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9章:我胆小

时间:2020-12-20作者:逆风的纸鸢

    纪千暖停下脚步,向纪心远行了个礼,问道:“不知二叔要问什么,只要是侄女知道的,一定如实相告。”

    “听侍卫说,你昨晚出去了,再也没有回过房间?温家传来消息,过两天就会派人来纪家提亲,以后你们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纪心远这次难得能平心静气地和她说话,虽然眼神里依旧透露着嫌弃。

    “真是不知羞耻!纪千暖,亏得你还是纪家的嫡长女,你自己丢人就算了,别给我们纪家抹黑!”王长老震怒道。

    小白貂窝在纪千暖怀里,睡眼朦胧,他的声音在纪千暖脑海里响起:“他们还有完没完,本座要回去睡觉!我刚才可是帮你让那两个家丁说了实话,本座再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快点解决!”

    虽然纪千暖对这个脾气阴晴不定的小东西说话的语气很反感,但是这次它确实是帮了她的忙,就宽宏大量原谅它一次。

    “二叔,王长老,我昨夜只是思念父母,所以晚上就在我爹娘的院子睡下了。至于提亲的事,等找到我的父母之后再说吧!一日找不到他们,我一日不嫁。”

    “若是各位没有别的事了,那暖暖就先告辞了!”

    纪千暖不再理会纪心远的那张臭脸,抱着小白貂离开了。

    从父母失踪之后,他们的院子就空了下来,这两个月连下人们都懈怠了,懒得去打扫,她就算说昨晚去了那里,纪心远也无处可查。

    回到房间里,纪千暖虽然很困,但是还是把房间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只要想到温景在房间里呆过,她就浑身不舒服。

    一觉醒来,天已经暗下来,清风阁里没有一个下人来喊她起来吃午饭!

    在纪千暖的脑子里闪现出以前她被纪家的众人众星拱月的场面,这一情形一直持续到她的父母失踪,父母失踪后的待遇和以前相比,天差地别。

    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屋檐下站着几个丫鬟在那里闲聊。

    小白貂幽怨地看着她:“我饿了……跟着你太不幸了,本座从昨晚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吃。”

    “走吧,我们去厨房看看,没人侍候还能被饿死?”纪千暖穿戴整齐,准备出去觅食。

    小白貂灵巧地跃到纪千暖的怀里,惬意地晃晃脑袋。

    他们来到厨房门口,被厨房的管事吴如花给拦住了,她长得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看起来有点凶。

    她睁开绿豆般的眼睛,斜睨了纪千暖一眼:“大小姐,你怎么来了?厨房乃污秽之地,恐脏了小姐的绣花鞋,大小姐还是请回吧!”

    “那麻烦吴管事给我准备一份饭食,另外再给我准备两斤卤牛肉。”

    “对不起,现在还没到饭点,厨房不提供饭食。再说大小姐要的东西,我们也没有。大小姐,还是不要为难我们下人了。”

    吴如花鼻孔朝天,蛮横地堵在厨房门口。

    “那你让开,我用一用厨房,我自己做。”

    “那可不行,这不合规矩,大小姐身子金贵,要是被别人知道了还不定怎么编排我们呢?大小姐还是请回吧,等到晚饭时间,自然会派人给您送去的。”

    纪千暖抬起头,盯着她的绿豆眼,沉声问道:“若是我非要进去呢?”

    “那就别怪奴才以下犯上了,毕竟每个主子的伙食都是定时定量的,你要多吃了,那这中间亏空让谁来补?”

    吴如花抖抖身上的肥肉,活动活动手脚。纪千暖站在她面前,犹如十来岁孩童一般瘦小。

    纪千暖柔柔一笑,绝美的脸蛋让吴如花身边围着的那一大帮厨子都红了脸。

    “我竟不知原来纪家已经穷到了主子多吃一顿饭,就支撑不住的地步了!”

    吴如花不耐烦地说道:“大小姐不要再胡搅蛮缠了,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还是快走吧!一个废物,还好意思吃那么多!”

    “啪”一个红红的巴掌印浮现在吴管事脸上,她懵了一会,立刻反应过来,她狰狞地看着纪千暖:“你这个废物竟敢和我动手!今天我就替二夫人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避开纪千暖的脸,她直接一拳朝她的心口处冲过来。

    她虽然没有正式修炼过,但是早年学过一些拳脚,再加上她臂力很足,很得尹伊柔的器重,所以在纪家后院称王称霸。

    在这片大陆上,武力为尊,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王者。

    纪千暖灵巧地避开了她这种蛮横的攻击方法,飞身跃起,一个扫腿踢在她的后脑勺上,吴如花一个趔趄撞在门口的柱子上,额头上被撞了老大一个包。

    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额头,疼得火星直冒,瞪大眼睛,咬牙切齿道:“找死!”

    她凝聚起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右臂上。

    纪千暖嗤笑一声,吴如花纯粹是在拼蛮力,和她交手,太失水准了。

    在吴如花冲过来的一刹那,她往后一躲,避开她的攻击。

    “废物就废物,只会躲!连我这个没有修炼过的人都打不过,哼!”

    纪千暖认真地说:“和你离得太近的话,容易被你的容貌吓着,我胆小。”

    吴如花茫然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一张大饼脸脸涨得通红:“你说谁长得丑?”

    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丑,要知道平常别人奉承她,都说她人如其名,貌美如花。

    虽然知道他们都是在刻意恭维,可是听多了竟然也当真起来。

    “你觉得我说的是谁?”

    纪千暖眉眼微挑,睨了她一眼,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吴如花竟然有些自惭形秽。

    但是听到她说的那句话,吴如花顿时怒气上涌,再次朝着纪千暖冲过来。

    纪千暖如鬼魅一般,身形一转,站到了她的身后,飞起一脚踢在她的腰际,直接把她踹到了池塘里。

    这个池塘正在挖淤泥,到处都是臭烘烘的泥巴,还有一些残叶断荷。

    她从池塘里扑腾出来,浑身都是臭泥巴,头上顶着一坨烂荷叶。

    “纪千暖……你使诈……我不服……我们再比!”

    岸边围观的人群登时爆发出一阵哄笑,从来没有见过吴霸王这么狼狈过。

    “不许笑!谁再敢笑,等我上来了有你们好看!”

    纪千暖拾起脚边的一颗石子,手指一弹,直接打在吴如花的左眼上,鲜血瞬间流出,疼得她像杀猪一样嚎叫:“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要瞎了……”

    “再吵的话,我真的让你变瞎子!”冷清的声音响起,众人静若寒蝉,一齐看着纪千暖,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仿佛今天才认识她一般。

    吴如花捂着鲜血直流的左眼,睁开右眼,看着岸边清冷孤傲的少女,不敢再叫了,她知道她不是开玩笑……

    池塘不远处的一座假山上,一位衣着华贵的男子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一幕:“不是废材吗?怎么本皇子觉得不是这样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