒叫老朽茅塞顿开。先生请!”

    “那桃花簪究竟是什么样的簪子,竟让你张嘴去问别人要?”白璃原是走在前头的,听见韩老爷方才与白泽说的话,趁韩老爷进入房间与陶老头儿寒暄之际,悄悄后退几步,低声问道。

    “就是一支用桃木刻成的簪子,因是桃木做的,上面又雕刻出了几朵桃花,故而起名桃花簪。”白泽稍微比划了一下:“反正要了也是送给你的,等韩老爷把它拿出来,你仔细瞧瞧便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