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19章:不男不女

时间:2020-12-20作者:逆风的纸鸢

    那个圆脸女子阴冷地笑着说:“行啊!你若是证明不了,就自废修为,自毁容貌,离开绿海城!”

    上什么九霄云天,不过是胡诌两句罢了!

    若是她真是家主请来的,她们也没什么损失。一个初玄境的废物罢了,能翻起多大的浪来。

    若她是被别人哄骗来的,那就别怪她们心狠手辣了!

    “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嫉妒我的美貌吗?呵呵,既然你么想让我毁容,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这个赌约我答应了。”

    纪千暖迎风而立,衣决飘飘,颠倒众生的脸上微微含笑。

    一笑倾人城,百花失色。

    站她旁边的那些女子在她的光环下,风采黯淡不少。

    “这位姑娘,嫉妒使人丑陋。想必温家主只要眼不瞎,是绝对不会看上你的!”

    “你这个贱人!找死!”那位圆脸女子笑容尽失,凝聚灵力朝她攻击过来。

    纪千暖身形一闪,几道残影划过,如鬼魅般的身形出现在那圆脸女子的身后。

    自从进入了初玄境五重之后,她把无痕诀练得更加纯熟了。这是她在七星大陆练的第一种玄阶技能,在这里正好用得上,用来逃跑很合适。

    她现在修为不够,只能用灵技来凑。

    那一股强劲的灵力波扑了个空,还把旁边的柱子给震出了裂痕。

    纪千暖摇头轻叹道:“可惜了这么好的大理石柱子。”

    “哼,废物就只会躲!”那圆脸女子恼羞成怒道,又结起一波灵力准备朝纪千暖攻过来。

    “婉儿,住手!”温十七赶忙出来阻止。

    那位圆脸女子抬眼看了来人一眼,不甘心地收住了手,瞪着纪千暖恨恨地说:“师兄,你干嘛阻止我?这个废物说她是家主请来的。我们家主的声誉怎么能被这样的人诋毁?”

    “她的确是家主请来的。家主有令,任何人不能伤害她。”

    “什么?她真的是家主请来的?”

    “怎么会?家主怎么会……”

    门口的那些女子皆大惊失色。

    那位圆脸女子倒是没有像她们那么吃惊,她早就猜到这种结局了,怪只怪刚才出手太慢,没赶在师兄到来之前结果了这个丫头的性命!

    温十七走到纪千暖面前,抱拳行礼道:“让纪小姐受惊了。这位是我的二师妹温婉儿,刚才多有得罪还请纪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她计较。”

    纪千暖抱着小白貂,轻抚着它的皮毛,嘴角微扬:“这个我倒是可以不计较,可是赌约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想看他们被玉皇大帝请上九霄云天,等我看完了再去见家主,应该没事吧?”

    温十七听得莫名其妙,什么玉皇大帝?

    他想起家主的嘱托,随即点点头:“没事,家主说可以等会纪小姐。”

    纪千暖扫了她们一眼,轻声说:“你们也听到了,家主还在等着我。你们是自己上天呢,还是要我送你们上去?”

    “要是耽搁时间太久,家主怪罪的话,我会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的。”

    那些女子皆恨得咬牙切齿,羞愧难当,却又无可奈何。

    没想到这么个初玄境的废物真的是家主请来的客人,看大师兄对她客气的样子,她们心里也直打鼓。

    她们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面面相觑之后,不甘心地低下头,异口同声地小声说:“我们……我们错了,我们还没练到神玄境,上不了天……姑娘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这一次吧!”

    “唉,真扫兴,我还以为我今天能大开眼界呢!没意思!温侍卫,我们走吧!别让家主久等。”

    纪千暖本想着她们继续挑衅的话,就试试用大力弓把她们都弹飞。

    没想到她们当着众人的面就认错了,这叫她反而不好出手了。

    温十七带着纪千暖进去了,温婉儿恶毒的目光紧盯着她。

    温家家宅内,处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纪千暖一向对这些俗气的事物不感兴趣。

    她垂着眸子跟在温十七的身后,穿过了两条回廊,来到一座幽静的院子--玲珑苑。

    “家主就在里面等着小姐,小姐请。”

    温十七在院子门口止步了,纪千暖一个人往里走。

    这个院子小巧精致,曲径通幽,院子里鸟语花香,各种珍稀花卉应有尽有。

    一阵风吹过,粉红色的幔纱随风飞舞,真难想象这是一个男人的院子!

    “贵客到了,请进!”一声柔美的中性音传来,纪千暖面前的幔纱自动分开,一个穿着淡黄色衣衫的男子跪坐在蒲团上,如墨长发随意束起,低着头在烹茶。

    纪千暖走进去,跪坐在他对面,把小白貂放在身旁,。

    温华容抬起头来,尽管纪千暖早已知道他容貌逆天,却没想到会这么美。

    不同于一般男人的粗犷,温华容有着一张白皙柔嫩的瓜子脸上,没有一点瑕疵,五官比列出奇的好,狭长的丹凤眼里风情无限,一颦一笑间,魅惑异常。

    若说他是个女人,纪千暖也是信的。

    温华容给她倒了一杯茶:“先喝点茶,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谢谢温家主。”纪千暖接过来,慢慢品茗。

    “纪小姐不怕我在茶里下毒?”

    纪千暖轻轻一笑:“我初玄境的修为在家主看来根本不值一提,你若是要对我下手,我也无可奈何。”

    “呵呵……不愧是纪冷玉的女儿,有胆识!”温华容笑呵呵地端起面前的一杯茶,轻尝了一口。

    “家主认识我母亲?不知家主这次让我来温家所为何事?”

    温华容笑着说:“我并不认识你母亲,但是我母亲认识。我母亲名叫向沛柔,和你母亲是手帕交,这次听闻你父母失踪,她焦急万分,派人去暗黑森林寻找了很久都没有结果。”

    “后来听说你在纪家生活得不好,所以我就提议让你来纪家暂住几日。”

    纪千暖若是真信了他的话,那她就是白痴!

    听严尊说,温华容的母亲已经被温华容秘密软禁了,任何人都不准探视。

    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会同情她这个废材在原生家庭的处境?

    温家去暗黑森林寻找过纪冷玉,这倒是事实,至于他的目的是什么,纪千暖就不得而知了。

    “那谢谢家主了,其实我在纪家生活的也不错,一些小小的挑战才能增加生活的情趣。”

    温华容看纪千暖穿着宽大的衣袍,他拨开她的衣袖,托起她的手臂,温柔地抚摸着,轻声说道:“呵呵,不用和我客气,回头告诉我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你,看我不剥了他们的皮!”

    “女孩子,还是要好好保养自己才是。瞧瞧你的手,都粗糙成什么样子了?”

    纪千暖被他摸得浑身发毛,尴尬地硬抽回手,她此刻真想骂一句不男不女的东西!

    “温家主,男女有别,还请自重。”

    温华容被她这样训斥却是一点都不恼,反而笑得很开心:“纪小姐这一双皓腕甚是漂亮,怎么一件首饰都没有?我记得纪姨有一条玛瑙手链颇为独特。”

    纪千暖在心里冷笑,他总算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了。他还真把她当成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

    “玛瑙手链?我母亲送我的首饰很多,手链也有很多条,都放在纪家了,我不喜欢带那些累赘。”

    “那送你的首饰中,有一条灰色的玛瑙手链吗?”温华容迫不及待地问道。

    纪千暖皱着眉头,佯装在努力的回想:“我想不起来了,东西太多了,好像……有吧!”

    温华容从旁边拿出一幅画,在纪千暖面前展开,画中的女子和纪千暖十分相像,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想必这就是她的亲娘--纪冷玉了。

    画中的女子端坐着,眉眼英气勃发,面带微笑,双手交合放在腿上,右手手腕上一条灰色的玛瑙链十分不显眼,若是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这是我母亲给纪姨画的画像,我偶然间看到的。不知为何这条手链甚合我的眼缘,我想买下它,多少钱任你出。”
小说推荐