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1章:初遇白貂

时间:2020-12-20作者:逆风的纸鸢

    星耀大陆,北离国燕都,四叶山。

    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整座山都在颤抖!

    痛!不敢大口吸气,五脏六腑被揪得痛!若不是痛感这么强烈,纪千暖一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她不过是去山上采一株罕见的灵药,本来好端端的天儿忽然乌云密布,一个惊雷劈下来,她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就躺在这磅礴大雨中。

    冰冷的雨水冲刷着她的脸,脑子顿时清明许多,只是多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这里是星耀大陆……一阵眩晕袭来,她半闭着眼。

    朦胧的雨幕中,两道穿着斗笠的人影由远及近,嘴里骂骂咧咧。

    “玛德,这种鬼天气还要我们出来!死都不会挑个好日子去死!”

    “还不是主子们下手没个轻重,所以赶着老家主出关前埋了了事。”

    “听说是因为她偷了九龙乾坤丹?那可是纪家的镇宅之宝!打死活该!”

    他们走到纪千暖旁边停下来,其中一人说道:“赶紧干活吧,把人埋了好回家。这里阴气森森的,真是瘆得慌。”

    另一个人盯着纪千暖凹凸有致的身材,猥琐地搓着手:“着什么急啊!趁着她身子还热乎,要不让兄弟我舒服一下再埋?”

    “你疯了?你还真他娘的真不嫌晦气!太他妈太恶心了,你爱咋地咋地,老子先走了!”他的同伙看着他已经开始解衣服,狠狠地啐了一口,快步离开了。

    他猴急地蹲下来,淫笑着解开裤腰带:“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不要白不要!”

    待他的脸靠近时,纪千暖猛地睁开了眼,怒目而视!

    “我的娘啊!诈尸了!诈尸了!”

    他慌忙提着裤子后退了两步,一个趔趄跌坐在泥泞里。

    纪千暖机械地站起身,拖起旁边的铁锄头,目光森然。

    他吓得不停地往后趔:“大小姐饶命……小人只是一时迷了心窍……我……我回去后就给大小姐立牌位……日日供奉……”

    一阵狼嚎般的风呼啸而过,他这才发觉身后已是万丈悬崖,退无可退了。

    穷途末路间,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惧意全无,抽出藏在靴子里的匕首面色狰狞地朝纪千暖冲过来:“臭娘们,都成鬼了还跟老子装清高,老子让你做鬼都不得安生!”

    纪千暖眸色一暗,右手使劲全力扬起,一道强劲的抛物线划过,锄头直直地朝他的门面飞来。

    “废物你竟然……噗噗!”

    一口鲜血喷出,他整个人被打飞了,一路往后退,混乱间赶紧抱着悬崖边一块凸出的石头,这才避免下去。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抬起头恐惧地看着立于他头顶上,睥睨他的纪千暖。

    “这牌位还是给你自己留着吧!”

    冰冷的话从纪千暖毫无血色的唇中吐出,她漠然地踩在他的手指上狠狠碾压。

    “啊……”

    他的惨叫声瞬间淹没在夜色里,很快就不见了踪影,悬崖边只剩惊天雷鸣!

    大雨渐渐止住了,纪千暖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草地上。

    她试图催动灵力疗伤,这才发觉这具身体只是个初玄境一重的小萌新,什么灵力都没有,修为也可怜的几乎为零!

    她拼凑着脑子的片段,同名同姓同脸蛋的纪千暖,只是不同命!

    她可是七星大陆上顶级的炼丹大宗师,还是君玄境九重的高手,师傅说她今年会有一劫,亦劫亦机缘,把握好了,可以直接突破到神玄境。

    难道这就是师傅说的劫?

    正在沉思着,忽然手边毛茸茸的触感让她心头一紧,只见一只通体雪白,双眼幽蓝的雪貂站在她身边看着她。

    “啧啧,一个初玄境的黄毛丫头竟然让本座闻到了熟悉的气息,莫不是我的感知失灵了?”

    低沉磁性的男声在纪千暖耳边响起,纪千暖靠坐在树下看着它:“你是灵兽?看起来很低等啊!你不会是想和我契约吧,抱歉我还没有灵力,契约不了。”

    “臭丫头!你才是灵兽!你全家都是灵兽!”

    纪千暖斜睨了它一眼:“谁现在是兽形谁就是灵兽。”

    闻言,它一双幽蓝的小眼睛泛着凶光:“哼,本座只是暂时虎落平阳。你要是再敢挑衅本座,就别想我救你了!”

    “我看你是没那个本事吧?你自己都被打成兽形了,拿什么救我?靠卖萌吗?”

    “你找死!”小白貂气得毛都竖了起来,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它说话!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恶!

    纪千暖粗暴地揪起它的后颈,摸了摸它的油光水亮的毛,嘴角微扬:“死之前还能吃顿貂肉也不错。”

    正处在暴躁发怒边缘的小白貂忽然觉得通体一暖,原本腹部寒|毒发作的疼痛减缓不少。

    它停止挣扎,趴在她身上,四爪朝天,把白白的肚皮露出来,向纪千暖命令道:“继续摸!”

    “啪”纪千暖狠狠地给了它一巴掌,直接痛得它嗷呜一声,缩成了一团。

    她看着那团小肉球,冷冷地说:“下次知道该用什么语气和我说话了吗?”

    “女人!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要了你的命?”

    “呵,那你最多只能比我多活一个月,你身上的寒|毒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吧,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

    小白貂闻言不怒反喜:“呵呵,你果真是我要找的人!我现在就给你疗伤,以后你就乖乖留在我身边,当我的女奴吧!”

    女奴?能让她当女奴的人还没出生!

    纪千暖慵懒地把头靠在树上,俯视着面前的小东西:“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你说让我以后怎么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