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山海经妖怪食用攻略 第081章 柿子醋与藤萝饼(1)

时间:2021-01-23作者:绾紫彤

    府衙。

    “卢大夫呢?怎么还没请来!”

    “老爷稍安勿躁,您动静这么大,会惊着小姐的。”

    “那我尽量小声儿点儿。”辛明杰先是故意放轻了脚步,可在厢房前来回走了两圈儿之后,步子忍不住又变得急躁和慌乱起来。“福伯,我这心里着急啊。素素这病越发严重,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高湛不是去请卢大夫了?等卢大夫来了,小姐自然也就无恙了。”

    “卢大夫,卢大夫,这卢大夫原本给的法子还是可行的,可如今也是越来越不管用了。”辛明杰用力捶打了下旁边的柱子:“若是素素她娘还活着,看见素素如今的样子,还指不定要数落我些什么。福伯,你是知道的,素素是她娘拼了自个儿的性命才给我留下的,若是照顾不好她,日后你让我拿什么脸去面对素素她娘。”

    “小姐没有老爷你说的那么严重,她就是夜里睡不安稳。”身为管家的福伯尽量安抚着焦躁不安的县令大人:“等卢大夫来了,让他仔细给瞧瞧。”

    “是要仔细给瞧瞧,若他看不好,我就另寻名医。”辛明杰往厢房门口走了走,又退回来:“高湛去了多久了?”

    “回老爷的话,还不到半个月时辰。”

    “还不到半个时辰?这就是逛遍整个花溪镇都用不了这半个时辰,这卢大夫的医馆距离咱们县衙才多远,就是爬着去也该回来了。这个高湛,这个高湛是不是不想在本太爷的县衙里头当差了。”

    “老爷,高湛回来了!”福伯伸手一指,辛明杰一个转身,正好看见高湛急匆匆步下台阶。

    “人呢?卢大夫呢?你不是去请卢大夫了?”

    “回老爷的话,卢大夫他……他来不了了。”高湛拱手道。

    “来不了?什么叫来不了?他是不是还要本太爷亲自去请!”

    “就算老爷你亲自去请,他也来不了了。”高湛抬头道:“回大人,卢大夫他死了!”

    “你说什么?谁死了?”

    “回大人的话,卢本旺卢大夫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高湛拱手道:“回大人的话,今日一早,福伯便来找卑职,说是小姐的病犯了,让卑职快马加鞭去请卢大夫过来。可等卑职赶到卢家时,发现卢家大门敞开,卢夫人就如同现在的老爷你这般,在院子里踱来踱去。卑职上前询问才知道,卢大夫昨个儿半夜被人请去看诊,直到天亮都没有回来。这卢大夫给人看病,从不过夜,即便是遇到了特别棘手的病症,一时半会儿没法回家,也会让身旁随行的小药童回家来跟卢夫人说一声。可卢夫人在家等了一宿,既没有等到卢大夫本人,也没有见到卢大夫身旁的那个小药童回来递话。”

    “这卢大夫外出看诊没有回来,卢夫人都不会自个儿遣人去找一找。”

    “找了,卢夫人说她一早就让丫鬟出门去找了。卑职前脚刚到,卢夫人的婢女后脚就也回来了。回来时,脚步匆匆,说自个儿去问了,那户人家说,卢大夫老早就回来了。”

    “回来了,人呢?”辛明杰急得原地跺脚。

    “不光老爷这么问,卢夫人也是这么问的。”高湛缓了一下又道:“卑职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就问丫鬟要了那户人家的地址,打算亲自过去看看。刚到城北,就听说了一件事儿,说是一个男人跌死在了一条干涸的河沟里,头正好撞到河沟的石头,当场殒命。那人还说,跌死那人可能是个病秧子,因为身上带着一股很浓重的药味儿,只有长期跟药石打交道的人身上才会有那股味道。”

    “你说的这些跟卢大夫又有什么关系?”

    “大人莫急,卑职说的正是卢大夫。这除了常年吃药的人身上会有浓郁的药味儿之外,大夫身上也会有。因为大夫,不光要跟病人打交道,更要跟各种药石打交道。卑职怀疑,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卢大夫。”

    “继续。”

    “是!”高湛点头:“于是卑职就赶到了出事地点,果见一个男人躺在河沟里。通过查证,卑职确认他就是卢大夫,死亡原因也的确是因为磕破了头,失血过多而亡。那河沟已经干涸了很多年了,河沟两侧的栏杆也是年久失修,从现场来看,应该是卢大夫在经过河沟时,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稍作停留,然后不小心撞破了栏杆,跌入河沟中,导致意外死亡。”

    “他一个大夫,会因为什么事情要稍作停留?对了,你方才不是说这卢大夫出门都是带着小药童的吗?那小药童呢?将他叫来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这就是本案的另外一个蹊跷之处了,卢大夫身边的那个小药童不见了。不仅小药童不见了,就连卢大夫随身携带的那些东西也都不见了。卑职找遍了河沟,也询问了附近的百姓,都说没有见到。”

    “莫不是那药童贪财害主?”

    “财是有的,根据卢夫人所说,卢大夫出门,多多少少都会带上一些银子,但都是些碎银,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五两。这小药童是个被人遗弃的孤儿,打小就被卢大夫给收养了,两人虽名为师徒,实则如同父子一般。若说药童为财害主,似有些说不通。”

    高湛刚把话给说完,就听见厢房内传来“啪!”地一声。

    辛明杰叫了一声“素素”赶紧转身推门。

    高湛紧随着辛明杰跨进厢房,就看见一个花瓶碎在地上,且在花瓶碎片里还落着一只拳头大小的绣花鞋。

    那绣花鞋,不是寻常见到的红色绣鞋,而是黑色的。鞋头用紫色的线绣了两朵紫藤花。

    辛明杰的独生爱女辛素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在念叨着什么。

    “素素,素素你没事儿吧,可千万不要吓爹爹啊。”辛明杰刚把女儿抱起,辛素就睁开了眼,视线从辛明杰的肩头越过去,直直地看向高湛,说了句:“看好我的红嫁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