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76章 三足鳖与清蒸八宝甲鱼(5)

时间:2021-01-21作者:绾紫彤

    提起后院那口井,韩老爷的脸色立马变了。

    酒足饭饱,陶老头儿摸了摸圆溜溜的肚皮,又问韩老爷讨了一瓶春日宴的招牌好酒,说是去街上溜食儿。白璃“哎”了两声,陶老头儿却只是摆了摆手,说了句:“丫头,看好自己,可别听那老小子胡言乱语的,他就是想着法的占你便宜。”

    “璃儿,别听你师傅瞎说,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咋这嘴里就没有个正经的。”白泽热情的将白璃从外头走廊又给拉回关雎阁里。

    距离白泽说得那个时间还早,两个人就靠在椅子上,有一句每一句的斗嘴。

    韩老爷寻思着,老让两位客人坐在雅间儿里也不是事儿,后院厢房倒是还有一间空置的,平时也是勤着打扫的,这会儿过去,稍微整理一下就能用。

    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走到后院,看见厨房里的灯全都灭了。不光灯灭了,就连炉灶里的火星儿都不见了,整个院子里黑漆漆的。

    韩老爷一边喊着伙计的名字,一边往平时伙计们住的房间去,刚走到院子中间,就感觉平地里起了一阵阴风,紧跟着一双手就从他脖子后面伸了过来。接着天上昏沉沉的月光,韩老爷看见那是一双纤细苍白的女人的手,手指很红,却不是女子的蔻丹,而是染了人血。

    韩老爷双腿一软,紧跟着尖叫一声,闭眼就跑。

    风,呼呼的。不用回头,他也知道,那个女人一直在跟着自己。

    终于,他跑到了伙计们住的那间厢房,可使劲推了几下房门都没能推开。转身想要再跑回春日宴时,就看见一头黑发凑了上来,两只手不偏不倚正好卡在他的脖子上,窒息的感觉随之而来。

    恐惧跟死亡比起来显然不算什么,韩老爷急中生智,竟也抬起自己的手,用力去掐女鬼的脖子。

    在春日宴的屋顶上,陶老头儿一边喝酒,一边用手抚摸着溜圆儿的肚皮,小声道:“喝酒得有戏看,这才精彩嘛。”

    韩老爷掐得很用力,可对方根本没有感觉,反而将自己的整张脸全部贴了过来。尸骨腐烂的味道,以及腥臭的井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韩老爷几乎当场翻了白眼。他死死闭着眼睛,使劲全身力气猛地将女鬼推开,大喊一声:“白先生救命!”然后一溜烟横穿整个院子,跑进了春日宴里:“白先生,出来了,那井里的东西出来了。先生救我,先生救我啊!”

    关雎阁里,白泽捏捏耳垂问白璃:“璃儿,你听清楚韩老爷在喊什么了吗?”

    “好像说什么井里的东西出来了。”白璃皱着眉道:“你那符纸该不会是假的吧?”

    白泽像是被人说中的心事一般,嘿嘿一笑说:“也不全是假的。”

    “你还真有假的。”白璃用手指着对方:“你还真是白骗子,符纸也造假,万一真遇到事情不灵了怎么办。”

    “这世上天平的很,哪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大多数来找我算命的,无非也就是求个心理安慰。这管用的符纸得用我的血来画,我兜里那么多符纸,如果都用血来画,那我得补多少才够啊。你也知道我穷,想要开个张买个馒头吃都不容易,怎么舍得浪费我好不容易才养出来的血。再说了,我给韩老爷的那张也不是假的。不,我兜里也没假的,就是一部分是用血画的,另外一部分是用朱砂画的。这朱砂也有驱鬼辟邪的功效,所以不能说是假的,只能说是没那么厉害,没那么管用的。”

    “知道不管用还卖给人家,惹出事情来可怎么办?”

    “放心放心,没事儿没事儿。”白泽又贼兮兮的去牵白璃的小手,却被白璃给躲开了。

    “我师傅说了,让我小心着你。我也觉得你是居心不良,存心占我便宜。”

    “天地可鉴,我只是喜欢璃儿你。”

    “我不喜欢你。”白璃说着,就往楼下跑。

    刚跑到春日宴与后院相连接的地方,就看见韩老爷与一个女人纠缠在一块儿。

    “白姑娘,救……救命!”

    白璃摇摇头,往后面退了两步:“韩老爷,对不住啊,我只是个厨子,不是法师,我可对付不了你后面那个东西。白骗子,白骗子你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这不已经到了,我们家璃儿在哪儿,我就在哪儿。”白泽挽起袖子,从布口袋里抽出一张符纸,也不知道嘴里念叨了些什么,那符纸竟朝着女鬼飞过去,且不偏不倚正好贴在她的额头上。女鬼尖叫一声,真个身体迅速萎缩,最后变成一洼黑血。

    “这是腐化了?”白璃盯着那滩黑血,用手掩住了口鼻。

    “不是!”白泽张了张嘴,却只给出了两个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璃儿你解释,总之,那个东西不完全是鬼,只是附着了一缕精气而已。”

    待白泽取下挂在廊下的灯笼,走到那滩黑血旁,照着给白璃看时,白璃才发现,那并不是一滩黑血,而是在浑浊的液体里掺了一层黑色的头发。那些头发铺在地上,又被那些浑浊的液体给渗透了,看起来就像是一滩血一样。

    “看清楚了吗?”白泽问,见白璃点头,就直接蹲下去,用手将表面的头发拨开。

    一张被压扁的人脸,但只有嘴巴和下颌的部分还能勉强别人,余下的模糊一片。在将表面压扁的人脸挑起之后,白璃看到了一些小鱼,或碰乱跳着的小鱼。

    “这些小鱼是——”

    “就是你刚刚出来时候看见的那个跟韩老爷纠缠在一起的东西,有人施了法,将井中女鬼的一缕精气附着在了这些小井鱼的身上,重新做了一个。我估摸着,是他太清闲了,闲着没事儿,想要找点儿事儿做做。”

    说话间,白泽抬头望屋顶上扫了眼。

    白璃瞧见了,特意往院子中间站了站,然后仰起头往屋顶上看:“那上面有人吗?”

    屋顶上空空的,倒是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酒香气,且闻起来很像是他们在关雎阁里喝的那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