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79章 三足鳖与清蒸八宝甲鱼(8)

时间:2021-01-21作者:绾紫彤

    “别别别,千万别,我把马三的魂魄还给你。”老鳖踢腾着自己的小短腿儿,一张嘴从里头吐出一个透明的圆泡泡,泡泡里则包裹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婴儿蜷缩着,像是在泡泡里睡觉的一样。

    “这就是马三丢失的魂魄,我原是想一口吞下的,没想到这人长得五大三粗,看起来穷凶极恶的,灵魂却干净的如同一个小婴儿。我想了几想,都没舍得吃掉。”

    “亏得你没吃,你要吃了,咱俩就得在这井下打一架。”白泽松手,老鳖却在下落的过程中,翻了个身儿,直接用嘴咬住了白泽的衣角。

    “带我上去,我要去找那个姓韩的报仇!”

    白泽摇摇头,捏住老鳖的壳将它放在了地上:“恶人自有恶人磨,就算你不出去,你的仇也是能报的。至于你,暂时待在井里比较好。你放心,我会叫人给水井留一条缝隙,有助于你在井下修行。你若认真些,要不了五百年,就能从这里出去了。”

    “你骗我。”老鳖张嘴,咬住白泽不松。

    “我骗你什么了?”白泽一脸无辜:“我说了你报仇我不拦着,但我没说带你上去。”

    “你不带我上去,我怎么报仇?”老鳖气呼呼的。

    “那你知道上面除了韩老爷外,还有谁吗?”白泽耐着性子问。

    “知道,还有位姑娘,你叫她璃儿。”老鳖没好气的说。

    白泽嘻嘻一笑,蹲下来捏了捏老鳖的头:“你说的没错,上面除了那个韩老爷之外,还有一个我比较喜欢的姑娘,她叫白璃,活泼可爱,擅长做菜。可除了白璃,还有她师傅,就是之前往井里扔酒瓶的那个。知道他是谁吗?”

    老鳖摇头。

    “饕餮,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最贪吃的饕餮。现在,你还要跟我上去吗?上去的话,你可能会变成他的腹中餐哦。”

    “饕餮?”老鳖伸长了脖子,“你骗我,不可能,饕餮已经失踪很久了,在我还是一只幼鳖的时候就听族里的老人说过,说它已经几万年没有露过面了。”

    “只是几万年没有露过面而已。”白泽舒展着胳膊:“我也睡了好几万年,不照样被吵醒了。”

    老鳖一怔,突然想起,眼前这位跟饕餮属于同一类的,它惹不起的那号儿。

    “想清楚了?还要不要我带你上去?”白泽半眯着眼睛问。

    老鳖想了一阵儿后,摇摇头:“井下挺好的,我都住习惯了,要突然换个地方,我怕我会认床。”

    看着老鳖那个违心,但又不得不屈服的样子,白泽想笑。可就在笑容快要溢出嘴角时,白泽突然觉得这事情其实也没那么好笑。千年老鳖惧怕万万年的饕餮不是正常的吗?

    白泽带着一堆白骨从水井里爬了上来。那白骨,就是之前因为韩老爷言而无信,被迫坠井的原院主的那个患有重病的孙女。骨头上有很多断裂的伤口,应该是坠井口造成的。

    “她一定很疼。”白璃有些不忍心去看骨头上的那些伤口。

    “何止是疼,还有恨。那井看着挺深,但井下只有部分地方有水,大多数的地方都是淤泥。姑娘坠井后并没有立即死亡,而是就那么趴在井下,一分一秒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她执念于此,怨念又深,化为邪祟在这院子里捣乱,也就不足为奇了。”

    白璃叹了口气,觉得心里揪的慌,可看着那一堆白骨,又什么话都说不上来。

    待白泽将马三儿的魂魄归还时,东边已经泛起了白色。

    韩老爷如约奉上了酬金,白泽却看都没看就全部塞给了白璃:“谢礼,你守着吧。”

    “这是韩老爷给你的。”

    “什么你的我的,我都是你的,我还会在乎这些钱吗?再说璃儿你的性子我也清楚,你是绝对不会占我便宜,叫我吃亏的。这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与其搁在我身上浪费,倒不如送给璃儿你去置办几身新衣裳。”

    “我有衣裳,不用置办。”

    “那就去买别的东西,吃的,喝的,用的都行,总之我将这笔钱交给了你,就是让你随便花的。”

    “那我花完了可不管赔的。”

    “我要的就是你把这些钱给花完。”白泽往一旁站着的韩老爷身上瞟了瞟:“因为这些都属于不义之财。这不义之财,若是留在身边,是会倒大霉的。所以璃儿你,千万别给我省,也别给我攒,能买什么就买什么,早点儿花完,早点儿心安。”

    韩老爷脸上有些兜不住,声音小小的嘀咕着:“瞧白先生您说的这些都是什么话,我这钱都是一分一厘赚回来的,怎么就成了不义之财。”

    “没说韩老爷你,我说我自个儿呢。”白泽笑眯眯的:“我说我自个儿赚得是不义之财。”

    白璃“噗嗤”一笑,算是化解了眼下的尴尬。

    春日宴不供早饭,但厨房里什么都有,白璃跟韩老爷打了个招呼,就自己安排上了。和面作剂,擀开,再淋上少许油,继续擀开,反复七次就可以做出一道地方上的特色小吃油旋。这油旋表面油润呈金黄色,入口外皮酥脆,内瓤柔嫩,且葱香扑鼻。一碟油旋,再配一碗鸡丝混沌,就是一道妥妥的营养早餐。

    用过早饭,韩老爷主动提出要带白璃去看看他那个小院子。白璃原想拒绝,可再想想韩老爷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收他一处院子也没什么。

    时候还早,街上也还没什么人,韩老爷领着他们穿过一条小胡同就到了他所说的那处宅子前。原以为韩老爷昨个儿夜里说的破落是谦虚之词,没想到这小院子是真的很破。目光沿着破损的台阶而上,看见的是两扇锈迹斑驳,油漆脱落的木门。推门进去,只见空旷的院落里生满了杂草,破烂的窗纸随风摇曳,飒然有声。

    “这就是你要送给我们家璃儿的院子?”白泽皱着眉头走到韩老爷跟前:“就这破院子,给你一两银子都是多的。”

    韩老爷嘻嘻笑着,“先生莫要生气,这院子只是没打理而已。三天,请先生与白姑娘给我三天时间,我保管叫这院子换个模样。”

    “三天,你自己说的。”

    “是,是我自个儿说的。”

    “那就等你收拾好了我们再过来看。”白泽招呼白璃离开,韩老爷脸上的笑容却在他们离开时,迅速凝固上了。

    待白泽与白璃走远之后,他吹了个口哨,从四周的荒草里,破屋里走出几个人来。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做什么正经营生的。

    “看清楚了吗?”韩老爷面冷,嗓音更冷:“就他们两个,三天之内,我要让他们在镇子上消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