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77章 三足鳖与清蒸八宝甲鱼(6)

时间:2021-01-21作者:绾紫彤

    “白先生,白先生我知道错了,你救救我,救救我。”韩老爷看见地上的那些小鱼,整个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都怪我贪心,都怪我不讲良心,可当初……当初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今天这一步啊。我那时只记得自己是商人,忘了自己还有良心了。我不是人,我该打,但我不能死啊,我家里还有夫人孩子,还有个八十岁的老娘要照顾呢。”

    韩老爷一边说着,一边朝自己脸上不停甩耳光。那架势,倒是没让白璃瞧出几分心疼来,反而觉得有些厌烦。

    “白骗子,要不,咱们走吧!”白璃指了指外头。

    “白姑娘,你们可不能走啊。你们走了,我怎么办?我的春日宴该怎么办?”韩老爷坐在地上抽泣。

    “你若不说方才那些话,我们拿钱办事,自是要帮你解决你的麻烦的,可听你方才那么一哭吧,我反倒觉得若是帮了你,对不起那死在井下的姑娘。你家里有夫人,有孩子,有老娘,所以你不能死,那这小院的原主人呢?他们就不是老人,不是孩子,不是人命了?”

    “白姑娘说的是,教训的也对,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韩老爷抹着眼泪站起来:“可不想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就算是知道自己错了,也没有后悔药可吃。白姑娘,行行好,你就让白先生帮帮我吧。我发誓,以后一定做个好人,做个知恩图报的,善良的好人。”

    “如果做不到呢?”

    “那就让我变成鳖,还是缺胳膊少腿儿的那种,让我一辈子待在井里,永远不见天日。”韩老爷指天发誓,不曾想,半空中竟落下一道旱雷,吓得韩老爷赶紧缩回了手指。

    “璃儿,要不咱就看在银子的份上,勉强帮他一回?”白泽小心翼翼地询问。

    “帮是可以帮,但不是看在银子的份上,而是看在井里那位姑娘可怜的份上。小小年纪,就被沉在井里,暗无天日的,日子一定很难过。若是能帮她,咱们还是帮帮吧。至于韩老爷,帮了姑娘也等同于帮了他,只要他不问咱们要回银子就好。”

    “不要不要,一定不会要的,之前允诺给先生的,会尽数奉上,待此事解决后,我还会另外送一些礼物到寺里。”韩老爷讨好着说:“这样吧,我还有一处小院子,就在那嗟衣寺附近。我瞧先生以及那位老先生整日住在寺中也不是很方便,我可以将小院子整理出来,三位想要住多久,就住多久好不好?”

    “不好,我家璃儿不喜欢那种束手束脚的地方。这若是别人家的院子,住起来,总是有些麻烦的。”

    “不麻烦不麻烦!”韩老爷赶紧摆手:“我那小院子原就不值钱,这不,前阵子还遭了战乱,里头被砸被毁了不少东西,现在搁着也是挺碍眼的。白姑娘若是不嫌弃的话,我立马将这院子转给白姑娘。”

    “那院子得多少钱?多了,我家璃儿可是买不起的。”

    “一……一两。”韩老爷咬咬牙,吐出一个一字来。

    “璃儿,才一两银子,也不是很贵,要不我买了送给你做聘礼?”白泽悄咪咪掏出一两银子来递给韩老爷:“喏,一两银子,看好了,明天记得将那小院子的地契、房契给送到嗟衣寺。”

    “不会忘,一定不会忘的,等会儿事情办完了,我就让府里的下人给白姑娘送过去。”韩老爷虽收了银子,却真真是疼到了心肝儿上。这一个晚上,啥事儿都没干呢,几百两银子没了。

    “有绳子吗,要长一些的,我得下到这水井里才能知道下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形。”白泽取下身上的东西,一样一样递给白璃。

    韩老爷趁着白泽取东西的功夫,赶紧去柴房里将挂在墙上的井绳给取了下来。

    “要绑在腰上吗?”

    “不,挂在手臂上就好。”白泽跳上井台,低头向下望去,只见水井很深,且只有寒气,没有水汽。“璃儿,若我回不来了,你会不会难过?”

    “不会!”白璃干净利索地回道:“你最好给我回来,要不,我将你这些破烂玩意全给点了。”

    “好嘞,知道了,我一定会回来的。”白泽笑容灿烂,用手稍微撑了那么一下井沿,就直接跳了下去。白璃一阵心慌,赶紧扑到井口边,只见井内黑沉沉的深不见底,便俯低身子,冲着井内喊了声:“白骗子,你作死呢,绳子都不栓,就往井里跳。”

    “没事儿,璃儿,我没事儿,我就想看看这水井到底有多深。还好,没我想象的深,且这井下还挺宽敞的。对了,你别在井口待着,这井里寒气颇深,对姑娘家身体有损。”

    白泽话还没说完,白璃就看见一个东西蹭蹭的顺着井壁往上爬。原以为是白泽上来了,没想到,却又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连面目都看不清的女鬼。饶是见过几回女鬼的白璃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得不轻,脸色煞白的对着井口,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咣!”一个酒瓶子从天而降,正好砸在那个女鬼脸上。女鬼吱哩哇啦的叫着坠回井里去。白璃稍微缓了缓,正想提醒白泽注意,忽听井下传来跺东西的声音。

    “让你出去,让你手脚利索的顺着井壁爬出去!让你吓唬我家璃儿,我家璃儿是你这个东西能去吓唬的吗?你也不照照井水,看看你的样子,万一把我家璃儿给吓坏了可怎么得了。你瞪什么瞪,我就是用脚踩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我看你就是砸的轻。”

    “白骗子,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鞋脏了。璃儿别怕哈,这个东西跟刚刚那个东西是一样的,我已经把它们给踩扁了。”才说完,就又听白璃叫道:“璃儿,你知道吗?这井下挂了一排这样的东西,感情这井里还是个铺子。要不,我把它们全部打包带上去,等到鬼节的时候,咱们就拖出去卖。一个,怎么说也得二两银子吧。我粗粗算了下,至少能挣个五十两的。咿,这里还有一个容貌姣好的,估摸着能卖个十几两。”

    白泽每说一句,白璃脑海中就会形成一个画面,到了最后,她已经觉得手脚发凉,头皮发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