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78章 三足鳖与清蒸八宝甲鱼(7)

时间:2021-01-21作者:绾紫彤

    白泽盘腿坐在地上,用手托了下巴,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只趴在对面的老鳖。四周墙上挂了很多他们之前看到的那种“鬼”,一个两个的全都顶着人皮,然而人皮里包裹着的却是一条条的小井鱼。

    “我打不过你!”老鳖扭过头去:“要杀就杀,要炖就炖,别用你那双笑眼看着我,我瘆得慌。”

    “我这双眼睛多好看呐,你居然说瘆得慌。”白泽在老鳖脑袋上点了下:“说吧,你是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害人的。”

    “你别冤枉我,我可没害人。”老鳖扭了下脖子:“至少,我没害好人。”

    “坏人也是人。”白泽先是义正言辞的说完,紧跟着又补了句:“当然,我也不反对你害坏人,毕竟与我无关,我也是看在银子的份上才勉强下到井下与你对话的。另外,我好奇,好奇你干嘛处处跟韩老爷计较,可是他得罪过你?”

    老鳖伸长了脖子,看了白泽一阵儿,才回道:“他该死!”

    在距离花溪镇不远的地方有个叫草庙的小村子,村子不大,只住了十几户人家。在村后,有一片半干涸的池塘,叫做鳖塘。为何叫这个名字,就连村子里年纪最大的老人都说不清。

    村子小,既没什么可看的,也没什么可瞧的,村中那些妇人闲来无事,就会带着需要浆洗的衣服做到鳖塘边儿上,一边洗衣服,一边唠家常,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直到有一天,一个洗衣服的妇人无意中发现塘里有鳖,就喊来自家男人下去捉,不曾想,竟越捉越多,一下子捉出几十只来。

    草庙村池塘里有鳖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韩老爷是打从京城里回来的,知道京城里那些贵族老爷们最爱吃的就是鳖,就雇了人手,将整个池塘给开挖开了。

    上千只鳖,就这么被韩老爷一网打尽,全部变成了春日宴的招牌菜,唯一逃脱的就是现在趴在白泽对面的这只。

    “被韩老爷吃掉的那些都是你的子孙吧?”

    老鳖看了白泽一眼点点头:“我年轻时候不懂事,仗着有些道行,就在村子里兴风作浪,为非作歹,后来被一个路过的道士施法给镇压在了那口池塘里。近些年,那池塘的封印有些松了,我这才能勉强出来透透气,顺便也让自己享受一下人间的天伦之乐。你若不信的话,可以去村子里问问,自打我冲破封印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坏事。”

    白泽掐指算了一下,点点头:“不用去,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你没骗我。”

    “这物竞天择,我们鳖族不如人族尊贵,被吃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他姓韩的做事太绝了,他不是吃鳖,是要灭我整族啊。杀了我的子子孙孙还不算,还要将我剁了熬汤喝。我是拼了命才从那个叫马三的屠刀下逃生的。我腿短,跑不过他们,正好这里有个井,就爬进来了。”

    “你不是修炼了千年的老鳖吗?怎么会忌惮一个区区凡人的菜刀。”

    老鳖不高兴的瞟了白泽一眼:“您老人不是号称知晓天地万物吗?怎么就没看出来,我这修炼的千年的道行现在还不能用,还被禁锢着,压根儿就没被完全冲破。但凡我能用那么一点点的法力,就不至于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徒子徒孙们被姓韩的吃了个一干二净。”

    “那些是怎么回事儿?”白泽扫了一圈儿四周。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老鳖将头缩了回去:“我掉下来的时候正好砸在一个人的身上,是个姑娘,人还没死透,却也差不多了。我虽修行千年,眼下却也只是个没有法力的普通的老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我也受了轻伤。我问姑娘,是不是被姓韩的害的,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帮她报仇,但前提是她得将自己的三魂六魄交给我。”

    “邪术?”

    “什么是正,什么邪,在那种情况下,能够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况且,我也没有强取豪夺,她愿意给,我才拿,她若不愿意,我就等她死了之后再拿。”

    白泽挠了一下头,觉得老鳖的话不对,但又不知道什么地方不对。弱肉强食,似乎一直都是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

    “那姑娘同意了?”

    “同意了,她恨姓韩的,巴不得我能帮她报仇。我吃了她的三魂六魄,勉强恢复了一点乏力,可那个姓韩的竟然将井口给封了。”

    “出不去了?”

    “嗯!”老鳖不甘心的将头低了下去:“你也看到了,我只恢复了那么一点点法力,别说复仇,就连这深井都没法爬上去。可既吃了人家的魂魄,就该做到答应人家姑娘的事情,要不,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爬不上去,我就只能每天待在井下琢磨,琢磨着如何才能帮自己,如何才能帮那位可怜的姑娘报仇。可琢磨来,琢磨去,都没琢磨出一个好办法来。待的时间长了,也有些无聊,正好这水井里有些小鱼,我就尝试着用法力将小鱼做成傀儡,没想到还真做成了。”

    “傀儡做一个两个的就行了,你做这么多干嘛?打算让她们群殴韩老爷吗?”

    “可以吗?”老鳖抬着头问:“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出不去了,闲着也是闲着,不知不觉的就做了那么多。”

    “全是照着那位姑娘的模样做的?”

    老鳖点点头:“都是照着那位姑娘做的,刚开始的时候,那姑娘的面目还算清晰,我做出来的傀儡也是有模有样的,再后来,她的五官开始变得模糊,我做出来的东西也就面容模糊了。到了最后,就成了这些骷髅的模样。”

    “你一个老鳖,能做出这许多东西,倒也难为你了。”白泽捏着老鳖的壳起身:“咱们商量个事儿呗,你想报仇,我不拦着你,但你也别拦着我挣钱。我虽知晓天下万物,奈何凡人不信,好不容易开个算命摊儿,却是三年不开张,开张也吃不了三年。我答应韩老爷了,只要你将马三的魂魄交出来,他就付我银子。”

    “你不是下来抓我的?”老鳖在白泽手里晃悠。

    “不知道老鳖能不能做汤,要不,你等我问问?”白泽轻嗯了声,提着老鳖到了井口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