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7章:中邪了

时间:2020-12-20作者:逆风的纸鸢

    小白貂忽然觉得身子腾空了,纪千暖不知何时也醒了,一只手把它的小身子提溜起来,放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和动物一起睡。”她轻声说道。

    不喜欢是真的,也不知道它有没有洗澡。

    “你别自作多情了!谁要和你睡?本座……本座是预料到你今晚有危险,提前来保护你的,好心当做驴肝肺!”

    “不对,你说谁是动物?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小白貂气急败坏地立在原地,怒目而视。

    这个丫头太气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它的脾气,要不是看她还有用,它都想一爪子拍死她!

    “嘘!小声点,别把外面的人吓跑了。”纪千暖看着外面的晃动着的三道人影,压低声音说道。

    “哼,几个毛贼而已,还不够本座热身的,你自己去收拾吧!别想我帮你!”

    小白貂趴在床边的蒲团上,圆滚滚的小脑袋枕着自己的小爪子。

    门开了一道缝,一屡淡黄色的烟雾飘了进来。

    纪千暖屏住呼吸,把小白貂从蒲团上抱起来,从后面的窗户出去了。

    “这种迷魂香,本座根本不放在眼里,别想我感谢你啊!”

    小白貂窝在她怀里,余怒未消,对于她说它是动物这话,难以释怀!

    “我没想让你感谢我,我只是怕他们会伤害你。”纪千暖淡淡地说。

    她抱着白貂跃上房顶,揭开一片瓦,看着屋里的情形。

    今晚的月光皎洁,照的屋内盖了一层白霜。

    门外的人等了一会听到屋里没什么动静了,悄悄地进来了。

    三个人皆穿着夜行衣,其中一人正是今天见过的温景,他在旁边两个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进来了。

    此时的温景没有了白天的怯懦,脸上挂着阴险的笑:“纪千暖,你这个废物!今天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我,我今晚就要坐实了你私奔偷情,不知羞耻的罪名!”

    “你们两个先出去,到门口给我守着。等本少爷玩完了,就把她赏给你们!”

    “是,那小的们先出去了,嘿嘿!”

    那二人带着猥琐的笑容出去了。

    纪千暖从随身的袋子里拿出一颗丹药,在小白貂身边轻声问道:“你能不能把这颗丹药催化成粉?”

    小白貂睨了她一眼说道:“你也小看本座了,本座当年可是横扫整个大陆……”

    “现在没功夫听你吹牛了,我就问你行不行吧?”

    纪千暖打断它的话,眼看着温景已经来到了纪千暖的床边,要是他发现床上没有人,肯定就要溜了。

    小白貂把丹药接过来,两个小爪爪一合十,丹药成粉末状落在纪千暖手心里。

    纪千暖从房顶上把粉末撒下来,大部分都落下温景的身上。

    温景毫无察觉,他正一脸不屑地站在床边:“纪千暖,纪家尊贵的大小姐,一个修炼的废物!要不是为了帮助夫人完成心愿,你以为本少爷看得上你?”

    “本来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儿,我还打算让你做个妾室。没想到你今天竟然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他脸上挂着阴冷的笑,站在床边开始宽衣解带。

    纪千暖盯着屋内的动静,在心里默默倒计时。

    小白貂鄙夷地看着她说:“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看男人脱|衣服也不嫌害臊!”

    “在我眼里,他不算男人。”纪千暖冷漠地回道。

    “你在哪里拿的丹药,一个姑娘家竟然随身带着那种东西?咦,怎么看起来对他没什么用啊!”

    “不过也对,你一个初玄境的丫头懂什么。要不要本座出手帮你解决?”

    纪千暖灿然一笑:“那不过是调理身子的丹药而已,和迷魂香混合了才会让人产生幻觉。稍安勿躁,一会儿有需要尊上帮忙的地方。”

    温景突然像中了邪似的,抱着房里柱子又亲又啃,嘴里哼哼唧唧的,那羞人的声音听得屋外的人心里发痒。

    看着屋子里光着身子在柱子上卖力地蹭着的某人,小白貂都觉得辣眼睛,然而纪千暖视若无睹,淡定地转过视线。

    “麻烦尊上把他移个位置,我怕脏了我的房间。”

    “没问题,要不把他移到大门口吧,这种难得一见的奇观应该和众人一起分享。”

    纪千暖点头表示同意。

    “我的娘啊!!”深夜里,一道尖锐的女声划破了夜空。

    一位年长的嬷嬷跌跌撞撞地从门口耳房里跑出来。

    惊叫声引得府里巡逻的家丁举着火把,纷纷往这里跑过来。

    一时间纪府门口,灯火通明。

    围观的男人们纷纷掩口窃笑,女人跑来了惊叫一声,赶紧跑开了。

    纪心远板着脸走过来,沉声道:“怎么回事?何人敢在纪府门口造次?”

    尹伊柔迈着小碎步跟在后面,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踏实。

    温景说他今晚要夜探清风阁,眼看天都快亮了,清风阁那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刚走到大门口,暼了一眼,吓得赶紧别过脸去,捂住了眼睛。

    “老爷,这……这到底哪里来的登徒子,竟敢在纪府门口做出如此荒唐之事!”

    纪心远正忙着命令下人把温景从柱子上拉开,没功夫理会她。

    天快亮了,赶集的商贩都出来了,纷纷围在纪府门口哄堂大笑。

    “这人是谁啊,莫不是喝多了吧?竟然抱着个柱子……哈哈!”

    “这个人我见过,听说是什么温家的少爷。没想到长得人模狗样的,却有这癖好,啧啧!”

    温景被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顿时清醒了。

    他慌忙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往自己身上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在纪千暖的房间里,怎么会出现大门口?

    他臊的满脸通红,也顾不得想那么多,提着裤子就想往纪府里冲。

    “把他给我拦住!”纪心远铁青着脸,怒喝道。

    闻言,门口的家丁立刻把纪府大门围得严严实实。

    温景哀求道:“纪家主,你就先让我进去吧,有话好说。站在门口,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纪心远本来是想巴结温家,才把这个温家的旁系子弟留在纪府。可是他今天做的事太丢人了,以后让别人怎么看他们纪家?

    “温公子,你已经在我们府上逗留多日,再住下去怕是不妥。你若是对我们家暖暖有意,就请立刻让温家来提亲吧!”

    纪心远带着家丁进去了,“嘭”地一声把门关上了,独留温景一个人在外面。

    围观的人这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纪家大小姐的心上人,只是这眼光也太差了点吧?

    院门口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纪千暖抱着小白貂俯视着下面。

    “小丫头,你这招不行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要是温家来提亲可怎么办?”

    “要提亲也是向纪心远的女儿提!”

    纪千暖眸子一暗,眼里闪过一道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